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海味胜出】海洋美丽传说

我靠媽的這個人有毒啊 😂😂😂😂

害我在公車上笑得一臉智障+猥瑣萬一我被警察抓走怎麼辦你賠得起嗎乾你害我好想接你老底啊不行了讓我先笑一會 (搥桌)

照烧黑豚猪:

*触手和海味胜出的点梗,海味最后上岸了,有车慎入


 


 




头顶是澄澈透明的蔚蓝海水,透过流淌的网格状波纹能看见比海洋浅一个色阶的蓝,那是海洋生物一生中所向往的蓝天。


 


绿谷出久躺在光滑青苔上,身体下微微凸起的沙砾硌得他有点痒。


他是一只海兔,一种弱小而美丽的海洋生物,像陆生兔子一般有着脆弱的轻薄长耳朵,透过身体遍布的触感器绒毛感知外界事物。


 


同时也是这片海洋区域唯一一只海兔。


此刻的他正感受着春天第一缕阳光穿透浅水区辐散在珊瑚礁上,任凭折射把自己染成柔软的浅橘色。


 


 


「喂,废久——」


 


耳边炸雷一般的声音打断了海兔绿谷的神游,他别过脸,从小一起长大的爆豪胜己黑着脸,眼眸有些泛红。


爆豪胜己是这个盛产海味的浅水生蚝养殖场最生猛强壮的生蚝,也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唯一的朋友。


或许勉强能称得上是朋友吧,绿谷出久回忆起被爆豪胜己狠狠欺负的童年,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小胜为什么在这里?」


「来带你走。」


「??」


 


「也就你这个白痴还在这里悠闲地晒太阳!!」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的耳朵一扇一扇,差点怒吼出口的话都被气得跑了调。


 


 


「生蚝的繁殖期要到了,快跟我走——」


「!!!」


 


 


然而刚刚的一瞬间耽误已经令他们失去了先机,不知何时四周的清澈海水变得浑浊起来,弥漫而出的生蚝发情期特有的腥气在波浪里翻涌,把娇小的海兔绿谷冲得打了个滚儿。


 


 


「老大!你不能独占他啊!」


 


生蚝切岛气急败坏地挺起饱含鲜味的胸肌,成熟海鲜的气息扑面而来,跟随在后面成十上百的浅水生蚝见状纷纷七嘴八舌地跟着大声抱怨。


 


 


「老大!这一片海水都是雄性生蚝,我们熬不过这个发情期啊!」


「把绿谷海兔给我们吧!」


 


「生殖隔离也不要紧,我已经按耐不住了!」


「请您分给我们一个洞吧!或者耳朵也可以啊!」


 


 


「都给老子闭嘴!!」


 


爆蚝胜己怒得从壳中支起了腰,雄壮的胸肌在海水中一颤一颤,严丝密缝地护住身后的绿谷出久。


 


「没有人能碰废久,都给我滚——」


「老大你自己还不是想碰——」


「我说不碰就不碰!」


 


「小胜——」


 


从背后传来小心翼翼的声音,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爆蚝胜己差点没把持住呛到海水,一扭头身后那藻绿色的小海兔带着七分羞耻三分坚持正扒住自己的壳。


 


「是小胜的话,我可以的。」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


 


 


爆蚝胜己在上百人的注目礼中静默了几秒,伸出触手揉了揉那两只柔软的耳朵。


 


 


 


----------------------------------------------------------------------


 


 


 


「嘘,小声一点,不然要被老大赶走了——」


「快看,老大伸出了整片养殖场最强壮的胸肌!他在求偶!」


 




「海兔绿谷真的好可爱啊,明明那么小……居然……这么有潜质。」


「你的汁流出来了,快走开一点,好恶心。」


 




「啊!爆蚝老大伸出了雄壮有力的触手!他在展示自己无与伦比的生#殖能力!」


「不好,海兔绿谷被吓到了,他退缩了!他想逃跑!」


「他被雄壮的触手毫不留情地缠住了!」


 




「啊,他在尖叫!我不敢继续看他痛苦的表情——」


「别啊……痛苦中似乎带着一点点压抑的快乐?」


「吞下去了,那么小那么窄的洞,居然完整地吃下去了……」


 




「海兔绿谷完全被快%感支配了,他湿#润得一塌糊涂了!」


「触手……居然可以去到那么深的地方!不愧是爆蚝老大!」


「什么?两根一起?这,这——」


 


 


「我觉得我就快体外排精——」


「没想到这么刺激,我也是——」


 




「出了好多汁水——」


「把海水都染浑浊了——」


 




…………


……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羞耻得几乎想要原地消失,四周几百双眼睛紧紧盯着,爆蚝胜己就那么原地将自己压倒在身下。


 


「小胜……可不可以换个地方……」


「别动。」


 


爆蚝胜己低下头吻他,舌尖霸道而缠绵不容许他逃离。


 


「张开腿让他们看。」


「让他们看清楚你是谁的人。」


 


 


爆蚝胜己还沉浸在快乐的余韵里,他将怀中的海兔紧了紧,未曾拔出过的触手更深地埋进紧&窄的体内,引起一声微弱的惊叫。


他还没来得及再回味一遍,头顶突如其来遮天蔽日的黑暗就将所有生蚝的视线剥夺开去。


 


是黑暗,浓郁如墨汁的黑暗,连天空的光芒都被完全遮蔽掉——


最后一刻他只来得及再看一眼怀里那双还失神的浓绿眼眸。


 


 


 


---------------------------------------------------------------------------


 


 


 


 


「老婆,生蚝汤熟了吗?」


「现在可以关火了,你上哪买的这么新鲜的生蚝?」


「是我今天一大早去养殖场捞的!繁殖期的生蚝最肥美了。」


「一定很鲜甜吧,那今晚多喝一碗汤!」


「嘿嘿。」


 


 


 


FIN


 


 



评论(19)
热度(432)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