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轟出】 人魚之心 01

* 老婆 @Pooh 指定的王子轟 X 人魚久的故事,轟出日的短篇糧食。
* 有bug的話請無視,最近真的太忙了 (累)

"於是人魚公主揮淚吻別了熟睡中的王子,在第一道曙光染上海平面之前,抱著姐姐們用美麗秀髮換來的匕首從甲板上跳了下去──"

綠谷引子講到這裡慣性停下翻頁的動作。
繪有簡易圖案與文字的扇貝老實說有點沉,不過她並不在意,應該說注意力都放在五歲的孩子身上了。

她的小人魚特別善良純真又多愁善感,每次纏著她說童話故事的時候一說到這個橋段就會偷偷哭,又怕被自己發現所以總是忍著盡量不哭出聲來。

看吧,此刻胸前的綠色短髮隨著主人的抖動搖的就像一群小丑魚在裡面開運動會一樣。

引子愛憐的摸摸綠谷出久的頭,"我們換一個故事吧?講講歐爾麥特的故事怎麼樣?"

“好。”

聽到軟軟的鼻音這麼回答,引子莞爾,說起他們世界裡所有種族的的共同英雄──歐爾麥特的傳說事跡。

比如他天生神力,徒手可以扛起一隻野豬、劈死一頭海怪。
比如他急公好義,只要有任何人呼救他都必定會現身、並且伸出援手。
比如他崇尚和平,哪裡有紛爭他就會現身充當和事佬,引導人們找出雙贏的局面。

“他最為我們人魚族所稱頌的,就是明明身為人類,卻公然反對他們國王抓捕、馴化人魚的政策。甚至還在十多年前我們與人類的全面戰爭中挺身守住了海洋與陸地的界線,讓人類不至於駛出他們的巨船將我們趕盡殺絕。”

見兒子一聽到歐爾麥特就露出崇拜的眼神,引子不忘機會教育一番:“出久,聽清楚了哦!船就是人類為了浮在海上發明出來的東西,越大的越危險。未來要是哪天看到的話就要立刻逃走,知道了嗎?”

“好!!”

“即便有人類不小心掉進海裡?”

“唔…可是如果是歐爾麥特的話……”

“不行!只有這個你一定要答應我!聽話,出久,別讓媽媽為你擔心好不好?”

幼小的心靈在正義感與聽媽媽的話之間搖擺不定,最後還是不確定的點了點頭,這才讓引子鬆一口氣。
她的兒子太善良了,真怕成年禮的時候會無法通過考驗;倒不是怕聰明的孩子無法順利取得人類的物品,而是怕過程中被狡詐的人類欺瞞拐騙上了岸,從此成為失蹤魚口。
她的幼年同伴有兩個就是在成年禮時被抓走,至今無人知曉他們的下落。

算了,未來的事情未來再操心吧!出久還小,成年禮還要十一年後才會輪到他呢!

她揉揉兒子的髮,是催眠也是種祈冀,“好了,故事說完了。快睡吧!一切都會好好的。”

“願人魚族長久興旺,願這孩子永保安康。”

“在這邊、這邊!”

“嘿喲!”

“笨蛋!你打太用力了!牠會沒力氣游走的啦!”

“哈哈!真弱啊!就像廢久一樣嚇到不敢反抗呢~”

幾個人魚熊孩子圍繞著嘻笑,間或用手中的珊瑚枝朝中心的灰鯨寶寶擊打、戳弄,從欺凌弱勢的一方得到無知的快感。

“住、住手吧...沒看到牠很痛苦的樣子嗎!就算是小勝也不會這樣隨便欺負動物的啊…!”

綠谷來到族裡孩子們平常玩耍的地方就看到這一幕,急忙衝上前護在不知所措的灰鯨寶寶身邊,就算知道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會比被保護的對象還慘,但他就是無法坐視不管。

不過他今天的運氣不曉得該說是好還是壞,不巧他們這一群的孩子王爆豪慢慢往這邊靠近了,本來想給綠谷一頓胖揍的孩子們停下了手。

老大有規定,要揍也得他先動手才能揍。

"廢久,膽子大了啊!敢跟我們大小聲了?"
雖然不曉得事情的來龍去脈,總之先嗆一頓再說。

"小勝,是他們先欺負動物的...你明明也說過不可以欺負動物......"

小小孩委屈巴巴的反駁,爆豪見狀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 "是喔,那你就好人做到底,一個人把牠送回牠媽媽身邊去吧。"

"如果你敢的話。"  他不懷好意的補充了這麼一句。

綠谷直到把小灰鯨寶寶送回正在海面上尋找失散孩子的母親身邊時,才知道幼馴染那句話真正的意思。

他們人魚族平常活動的水域都是固定的,除非為了覓食或其他目的才會前往深海或海面。成年人魚都很少離開淺洋層,更別說未成年的人魚了,被嚴格禁止單獨前往海面。

要不是為了找回自己的孩子,估計這頭灰鯨媽媽早就游回淺洋層或其他海域避難了。
要問為什麼的話──

瞪著眼前波濤洶湧的海況,還很幼小的綠谷出久經歷了魚生第一次大自然的洗禮,被浪花沖得七葷八素一時搞不清上下左右。

然而應該非常害怕的心卻不可思議的夾帶著一絲興奮。
小孩子嘛,對於從未接觸過的世界總是特別好奇的。

隨著浪濤載浮載沉,當小綠谷發現舉目所及只有灰濛濛的天與下不完的暴風雨,有些失望打算回去時,敏銳的聽到一些人聲。
七分害怕三分好奇之下他還是努力游動著往聲源靠近了,只因為那聲音聽起來隱約是呼救聲。

等他再更靠近一看,嚇得差點往海裡逃回去。

一個年紀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的人類小孩正浮在海面上,邊掙扎邊以奇異的姿勢在閃躲著什麼。
再仔細一看,小孩旁邊有個他沒見過、感覺很像常常出現在故事裡的那種被稱為船的物體,有什麼細細長長的東西正彎曲或筆直的朝小孩扔擲而下,視野實在太糟了很難看的清楚。

人類的語言與他們幾乎相同,但方言與口音大相逕庭,加上暴風雨的阻亂,小綠谷只勉強聽出 "動作快"、"拉上來" 之類的話。

該不會是落水了不會游泳吧!

雖然害怕,小綠谷還是快速游過去,從後面托起還在掙扎的身影。誰知道下一刻挽住對方的右手就被一陣衝擊推開,而後冰冷的激痛從掌心刺入,貫徹了整條手臂。

舉起手來看,幾粒冰礫橫七豎八深深插進肌肉組織,皮開肉綻與流淌而出的血令人怵目驚心。

"不管你是什麼東西,滾開!"
男童壓低的嗓音飽含著威嚇與鎮靜,以及一絲不仔細聽就根本不會察覺到的恐慌。

"好痛...別這樣!我只是想幫助你!"

小綠谷又伸出手,血腥味儘管被海水沖淡,仍飄進彼此的呼吸器官之間。

右手痛得刺骨,但他還是抱著救人優先的心情再次抓住了對方的手,像在對自己打氣一樣的說道:

"歐爾麥特絕不會對人見死不救的!我只是想救你,你也不想死在這裡,對吧?現在先相信我,我先把你送回船、嗚呃──"

一道尖刺的東西筆直射入海面,劃傷小綠谷的魚尾,痛得他差點鬆開男孩的手。

他抱著自己的尾巴痛得哭了起來,這時反而是小男孩冷靜下來了,拉著小綠谷堪堪躲開從海盜船上拋下來的繩索,大聲對綠谷喊著。

"他們是海盜,我就是從上面逃出來的。你回去吧!我自己游回去......"

"不行,我怎麼能放你一個人類在海裡自生自滅!我帶你回岸上去吧?"

"可是你受傷..."

小綠谷努力露出自認和善的笑臉,雖然這笑臉因為忍痛的關係有點崩壞,"沒事的,我可是人魚啊!"

兩人最後在暴風雨中還是勉力逃開了海盜的追捕。

儘管小孩倔強的沒有為傷害了小綠谷的事道歉,但小孩用冰魔法製造了很多可愛的冰雕給他(雖然後來都融化了),也用火魔法烤了小綠谷抓的魚,讓他吃到從沒品嚐過的美味。
小綠谷猜這大概就是人類男孩的道歉方式吧。不過對方始終不透露自己名字這一點他有些失落,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在兩天一夜的漂流時光裡兩人莫名發展出一種革命情感。有生以來第一次跟朋友聊得太開心(雖然大部分都是他在自說自話,只有聊到歐爾麥特跟人魚王國的時候對方才會回比較多話),小綠谷甚至忘了等在家裡的母親會有多焦急。

然而比海上天氣更多變的是人類的體能狀況。

由於肩上搭著一個人,加上尾巴受傷了游不快,而且海面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完全不能確定方向對不對;他們磕磕碰碰地游到第二天傍晚時人類男孩已經因為身上的傷口泡了海水又沒即時清理而燒到有些意識不清。

"加油啊人類!不是要當好朋友嗎?不是要拿你們的好東西給我看嗎?就快到岸上了你再忍忍啊!別不理我啊…...!"

很累,傷口很痛,尾巴因為一直擺動已經麻到沒有知覺了,各種絕望的狀況讓人魚小孩哭了又哭,但動作還是不敢停下來,他只知道絕不能讓他的朋友死去。

也許是老天聽到他的哭泣,又漂流了一個多小時,小綠谷突然發現有一群海鷗在不遠處盤旋而後降落。依照聽過的故事可以判斷人類棲息的大陸應該離他們不遠了。

"嘿你!我們真的快到了,快睜開眼睛啊!"
小綠谷焦急又興奮的拍拍人類小孩的臉,對方高燒中皺了皺眉,總算給了點反應。

等把人拖上岸以後太陽早已沉入海裡,晚間的海風吹在濕透的人類身上,增加無意識間顫抖的頻率。

"怎麼辦...他看起來好像很冷的樣子......"

以為到了岸上就萬事OK的小綠谷又慌得想哭了,幾經張望後也只能將散落在四處的椰子樹葉拖過來蓋在男孩身上,自己也鑽進去企圖用體溫去溫暖對方。

不曉得過了多久,小綠谷在一陣微微搖晃中醒過來,一睜眼就看到那雙漂亮的眼睛恢復些許精神,正十分緊張的盯著自己。

"你醒了嗎?太好了!你昨天嚇死我嗚唔──"

"別說話,會被聽到的。"
人類男孩壓低音量,臉上的表情竟然比自己在暴風雨中被海盜襲擊時還要驚慌多一些,"有狗叫聲,找我的人就要來了,你趕快回海裡去!"

"咦…這、這麼快嗎?"

小綠谷也聽到了,雖然害怕陌生的人類,但更怕從此再也見不到好不容易才交到的朋友。他急切的問:"我們還能再見面嗎?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轟,你現在知道我的名字了,快點回去!"

狗叫聲越來越靠近,漸漸的連人聲都能聽得清楚,小小的轟也急了,"你是我重要的朋友,我不希望你被抓起來,快回去吧!"

迷迷糊糊將身體沉入水中前,小綠谷隔著水面看著模糊的那張臉,聽到記憶中來自朋友的最後一句話。

"一定會再見面的,一定......"

硬撐著見那條小人魚消失以後轟才體力不支又躺了下去,直到奉命在海岸尋人的皇家衛隊將他帶城堡,手中都一直緊緊捏著什麼東西,甚至怕掉落還把自己的整個手掌給凍了起來。

在徹底昏過去前,他在心底再次對著已經離開的人魚發誓:

絕對要找到你,然後與你再次相遇。

评论(23)
热度(172)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