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 All出】 轰焦冻的电波日志


* OOC三次方程度的神经病无厘头,万万没想到的王大槌式文章风格 (第一人称注意)。

* 未免有人看不懂标题,再重申一次,这是轰出前提的All出,不喜绕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 可能会变成系列?

* 有其他动漫的梗、平哥&官方各种设定的捏他,以我看过的进度为基准,有bug的话请见谅

 


    大家好我叫轰焦冻,是一名普通的雄英男子高中生,最近有个烦恼。

 

    ──那就是绿谷的座位离我太远了。

 

    上课的时候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平常就算想搭话还要刻意走过去,但即便是这样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你问我想怎么做?

    不怎么做,是雄英的学生不就要那啥吗?对,Plus Ultra,想办法努力突破困境。

 

    没事,帅哥如我用一颗橡皮擦就可以搞定!

 

    “哎哟!”

 

    看啊,绿谷这不就朝这边看过来了吗?那炙热的眼神彷佛在寻找谁是他的真命天子一样,现在我只要冷静地装作不小心手滑然后正大光明的走过去,借着拿回橡皮擦来蹭一下说话的机会──

 

    “喂废久,那颗橡皮擦我的,还来!”

 

    ──我嚓?

 

    “什么啊,是小胜的吗?可是不对啊,你坐在前面是怎么打到我后脑勺的啊?”

 

    “哦,那是篮球部的练习,前辈要我们学习新招式‘无定式射篮’。”

 

    “你是以什么为目标在练习的啦!”

 

    “我的射篮范围是全场,你的头顶就是我的篮框。”

 

    “不讲理!!”

 

 

    在两人还在拌嘴的时候,上课钟声很不给面子的响了起来。

 

    “……”

 

    恨恨地瞪了前方一眼,爆豪胜己隔着绿谷毛茸茸的头对着这边挑衅地无声嗤笑,害我不小心手下一用力,想用来刷绿谷好感度的道具“欧尔麦特限量原子笔”被啪叽一声拦腰折断。

 

    镇定,贫贱不能移,人设不能崩。我是富士山崩于前都不动声色的安静美男子,无论如何绝不能在绿谷视线所能及的地方掉人设。

 

    没关系,现在还只是第二堂课,接下来的下课还多的是,不差现在这一刻。

 

    那个杀马特跟绿谷之间还卡着关系不好的幼驯染这个设定;而我可是绿谷的好友……呵,爆豪胜己,你拿什么跟我比!

 

    暗自鄙视了一下爆豪刚才的幼稚行为,决定不跟他一般计较。没错,身为雄英的学生应该要把目光放远,就瞄准下一节下课吧!

 

    计划是这样的,出去倒水,然后假装不小心把水洒到绿谷身上,就可以借着用个性烘干衣服的名义拉绿谷去厕所;既可以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又能正大光明看他的裸体,一切都是计划通啊计划通!

 

    打定主意,整装待发。现在绿谷就走在前面,没问题的我可以的,只要装作一切都是不小心的就好!

 

    四步、三步、两步、一bu ……

 

 

    “快闪开!轰同学!绿谷同学!”

 

 

    “诶?”

    “哇啊!”

 

    “抱歉……你们两个没事吧?真糟糕,害你们把水给打翻了,衣服也湿得很彻底啊……得赶快趁下一节课开始前去更衣室换掉!!”

 

    似乎是被谁给恶作剧了的饭田因为个性失速撞了过来,结果搞得三个人的制服都被水溅湿。计划成功实践了一半,后半段却因为被半路杀出来的好友拖到更衣室而告终,难道是上天刻意跟我过不去吗!

 

    算了,不急不急,还有午餐啊!午餐总行了吧!

 

    按照每日习惯,绿谷肯定是跟着我和饭田一起吃饭的,到时候只要不着痕迹的跟饭田对调位子就能利用身高差的优势把绿谷露在制服领口处的锁骨看个爽,幸运的话搞不好可以看到那两点,记得之前在换衣服的时候看到的颜色好像是意外的粉红色……

 

    “……轰,最好别跟我说你流鼻血的理由跟峰田是同一个等级的。总之你现在立刻去找复原女孩看看,别坐在那里影响我上课。”

 

    相泽一枚粉笔扔过来,精准地命中我的额头,虽然很尴尬,但可能我的视线真的已经热烈到被班导点名的地步,也许确实该去保健室一趟冷静冷静。

 

 

* *  *

 

    在前往保健室的途中,有个看起来像童话里才会出现的金色神灯掉在地上。在好奇心驱使之下,我捡起来看了看,深蓝色与白色的线条在上面刻画出繁复的纹路,我鬼使神差地顺着纹路摸遍整个瓶身。

 

    “你好~我是住在神灯里的神,你可以直接叫我灯神~因为你捡到了我,可以帮我实现三个愿望哟~”

 

    “……不是应该反过来吗?”

 

    “你都把人家从神灯里面撸出来了怎么还说这种强人所难的话嘛~人家又没什么超能力!”

 

    ──我靠,不是没超能力吗?说话就说话,你变成绿谷的样子做什么?!

 

    “因为变成你喜欢的人的样子比较不会引起你的警戒心啊!”

 

    ──连心声都能偷听,这警戒心已经堆得比富士山还高了好吗。

 

    “警戒心别这么高嘛!这样好了,你帮我实现三个愿望,我就帮你实现一个愿望!怎么样?划算不?”

 

    ……想吐槽的点实在太多了。

 

    深呼吸,吐气。

    镇静镇静,国家不能亡,人设不能掉,还是先来解决问题比较实在。

 

    “你要我给你实现什么愿望?”

 

    “我就一个小小灯神,想实现的愿望很单纯,你只要给我钱就可以了。”

 

    “黑卡在我钱包里,自己去拿,不用找钱了。第二个愿望是?”

 

    “你好像很希望我赶紧消失?”

 

    “我对绿谷一心一意,不用你这个山寨在这里望梅止渴。”

 

    “真是不留情面啊……这样吧,我换一张脸,你等等啊!”

 

    ──靠,干什么偏偏换这张脸!

 

    “啧啧,我随便换张脸你也嫌,你是不是跟班上同学处不来啊?要求真多!”

    灯神不耐烦的办了个鬼脸,说出第二个愿望:“我想要你喜欢的人喜欢我!就一个晚上也好,等该做的都差不多了之后我就把他还给你,顺便让他转而喜欢你,怎么样,够划算了……”

 

    “吧” 这个字还没能说出口,我就让这句话变成了浑帐灯神的遗言。神灯在冰火五重天的磨难下碎裂成好几块后被烧熔成了一滩烂泥。

 

    没办法,谁让他顶着峰田那个色胚的脸说这种浑帐话。

 

    话说回来,刚刚好像有听到什么人的惨叫声……错觉吗?

 

    摇摇头,该干嘛干嘛去。居然连幻觉都出现了,最近果然是太累……啊啊,不然八成就是绿谷素不足。

 

    “啧…好想再多靠近绿谷一些啊……说起来峰田那家伙真好,每天都可以坐在绿谷后面跟绿谷近距离说话……”

 

 

* *  *

 

 

    我叫轰焦冻,万万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妄想、绕了这么多弯,最后我还是只能坐在绿谷的背后望洋兴叹。

 

    “那啥……昨天峰田出去上厕所之后就没回来,后来好像是被不明人士袭击昏倒在走廊上,也不愿意说袭击他的人到底是谁。给复原女孩看过以后是没什么大碍,但貌似是精神受到创伤,刚刚打电话过来请假时又说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不想离绿谷太近,指名要跟轰换位子,所以轰你现在就去坐绿谷后面吧!”

 

    看到相泽露出怎样都好的表情挥挥手,一边默默觉得灯神还是有派上用场,我一边光速移到绿谷后面去。

    开玩笑,这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谁知道那个做事随性却是是讲求合理性的老师会不会突然反悔。

 

    “绿谷,请多指教。”

 

    “啊,轰同学…这边才是请多指教。那个,我头比较大一点,如果有挡到轰同学的视线的话……”

 

    “没那回事。”

 

    好近…镇定镇定,绿谷在看我,不能让他听到我的心跳声……我是安静的美男子、安静的美男子、安静的美男子……

 

    “呃,可是之前峰田同学一直跟我抱怨他看不到黑板……”

 

    “他是他,我是我。”

    而且黑板算什么?我只要看你就可以了。

 

    “哦,也是,轰同学的功课比峰田同学还要好嘛哈哈……”

 

    分析帝绿谷给出个合理解释就转回去继续听课了。啊、干笑着的他也好可爱……

 

    闭上眼,我满意地深吸一口气。

 

    洗发精、制汗剂、还有其他细杂的气味统合在一起,我不会说什么体香之类的矫情字眼,就简单粗暴地直接统称为绿谷味吧,或者绿式芬多精也行!

 

    这下老师也不能说我什么了,因为坐在绿谷后面所以一直盯着他看也是合情合理的,对吧?

 

    啊,我好幸福啊。

 

 

Fin.

 

评论(15)
热度(362)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