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咫尺之间 13

* 原作向ABO设定
* 最後結局是轟出、是轟出、是轟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 放兩個tag是為了防only黨的雷,別再問了。

目前進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4

13

"废久,不准过来。"

与一年多前被淤泥怪抓住时重叠,相似的视角让爆豪胜己整个人有点懵,甚至不晓得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抓住、然后被关在那个黑暗的空间里。
在自尊心促使他摆脱敌人的束缚前,大脑与动作都为了朝自己奔来的某道身影彻底死机。

比自己矮小一点的身体遍布血污与疮痍、即便跌倒也不顾疼痛再爬起身、就那么不要命地冲了过来。

与身形不符的宏亮声音划破整片空间,满溢着浓烈的担心与愤怒。

"小胜!!!!"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熟悉的状况、熟悉的那声呼喊、熟悉的人影。
结果不管有没有个性,你都会冲上来对吗?

那只手没有学够教训,不管怎么样都会伸过来。他这次看的很清楚,明明已经连握拳都有困难,却还是努力的伸过来,想把自己拉出去。

在这种状况下,爆豪想到的不是现在与之后该怎么办,而是一年多前那个没个性却妄想把自己从那摊烂泥巴里拉出去的疯子,是不是也跟现在一样满脑子只想着救人却完全不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绿谷出久,你是白痴吗?

老子是谁,还要你三番两次的来救?
先管好你自己吧!

凭那副身体还想冲过来,你开什么美国玩笑?

脑子转得很快,事实上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爆豪意识到不过几秒的功夫他已经只剩下头还没被黑雾吞噬。
那只伤痕累累的右手已近在眼前,就差那么一点点。

于是他也伸出手。
指尖与指尖的触感剎那之间真实的彷佛全世界都停了下来。

而让时间再次转动的,是爆豪挥开绿谷的手。

"废久,不准过来。"

在那片暗林彻底从视界消失之前,爆豪记得似乎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其他还有什么呼之欲出的也一并跟着自身被黑雾给吞掉了。

他觉得自己很蠢。
当然蠢了。

他甚至已经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在庆幸那些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被物理性的掐断;还是庆幸黑雾闭合的够及时,才没让那个智障扑进来跟他一起被抓走。

不可否认的,看到废久在那种状况下也毫不放弃,甚至拼命呼喊自己的名字,爆豪胜己感觉自己有哪里不对劲。这种感觉就像心里某处掉了一块似的很不踏实。
随即他想起什么而捏了一把冷汗。

先不论废久浑身是伤跟过来绝对会扯他逃脱时的后腿,那家伙现在的体质根本不是能乱跑的状态好吗!
与他们班Alpha们日月相处下,Omega的体质变得非常容易被影响,这一点那家伙明明也有自觉,难道没有考虑过如果敌联合中也有Alpha存在会发生什么事吗?

被绑到敌联合根据地后,爆豪光想到绿谷要是跟过来可能被按在那张吧台上做各种事情就愤恨到眼睛都要喷火了,狰狞的表情甚至吓到本来想对他恶作剧的渡我以及图怀斯。

坐在吧台椅上的死柄木挥了挥手让渡我走开,"别露出那种表情嘛,我们抓你过来只是想亲自送邀请函给你而已。"

"邀请函?"
"对,邀请函。"

死柄木打开电视,屏幕上正在直播雄英高中的记者会。
校长、1A与1B的班导正西装笔挺的在摄影机前90度鞠躬,镁光灯啪刷啪刷地闪个不停,十分刺眼。

"看啊,为什么英雄反而要跟社会大众道歉?不就是应对方法上产生失误了吗?国民也是。也不想想人非圣贤这个道理,不予战败者以鼓励,而只会在旁边落井下石……这就是用规章制度框得死死的现代社会啊!不觉得很愚蠢吗?"

死柄木示意荼毘给爆豪松绑,向他伸出手。
"我们的行动就是「提问」。所谓英雄和正义是什么?现在的社会真的是正确的吗?我们就是要让人们动脑去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我们已经赢了。"

"你也很喜欢赢吧?"

见人低着头不走过来,以为自己的说词已经让对方产生了动摇,死柄木自己靠了过去,打算在言语上给出最后一击。

"我看得出来,在那种满口规章制度的高中里面你过得很压抑啊,种子生。
所以过来吧!加入我们这一边──"

"碰!!!"

室内每个人都看着从死柄木脸上掉落的手而惊呆了,毕竟谁都没有想过一个少年敢在插翅难飞的状态下做出这种无异于以卵击石的蠢事。

"我只是不讲话,你就在那边讲个不停…反正你想表达的不就是'我们不是在干坏事喔,来当我们的同伴吧'对吧?没用的啦!"

爆豪胜己从被自己炸个稀巴烂的椅子碎片中缓缓站起,气化的硝酸甘油从右手掌心蒸腾冒出。

"我啊,憧憬的...是欧尔麦特胜利的模样。"
"不管谁说什么,这点都不会改变!"

电视也在此刻传来相泽的声音:“他比任何人都更渴望成为‘顶尖英雄’,并为此奋斗……若敌联合的人因此将他的表现视为‘可乘之机’,那也未免太肤浅了”

"听到没!谁要加入你们这群臭人渣联军啊!"

这下连敌联合的人都不禁感叹起爆豪的胆识,或者该说是自尊心。

"这孩子挺狡猾的......知道现在的我们不会动手就大放厥词起来了。"
"不,他是笨蛋吧。"
"这么冲动好吗?明明可以假装被说服然后伺机逃跑的吧……"

短时间之内马上分析好情势与自己的立场,雄英的种子高中生对Mr.压缩的话嗤之以鼻。

"我不想做的事,就算只是撒谎我也不干。而且谁要一直留在这个鬼地方啊!"

一边放话,爆豪一边持续高度警戒所有人的动作。出乎意料的是,被他攻击的死柄木并没有抓狂似的报复回来,而是冷静地与他的"老师"做联络。

几分钟后,Pizza-La神野店的特派店员敲响了欧尔麦特时代落幕的哀钟。

* * *

在荼毘抢过那颗唾手可及的珠子时,轰焦冻满脑子只有三个字:搞砸了。

对于爆豪胜己这个人他没什么感觉,也没有特别讨厌,就只是在追求绿谷出久的路上有这么个竞争对手的认知而已。

但现在这种状况却是完全始料未及。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想过各种跟爆豪针锋相对的场面、想过爆豪过去对绿谷做出那些事情的理由、想过爆豪是怎么想绿谷的、甚至想过绿谷可能其实是喜欢爆豪的──

因为他喜欢到心底的人,明明都痛到打着颤冒冷汗了,现在却不顾自身伤势地飞扑过去,然后颓倾在人去楼空的地上,撕心裂肺地叫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如果刚刚手再伸得长一些、脚再跑得快一点,他喜欢的人现在是不是就可以笑着对他说谢谢,然后安心地被送到医院去静养?

干哑的嘶吼声还在持续,明明没有被任何东西碰触的脸颊却有些辣,就像在换一种形式指责他没有把人救下来。
轰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怎么样都做不到在这种状况下拍上绿谷的背,轻声跟他说我们回去吧。尽管他真的很想。

强烈的无力感一波接着一波袭来,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僵着微弯的腰,守在把头埋在臂弯里的人身后,等待救护车抵达。

由于学校还在放暑假没有上课,隔天轰又到医院去探视绿谷。
人还没醒,高烧中却是小胜小胜地叫着,让他在被单下抚着裹上石膏的手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抽回来。

“对不起,我搞砸了。”
他在昏睡中的绿谷耳边小声说着,“不晓得你听不听得到……好好静养吧,绿谷。我一定会帮你带他回来的。”

“  我也想成为值得你信赖的英雄啊。 ”

所以在稍后碰上切岛,探视完其他A班伤员、听到八百万与警方的对话之后,轰便下定了就算违反师长的命令,就算只有他跟切岛两个人,也绝对要把爆豪救出来的决心。

不为别的,就是想让那个人放心,能够再像平常一样轻松地对他笑着说话。

而在隔天晚上,看到饭田揍上绿谷那一拳之后,轰突然觉得心里平静多了。
那个人现在的确需要冷静一下,饭田帮忙做了他下不了手的事情。

"难道我的心情…就无关紧要吗…?"

真好啊,饭田。
真心话都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真好啊。

轰紧了紧拳头,再开口的时候已经没有犹豫。
就算无法被认同,但至少也要好好说明,他不忍心看到绿谷脸上再出现更多难过的表情了。

“既然不放心我们的话,就跟过来监督我们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如何?”

于是一群人搭上新干线,赶上了神野事件的中盘。

一个小时后,在欧尔麦特与敌方boss打得难分难解时,爆豪胜己说不上来看到朝自己伸过来的手是切岛的那一刻心里是什么感觉。
就像听到切岛事后补述绿谷那番话的心情一样,五味杂陈都难以形容。

“我是不行的…只有入学至今,跟小胜建立起对等关系的切岛同学才能办到。”

你什么意思? 废久!
你有问过我了吗?就这样擅自认定你所想的就是对的?

如此想着的爆豪不禁咬牙,跟着1A的同学鱼贯走入新建好的雄英高中学生宿舍──华寓联盟。

这次的事件也让他想了很多。
然而只要闭上眼睛,彷佛就能看到浑身是伤的绿谷朝自己伸出那只手,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小胜!!!"

"小胜?"

与脑海里的声音重迭,肩膀上传来的轻微重量让爆豪回神,转头就看到绿谷有些疑惑的脸。

“干嘛?”

“呃…不是啦!那个、大家都开始往楼上移动了,说要参观房间什么的…你要来吗?”

“无聊,我要回房间了。”

“这样啊…”

绿谷看起来有点犹豫,似乎在思考措辞的样子,但几秒过去还是没有开口,爆豪便转身就走了。

搞什么,一副想说什么又不说出来的样子看了就让人火大。

班上对爆豪我行我素的作风已经见怪不怪,也没人敢硬是拖他过来参观房间,于是绿谷再次错失跟他搭话的机会。

这也不能怪绿谷说话吞吞吐吐,毕竟在救援行动结束后,爆豪就更加疏离他了,明显的程度连轰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不晓得自己的幼驯染是不是因为被搭救而心怀不满,但他们从小胜走出警察局以后已经整整三天都没说过话,对方甚至连看都没怎么看过他一眼。

难道就要这样一辈子下去了吗…?

抱着这样的疑虑,绿谷与同学通过惊险的临时证照考试,充分发挥了Plus Ultra的精神;出乎全班意料的是班上实力派的前两名却没能通过,让平常就妒羡帅哥成性的峰田愣是乐了好一会儿。

才刚结束一波事关人生的重大试验,晚上在公共空间里闲谈的学生都松懈得很,爆豪轻易地就找到了正在全神贯注滑手机的目标。

“废久。”

绿谷愣了一下,随即想起白天临时执照试验时爆豪对自己提出的肯定句。
隐约知道接下来的对话发展会是什么,他还是背后发冷地等着下文。

“待会到外面去,我们来谈谈你的个性吧。”
爆豪见绿谷绷起神经的样子,又丢出一句让对方紧张感瞬间翻倍的话。

“还有,我还在等你的答案。”

他指了指自己的下唇,皮笑肉不笑地说。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要做决断的话就动作快一点。”

评论(34)
热度(530)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