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凹凸世界 瑞金】 Do you want me?

* 私设未来发展,有主要角色死亡情节

* 第一次写凹凸同人,OOC避雷注意!!

* 有黑金成分,我觉得黑金好可爱啊(´艹`)



忘记是什么时候了,那是他第一次发现金不对劲的样子。


平常那种天真无邪的微笑扭曲成一个虚假的弧度,脸上还是笑着,却多了几分执抝,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狂气。


会说不易察觉是有道理的。平常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他可是格瑞,跟金朝夕相处了那么久,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看走眼的。


那一次打魔兽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但是他也察觉到金的姐姐秋对于弟弟的异样似乎知道些什么,因为他与那位长姐形容当日状况时,得到的既不是惊讶也不是恐惧的回应,而是要他帮忙保密的要求。


在那之后,偶尔,真的只是偶尔,他会梦到那一天的景象、以及第一次从他的童年玩伴身上品尝到的恐惧。


他害怕哪一天醒来,或者哪怕只是眨个眼睛的下一秒,金就会变得不再是金。


……这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格瑞可以感觉得到平常总是冷静的大脑深处在这么叫嚣着。


无论是他原居的星球所遭遇的一切、金的家乡被迫背负的义务、神使与凹凸大赛的内幕、还是金现在正压在自己身上又是乱摸又是抱抱什么的,这一切都显得十分不正常,也不合理。



“吶,格瑞,陪我玩吧?”

“别闹。”


“你就不想要我吗?”

金摸上格瑞的脸,笑容里鬼魅中又带着一些暧昧。


“我的积分、我的生命……或者,还有些什么别的?”



懒得跟他继续废话,格瑞起身,一把挥开缠着他不放的人。

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金了,白色的头发搭上闪着妖异鲜红的瞳孔,怎么看都不像是他所认识的那个笨蛋。


发痒的拳头抵上还在蠢蠢欲动的那颗白色脑袋,格瑞的口气很冷很冷。


“快睡觉。明天还有淘汰赛,现在不好好休息你是想找死吗?”


“可是……说是淘汰赛,其实也就是准决赛了啊。”



比自己小上一些的手抚上胸口戳了戳,金的脸上露出小孩子一样不满又有些委屈的神情。


──排除双手被黑色的箭头不到一秒就给捆得死死的这一点,格瑞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金真的十分可爱。


少年的头在胸前停下,闭着眼,侧耳听着有力的心跳声。

那是格瑞还活着的证明,是他们俩都还活着的证明。


在这样尴尬的姿势下,红润的嘴唇说出来的话却让气氛变得十分沉重。



“已经,只剩下我们了。”



格瑞的呼吸顿了顿,他明白金打算说什么了。

在这么残酷的赛事里,他的少年即使再不愿意,为了活下去总得学会成长。


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所谓的成长,就是不断的失去、再失去。


在之前某场阴险的淘汰赛里,紫堂幻夹在幸存规则与牺牲好友的困境中;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几经挣扎,最终选择了道义之路,让金活了下去,自己则永远成为了凹凸大赛的一部分。

而在上一场八强赛里,凯莉败给了嘉德罗斯;意气风发的星月魔女再狡诈多计,遇上纯粹的暴力也只有束手待宰的份。


金刚刚的那句话,说穿了,也等同于 “我已经只剩下你了” 这样的意思。


格瑞知道,隐约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金正在害怕。

他微微感叹一下,也许让金参加凹凸大赛也不是坏事,至少那个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学会了现实的残酷,也开始懂得去思考未来的事情。


挺了挺腰,一边想把金给抖下去,格瑞一边冷静地问:“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已经脆弱到需要用这种样貌来跟我说话了吗?”


“有。”

红色的眼睛幽幽地觑了一下那张冷峻的面容,金轻声吐了这么一个字。


这时格瑞才注意到,那个令人不舒服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金的脸上消失了──这还是金在这种状态下头一次没有笑。


然后,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就让格瑞瞪大了双眼。



“因为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不切换成这种模式根本做不出来啊。”

调笑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轻挑,金伏在格瑞的身上,恋眷着唇上残留的温度。


“你……”


“没想到有一天也可以在格瑞的脸上见到这种表情呢!我这样算不算赢了你一回啊?”


金坐立起来,那个讨人厌的笑又爬回他脸上,妖异的红瞳得意地瞇成两条缝。

他松开对格瑞的牵制,嗨哟一声往旁边一跳。拍拍手,故作轻松地说:“嗯,想做的都做完了,是时候该休息啦。”



“明天赛场见啊,别输了喔,格瑞。”


“慢着。”



格瑞捉住金乱晃的手,沉默了一下,他还是低低地开口了:“这就是你不惜进我房间,把我弄醒也想让我听的最后一句话吗?”


“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哈哈~~”


“不要用这种方式说话,用你最原本的姿态回答我,胆小鬼。”


格瑞握紧了金的手,在他强硬的压迫下,金最后还是解除了黑化状态。


他低着头,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地替自己小小声的辩解,“因为、因为我怕再不做就没有机会了嘛……”


“为什么这么想?”


“凹凸大赛不是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吗?”


“……”


“就算明天我打赢了银爵、格瑞你打赢了嘉德罗斯,最后我们还是要对上的啊…!!”


“没错。”


“我又打不过你……想做的话只能趁现在了嘛!”


格瑞皱起了眉,又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为什么这么想?”

 

他要撤回前言,这笨蛋根本没有成长,脑回路还是莫名其妙到一种无人可及的地步。


“没有为什么,反正我就是打不过你嘛。”

金低下头,吐吐舌。


而且我也不想跟你打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也不懂吗?老说我笨,你才是笨蛋吧,格瑞。



格瑞拍拍金黄色的脑袋,不着痕迹地叹口气。

十年以上的相处真不是盖的,他们的默契果然很好,都想到一块去了。


“听清楚了,金。”


他捧着金的脸,让他直直地面向自己,冰蓝色的眼眸中有斑斓水光,彷佛所有的不安都凝聚在那里面。


这回格瑞以自己的意向吻了下去。

 这一吻倾注了他所有的感情与祈愿,很深、很长。

 

“不管你的对手是谁,就算是我,也要全力攻过去,记住了吗?”


“可是格瑞……”


“我会生气。”


“呜…我、我知道了……”


听到金这么答应了,格瑞突然感到一阵轻松,忍不住摸上金的头。


“好孩子。”


“格瑞,你笑了耶!?”


“那是你的错觉。”

格瑞拉回稍早之前被金扯下床的被子:“不早了,回去好好睡吧。”


“那个…格瑞,我、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


金踟蹰了半天也没有离去,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似的处在原地不动。

格瑞背对着他,最后还是默默拉开了被子的一角, 将没有防备的背影留给了金。


“好耶!就知道格瑞最好了 (≧∀≦)b ”


欢快地几步蹦哒上床,金窝在格瑞的背后,鼻息喷洒在总是保护着自己的背部后面,温暖的沁人心脾,催人欲睡。


他打了个呵欠,感觉睡意越来越浓,宁静的黑暗正在召唤着他。


“晚安,格瑞。”

“……”


“明天要赢哦……不可以输啊……”

“嗯。”


“格瑞……”


正当格瑞想开口让对方快点睡觉的时候,他听到总是沾床就睡的金迷迷糊糊地说出让他大脑当机的话。


“我喜欢你……”

“活下去…替我找到姐姐……约好了喔……”


格瑞胸中再次因为金的话语而风起云涌。一如往常,总是只有金才能点燃他没什么波动的情感。


黑暗的室内唯闻平稳的呼吸声,格瑞翻个身,轻轻握住金温暖的手。

可以的话,真想永远握着这只手。


“笨蛋。”

“自己的姊姊自己去找。”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稍微放纵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格瑞又动了动,这次他环住了金的腰,感受着来自对方的气息与温度。


活着的人,果然很温暖啊。

不快点放开的话,绝对会对这种温度上瘾的。


“要活下去的人,是你。”


将姿势调整成不会让对方感到难受的角度,格瑞决定就这样抱着金入睡,也许能够一夜好梦。


我不想要你,但我需要你。

没有你的话这一切也都会变得没有意义。

如果你要继续前进,我会替你斩掉所有阻碍,即使那阻碍里面有着最强的传说,我也会突破他,成为你脚下的路、成为指引你前进获取成功的道标。


只因为,我也喜欢你。



“晚安。”


额抵着额,手牵着手,他们至少还有几个小时可以享受这样奢侈又短暂的幸福。


“有个好梦,金。”




Fin.




后记:


      追了凹凸以后看了某篇关于黑化金的分析,说他只有在触及底线的时候才会黑化,而且黑化时还保有正常意识,这一篇就这么写出来了。


我只是想描写金经历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以后,意识到还能跟格瑞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而被这样的心情压迫到极限,想藉由黑化状态硬逼自己做完想做的事情──也就是向格瑞 撒娇索吻 咳咳,不是,是想在一切都结束前完成此生此刻最想做的事情而已。


简单来说,就是怕被拒绝所以用强而已啦 (什么鬼)


…………写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真是万分抱歉。

评论(6)
热度(80)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