关于

【MHA 轰出】镜像平衡 02


** 我结婚了,从这篇开始每篇都会用简体字刊登,谁都不能阻止我疼我家太太ヾ(。>v<。)ノ゙ **

* 非常严肃的正剧走向,两个世界线阴错阳差交织在一起的混乱故事。
* 有个性黑久出没,个性是什么为了后续阅读暂时还不能说明,总之不是你们开头看上去的样子。
* 最近黑久相关作品很多很怕发生悲剧...总之我真的非常用心写这作品的大纲与设定,可以说是用上我毕生所学了吧,嗯。
* 这个世界线非常广,会有大量私设,请轻喷,我怕痛。


00   01   03


02


事后警方与双方当事人再三讨论,决定为这两个凭空冒出来的人提供暂时住处与庇护。

理由有三。

一、政府与警方尚未完全相信「绿谷出久」与「轰焦冻」的证词,即便这两人是在 *「2D行动」(注1) 时自行向警方申请证人保护也一样。


二、由冢内警官写出的报告书指出,若放任两人自由外出,不仅可能造成英雄人偶与焦冻的困扰,更可能引起媒体与民众的渲染效应──到时候政府试图隐藏「复数世界线」之事实曝光,将造成难以想象的外部效果。

三、英雄爆杀卿强烈要求警视厅本部设立针对这两人的特别调查小组,并提出由他经营的事务所代替警备部的SP专队就近监视(官方说法为保护),获得警视厅总长最快速度的批准,证人保护计划两小时内即刻生效。(注2)


根据国际人权宪章对于人犯的定义,在高层决策出两人的去路之前,「绿谷出久」与「轰焦冻」并未有任何违法之构成事由与事实证据,按理说不应被限制人身自由。然而他们却爽快答应了日本警方的临时决策,只说作为交换,他们一切吃穿住皆由政府买单。
的确,对于初来乍到这条世界线的人来说,能有个地方白吃白喝白住来重整旗鼓,似乎是最棒的选择。


"嗯...虽然猜到会是这样的发展了,没想到他们这么大手笔呢。"
出久曲起食指敲敲双层强化隔音玻璃,估摸着就凭这厚度与质感估计一般子弹都打不穿。

"哈哈哈,难道说这边的政府很有钱吗?"

"...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焦冻坐在白皮沙发上,环顾着简约风格的室内。家具一应俱全,58吋电视与网络也能打发时间;32层楼高的视野搭上全景落地窗,视野真心不错。
但他现在着实没有欣赏风景的雅致。
无论散步或是买东西之类的要求一律被打回票,自由被限制到这种程度,即便住再高级的鸟笼也高兴不起来。

才过两天,他已经开始想念在普通公寓里天天与政府为敌、那种能肆意为了出久而使用个性的日子了。
现在的他们戴着和平的假面,连带个性也被迫收敛了起来,这让焦冻很不习惯,有种生活在空转的感觉。
洋式卧房也让他睡得很不好,想要改建卧房的想法被毫不留情地否决了。

"天知道你们改建房间以后要干嘛?"
这个世界的爆豪胜己冷冷地说完这句话就走了,连带让看管他们的人除了改建房间以及外出的要求之外,一律听他们的话,说是上级规定。

没错,这边的爆豪胜己,毫无疑问是个头脑满分的英雄,起码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他们并非善意的一方。
他第一次知道那副德性的人做起英雄竟然也是挺合适。

问题就是,他们这一方的爆豪胜己在哪里?其他伙伴呢?大家都来到同一个时空了吗?要怎么会合?

"别这么严肃嘛,能住在东京都港区六本木的机会不多耶?就当休个假?"
就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出久拾起外带食盒里的鲑鱼腹肉寿司,送到焦冻嘴里,"你看,连伙食都这么高级!"

张口,吞下。焦冻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抵在唇上的手指生生压下。
刚才还一派慵懒的出久换上认真的表情,拉起他垂在身侧的手开始写字。

「配合我」
「房内有摄影机或窃听器」
「不要去找那些东西,会打草惊蛇」
「什么都不说也会被怀疑,继续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重要的就用手写」

焦冻依样画葫芦:「那边有笔跟纸」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样手心很痒,而且会害他有感觉。

出久现在伏在他身上写字,沙发逐渐染上两人的体温。
那膝盖不晓得是有意还是无意,大剌剌的顶在他的下体。说真的,这姿势实在有点不妙。
而且还在微幅摩擦...这家伙,在这种状况下也敢要?认真的吗?
......刚刚应该让出去买午餐的监视人员顺便带盒保险套回来的,焦冻有些后悔地开着小差。

「为防他们检查房间,不能用笔写」
出久一边舔上焦冻的脖子,一边继续写下去。
「要离开这里很简单」
「但我们得先确定其他人的安危」
「如果他们也来了,就不能只考虑我们自己」

焦冻挪了挪手指,顺便侧开脖颈好让出久的挑逗行为停下,「但我们不能离开这里」

「不用离开啊」

出久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起身走到窗边,愉快地说了句前言不对后语的话。

"今天天气不错,云层满薄的,不晓得晚上有没有烟火可以看呢?"

*

"为您插播一则最新消息,晚间十二点十八分,东京港区六本木上空出现谜样烟火,长达一分半钟。据麻布警察署指出该时段并未有合法申请上空权的案件,初步排除广告商营销手法的可能性。多位目击者指出,该烟火与常见烟火不同,呈清晰的文字样貌,目前警方正全力调查是否为敌联残党的暗号、或是恐怖攻击的预告......"

"妈的,就知道有鬼!"

爆豪将遥控器扔向闪着新闻画面的电视屏幕,急吼吼的穿上英雄服装走出事务所。
半小时候六本木区某高级住宅的32楼,门口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拍打声。

"出来!我知道是你们干的!"

就在门即将被炸飞前一秒,某颗欠揍的海藻头从打开的门缝里冒了出来。
"是你啊...都凌晨12点了你找我们有事吗?"
说完还非常符合时宜的打了个呵欠。

爆豪铁着脸,亮出手机画面的截图,"少装蒜,给我解释一下你们在搞什么鬼?"

屏幕上是夜间新闻的照片。由於相機曝光過短的關係,受到嚴重光害浸染的夜空使畫質有些模糊,但仍可清楚看到映照在六本木夜空之上的是左右顛倒的四個大字:ここだよ(在這裡喔)。

"哇!有很好的拍出来了呢!"
出久转身对在厨房里捣鼓着什么的焦冻高声笑道,"我就说今天天气很好,晚上肯定有烟火看的吧!"

"你他妈──"
"我说啊,你现在是一个人来的吧?至少我没有看到警察与检察官。"

爆豪冷静下来了,他大概猜到对方现在打的什么战术。

"你没有搜索票,当然更不可能有逮捕令。" 非常笃定的肯定句。

"所以呢?"
就连这种地方都跟废久一样烦人,这让爆豪怒极反笑。

"根据毒树果实理论(注3)的证据排除法则,你「现在」不能对我们做什么,甚至连踏进这个房间都不被允许。"
"哦,是吗?你们什么时候身为我国国民了?这房间什么时候登记在你们名下了?你们甚至连移民或是外国人都称不上啊,山寨品。"

"唉呀,这点真的无法反驳呢。的确,对这个世界来说我们就是入侵者,就像外星人一样,所以人权什么的也「不存在」,这就是你的主张,对吧?"
出久伤脑筋的搔搔头,像是在苦恼什么,紧接着又笑了出来。
"英雄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你现在能站在这里的理由,还记得吗?"

爆豪哽了一下,他漏算了这一步。

"警视厅总长直接颁布的证人保护令,自愿代替SP专队来看守我们的好像是你吧?在超常黄昏期的现在,警方不是更应该注重领导与标准吗?"
"......"
"懂了吗?我们现在的身分是证人,不是「犯人」啊,英雄。"

看到打算离开的爆豪,出久又幸灾乐祸的补一句,"让你白跑一趟也不太好意思,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再走?"

"不用!这次就算了,敢再轻举妄动你们可以试试看。"

表情就像踩到大便一样难看的爆豪,一下楼就看到某位等在交谊厅的红白毛。

"嘁,阴阳脸你躲在这里搞屁啊?"

"看到你上去,也不需要我出场了吧。" 轰维持一贯的面无表情,"怎么样?"

"比本尊更让人不爽到家,两个都是。" 爆豪嫌恶地睇了对方一眼,"怎么只有你来?废久呢?"

"就这次事件的「收尾」以及「开端」去做说明,被请去吃怀石料理了,还没回来。"

这回爆豪露出踩到蟑螂的表情,"又来?东京就那几家料亭(注4),废久吃不腻啊?"

轰露出有点同情的表情,"他毕竟是和平的象征...再不愿意也得去赴会。"

说到这里两人均是沉默半晌,爆豪突然想到哪里不对,从看到新闻开始一直堆在心里的违和感终于找到了出口。

"阴阳脸,今天几月几号?"
"12月17号,问这干──"

这回换轰自己闭上了嘴巴,随即掏出手机熟门熟路的报了警。

"是我。对,针对那两人...明天中午12点之前搜索票与逮捕令能下来吗?...我知道需要时间,这次是特例...我知道了,谢谢。"

见轰脸色不忿地挂了手机,爆豪嗤了一声,"所以说公家机关就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搜索票最快明天下午三点才能下来。至于逮捕令,毕竟没有任何犯罪迹象,警方那边拒绝发放。重点是那些手续,你懂得。"

快速编辑着简讯内容,跟爆豪一样,轰也开始察觉整件事情正往诡异的方向急速发展。
希望收到简讯的人可以改改那近乎没有极限的宽大心胸,这次不比敌联,一定得好好做个决断。

这两人如果真的来自一个与他们完全相反的世界,带来的危害将不可同日而语。
毕竟个性这种轻而易举就能致人于死地的力量一旦误用歧途...最为职业英雄,他们已经见过太多悲剧了。
更别说错闯到他们世界里的人可能并不止这两个人而已的可能性。

意识到这一点,他跟爆豪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共识。这栋高级公寓的套房是轰家名下不动产之一,他以极低价格提供给政府作为「绿谷出久」与「轰焦冻」的临时庇护处,里面确实安装了监视器与窃听器。
经过两天的观察,轰得到的结论是这两人看似普通,私底下的小动作却非常多。甚至许多「挑衅」动作还是刻意演给他看的。

"联络其他人,明天下午一点半在这里蹲点。就算情报错误,宁可浪费时间也不能让灾害平白发生。"
"少命令我,不用你说老子也打算这么干。"

毕竟身为英雄,守护社会大众是首要职责。
即便可能走上与绿谷不一样的道路,只要能保护所有他想保护的人,轰焦冻绝不会有丝毫后悔。

*

晚间九时许,落地窗外车水马龙,越发显得东京市区过分规画而拥挤。在敌联刚被扫荡完的现在,那些残党与打算利用个性干坏事的家伙都躲了起来,人们继续过着各自的日常,看上去一片祥和。
出久此刻正趴在白皮沙发上,一边回味今日午后的趣事,一边享受自家恋人每次「运动」过后必定会提供的热敷按摩。

正如所预料的,在他施放个性的隔天警视厅便有了动作,中午他们才刚吃完午餐就有一票警察拎着搜索票冲了进来。再看着他们无功而返的背影,让出久差点笑出声。不管哪个世界警察的反应都一样有趣啊,估计那群英雄也在楼下蹲点蹲了一下午了吧?真是辛苦他们了。
还好昨天使用阳台时有记得拉上窗帘,毕竟要打对峙战的话提早泄漏底牌可是大忌。

焦冻在走神的出久背上敲了两下,开始写字。

「他们会来吗」

出久眼皮抬也没抬,刚运动完有点累,他还在充电状态,"有来到这里的话,会吧。"

「如果没有呢」

"那就我们两个携手亡命天涯啦!" 他笑了笑,随口说出玩笑似的行程规划,"就像以前看过的电影一样,咻咻咻地那种逃亡生活,不觉得很帅吗?"
翻过身,出久慵懒的握上焦冻的手。
"你会跟着我的,对吧?"

「嗯」

*

一直戴着耳机监听的轰只听到两句「绿谷出久」的「自言自语」,之后又回复一片静寂;偶尔听到几句手机游戏又卡关的抱怨,就像前两天一样不落痕迹。
这个人的心思真的很缜密,就跟绿谷一样,他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此刻的轰正在事务所值夜班,这也方便继续监听那个套房的动静。

其实监听这件事他没有告诉绿谷,毕竟绿谷不是那种会无故预设对方是坏人立场的类型。
现在的战友只能勉强算爆豪一个,然而对方我行我素惯了也没有要跟他配合的意思。这让轰有种在一个人与绿谷斗智的错觉,感到莫名挫败。

强自冷静下来继续分析现况。下午才让警方突袭过,按理说这两人就算有动作也不会这么快。
他看了看时钟,再过两个多小时12月18号这一天即将结束。
会是自己跟爆豪想多了吗?那个烟火其实与他们无关?还是只是他们毫无意义的恶作剧?

有些困的轰最后还是在泡咖啡之前睡着了,毕竟白天也在进行英雄活动,是人都会累。

直到耳机彼端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才将他踢回现实,下一秒熟悉的声音纷纷赏了他好几巴掌。

"小久君久等了!我给你带了胜屋的猪排饭哦!"

丽日?不对...

"废久,发个信号都磨磨蹭蹭的是有没有这么废?啊?!"

爆豪?!

"大家都到啦,就差你们两个了!"

...上鸣?!

"就来你们三个吗?其他人呢?"

这是自己的声音。

轰强自掐调多余的感情,没有担心监视者死活的余裕,即便现在过去也绝对赶不及抓人;倒是窃听器没有录音功能,他必须全神贯注听完所有过程。魔鬼藏在细节里,此刻哪怕漏听一个字都有可能造成将来的危害。

"哦!八百百跟饭田他们在新基地那等着呢!制外组的一个都没碰到,来到这里的大概只有那天参加开会的人而已吧!"

"是吗,有点可惜啊...嗯,假期结束了,焦冻。"

出久的声音悠哉地响起。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要搬家啰!辛苦了啊,正在监听的英雄!"

"我们很快就会在碰面的。"


注1:官方扫荡敌联本部成功后,随即向媒体公布的行动代号之简称。原行动代号为「D-Day行动」

注2:关于证人保护计划与SP专队──证人保护计划是美国的名词,就是对于重大犯罪案件提供证词或证物的人施行保护举措,我猜日本应该也有类似的制度所以借用了;SP则是日本警视厅警备部针对非皇族成员的人士提供保护的警察人员之简称,类似保镳,我私自设定他们也有监听与监视的功能,但也许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总之你们看爽就好(苦笑)

注3:毒树果实理论──调查过程中透过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在诉讼审理的过程中将不能被采纳,即使该证据足以扭转裁判结果亦然。

注4:料亭政治──简单来说就是为了营造出日本国会一派和谐的假象,诸位政治家在高级私人料亭包间里协商交涉的政治表现,为日本的政治日常,十分肮脏。最恶名昭彰的代表人物是日本政界教父田中角荣。

评论(16)
热度(119)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