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all出】 他妈的雄英文化祭

* Summary:适逢雄英文化祭,A班推出主题为" 喜怒哀乐 "的轻食店专属服务,祝各位主人用餐愉快♥

 

*人生之大不幸莫过于误交损友,尤其是那个特别爱卖你的损友……你给我记住!!  @就只是個廚 

* 梗來源:請走這裡看 VCR  ,直接拉到 1:37 那邊就可以了。

 

 

1.

 

几个英雄科B班的学生走在被阳光渲染得有些温暖的走廊上,拐了个弯,楼梯转角处的布告栏很快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上头贴着一张手绘的宣传单:5/16  雄英文化祭 ~ 为你量身订制的客制化喜怒哀乐轻食店~ 要来喔♥

 

“咦咦,轻食店?这不是跟我们的执事女仆反串轻食店撞了吗!”

"毕竟这种时候卖吃的比较容易赚吧。"

"客制化?喜怒哀乐??这主题什么鬼,听都没听过。"

"……去年A班不是搞舞池吗?那个不错玩啊,干嘛不继续?"

"A班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啊……"

 

领头的物间宁人满脸不屑,低低地笑了起来:“哼哼,撞了不是正好吗!我们可以用营业额来碾压他们,这次一定要好好分个高下!而且性质相撞的话,场子砸起来也比较有乐趣啊。”

 

 

这么说着呵呵笑个不停的物间,很快就在5/16的文化祭上踢到了铁板。他对于A班的万恶印象也再度大大拉低。

 

 

2.

 

一早,完成班里的布置作业后,他就带着恶整A班的恶意来到绿谷他们班门口报到。

 

“哈──还真是穷酸的客流量啊!”

 

满意地看到A班门口罗雀的状况,物间大肆嘲讽一番就大遥大摆地走远了,刻意忽视了文化祭才刚刚开始,客人不多的状况他们班其实也并无两样。

 

等他逛完一圈校园,手上挂着要带回班上的两盒炒面跟三盒章鱼烧,口里还咬着巧克力香蕉打算沿途返回,经过人龙长排的A班以后,物间彻底惊了。

 

不过就是绕了校园一圈而已,这什么巫术??!

 

气愤的物间加入了排队的人群,他不搞清楚A班究竟耍了什么阴险的花招绝对不会回去。半小时过去,他终于迎来了站在门口迎客的A班副班长。

 

八百万显然也认出他了,面露惊讶:“咦,你不是B班的……”

 

“哎呀哎呀看起来你们A班生意还真不错呢?实际上端出来的食物真的可以吃吗?就让我来好好品尝看看吧?”物间亮出几张钞票,迭成扇形摇了摇:“服务客人是最基本的吧?菜单呢?”

 

他脸上的表情以八百万视角来看可谓是失礼到了极点,但八百万还是尽职地做起对每位入场客人都说过的介绍:“你好,欢迎来到英雄科2A的喜怒哀乐主题咖啡厅。请您入场前先指定好服务生,他将依照个人搭配的主题为您献上餐点。请注意,为了让我们的后台人员能顺利出餐,餐点内容无法做更换,还请慎重选择……”

 

八百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室内震天的怒吼声给打断。

 

“你TM结个帐还这么脱脱拉拉是啥意思!啊?想拍照?老子的服务内容不包括这个,滚蛋吧你!”

 

看着又一个花样少女捂着眼睛跑出去,临走前倒也没忘记要乖乖结账,八百万觉得自己的头很大,忍不住朝里面喊道:“爆豪同学!说过很多次了,不需要真的发火啊!这么凶会吓跑客人的!”

 

“闭嘴马尾辫,要做就认真做,难道你想被说是商业诈欺吗?!”

里面的人也毫不客气地回呛:“你看这么多受虐狂哪个不是回来找老子求骂的,操,这年头怎么这么多心理变态!”

 

“唔,这一点还真是无法反驳……”八百万讪讪地回头,一见眼前拿着菜单的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爆豪口中的心理变态又多了一个。

 

“不用看了,就来个愤怒套餐吧。”

 

物间用自以为很帅的姿势将手中的钱交给了八百万:“要全套的。”

 

 

3.

 

B班班长拳藤一佳收到她们班的问题儿童正在大闹A班的消息时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她再过十分钟才会与小大唯交班。

 

“没关系的班长,你先过去处理吧。十分钟而已,没有差的。”

 

这么说着的小大面带理解的笑容,拳藤维持着身穿工作服的状态下说了声抱歉就急急地往A班移动了。

 

而所谓的工作服,自然就是执事服了,这让一身女仆装的八百万看了自然是羡慕不已:“拳藤同学真好啊,穿什么都很上相呢!你这样看起来很帅哦!”

 

拳藤对这位有过一同实习经验的隔壁班同学一直都很有好感,被这么说了虽然很高兴,但想到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哪里,八百万你穿这样也很可爱呢……呃,那个,我们班的物间他……”

 

“啊,你是说物间同学吗?”八百万也露出了愧疚的神色:“他的话,正在我们班后台那里休息……”

 

“休息??”

 

八百万将手中的菜单推到拳藤面前:“是这样的,他点了愤怒套餐全套……”

 

接过制作精美的菜单,才翻到第一页拳藤就沉默了:“…………”

 

“抱歉,我制止过他了……”

 

 “没事,你尽力了,物间那家伙有时候确实该受点教训。”

拳藤啪地一声阖上菜单:“不说这个了,早上忙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看了你们的菜单就更饿了,现在也刚好是我的休息时间,可以进去坐一下吗?”

 

八百万开心地微笑着:“当然,这边请!请问您今天想点什么套餐呢?”

 

拳藤想了想,依照她对A班同学性格的印象来推测过后,她选了应该比较不会过激的“害羞套餐”。

 

 

4.

 

来自八百万手中的菜单内容是这样的。

 

 

主人您好,以下是A班同学全体为您准备的各种情绪套餐,当然也可以选择单点,请做好选择再入场哦,感谢您!

 

喜悦套餐(服务生= 丽日御茶子):年糕料理轮番送,各种创意等着您。会由朝气四射的开朗服务生为您服务!

愤怒套餐(服务生= 爆豪胜己):套餐内容包含天杀的有够辣鸡翅、他妈的真辣咖哩(警告:辣度10级)、去你的辛辣可可特调,全程唐辛子追加免费,会由从心理到舌头都爆炸的专家为您服务!(离场时将贴心赠送免费卫生纸,厕所在走廊左手边,请放心入场)

哀伤套餐(服务生= 轰  焦冻):冰到流泪的和式腌渍物、冷到想哭的荞麦面主餐以及火热到烫死你的红豆白玉汤圆。会由惆怅又哀伤的人员为您服务。

害羞套餐(服务生= 绿谷出久):从头抹茶到尾的套餐(玄米抹茶、抹茶豆腐、抹茶咖哩、抹茶冰淇淋),会由超容易害羞的人为您服务。

热血套餐(服务生= 切岛锐儿郎):总之就是肉、肉、肉。会由热血过头的男子汉为您服务。

认真套餐(服务生= 饭田天哉):喜欢炖牛肉的人别错过,鲜榨的橙汁有助于饭后消化!会由认真到替你规划人生的专人为您服务。

智障套餐(服务生= 上鸣电气):一言以蔽之就是汉堡,嗯,也可以直接说是麦O劳套餐。会由发电过度的傻逼为您服务。

想揍人套餐(服务生= 峰田  实):生活压力大需要发泄吗?想体验看看什么是痴汉吗?的女性限定套餐。会由被五花大绑的变态为您服务。

 

 

拳藤印象中的绿谷出久是个容易害羞但紧要关头就特别靠谱的老好人,想必端出来的料理也不会害人吧,而且她其实很喜欢抹茶,所以不自觉就点了“害羞套餐”。

 

事实证明她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因为她漏看了菜单背面印着的那一行小字。

 

【衷心提醒:点害羞套餐的客人有极大机率可以升等,免费获赠愤怒与悲伤套餐,为了避免食物的浪费,请衡量好胃口再行点餐,感谢您的配合。】

 

距离她几乎要因为肚子炸裂而哭出来,还有半小时。

 

 

5. 

 

“您好…欢迎光临英雄科2A的喜怒哀乐轻食店……我是您今天的服务生绿谷久子,给您带位……这是您的玄米抹茶,有其他需要请在叫我……”

 

“绿谷?!你怎么穿成这样子??”

 

难怪拳藤会这么吃惊,她预想中的正常人绿谷出久同学此刻正穿着粉红色的女仆装,头上也戴着白色的蕾丝帽带;羞愧欲死的脸上还被精心上了妆,短裙下衬着白色吊带袜让肌肉结实的小腿更加显细;加上身高并不算高,这副样子随便出去晃一晃都很有可能被当成女生。

 

而且不晓得为什么居然还是用假音在说话,这下让人误会的空间不就更大了吗?!

 

绿谷无奈地回以两条海带泪:“因为我们班男女比例相差太大所以……比较矮一点的男生就被抓来充女仆的数了……而且他们说让我穿裙子我会更容易害羞,就把裙子又截得更短……”

 

“……这样啊,A班也真不容易呢,你辛苦了。”

 

看到绿谷出久只差没从窗边跳出去的羞愤神色,拳藤吞下“这样跟我们班的主题不就更相撞了吗”的说词,转而同情地拍拍绿谷的肩。

 

A班为了营业额还真拚呢……这是拳藤一佳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

 

 

“啪叽!”

 

拳藤一愣,在刚上桌的玄米抹茶旁边,出现了一盘十分突兀、闻起来就够呛、红得十分不可思议的——纽澳良辣味鸡翅。

 

“那个、我没有点这个吧?是不是别桌的……”

 

“啊啊,这是特别招待,怎么你有意见吗?”

爆豪胜己站在桌前一脸凶神恶煞,把还在扭扭捏捏的绿谷推着走:“你就给老子辣死吧!”

 

“小胜你干什么?为什么就只针对我服务的客人这样啦!你有这么讨厌我吗?!”

 

一个早上下来就算是好脾气的绿谷都差不多到极限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着爆豪喊出来,却被爆豪一记狠瞪给噎得说不出话:“闭嘴废久!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德行少在那边招蜂引蝶!早上吃的苦头还不够吗!”

 

“拳藤同学可是女的啊!又不是痴汉!”

 

“你没听过痴女这个名词吗废物!”

 

“不讲理!她又没有对我做什么……”

 

两人一来一往之间,又一声刺耳的“啪叽!”吸引了在场其他客人的目光。A班的人则是想着又来了,纷纷在心里翻白眼继续手上的事情,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你好,这是本店追加的新鲜冻腌菜。”

 

说出这句话的人不论是语调还是面部表情,都跟刚被放下来的腌菜一样令人生寒——岂止是冻腌菜,盘子上装的根本就是夹杂几片叶子的大冰块。

 

“稍早之前新增一条‘来自B班的贵客点害羞套餐一律免费升等’的规定,因此你非常幸运获赠免费的愤怒与哀伤套餐各一份。”

 

放下“餐点”后正要离开的轰顿了顿,用眼角彷佛能冻死人的余光扫了一脸懵逼的拳藤一眼:

 

“那么,还请务必不要做出浪费食材的行为。”

 

 

6.

 

A班这次订定的主题确实非常新颖,每个人分配到的角色属性很贴切,各司其职下来效率自然就高。而且班里有哀伤寡言(?)的帅哥、暴躁的帅气抖S(?)、娇羞可人的美少女(?)、女性限定的活沙包(?)等招牌也形成了特殊的宣传效果,客源拉着客源自然等于连绵不断的财源。



例如:

 

刚刚那个才对她撂狠话的"哀伤系王子"此刻正在几桌女客人的面前,惆怅又淡淡地说着:"你们的白发让我想起了母亲。"、"我很想念她。"之类的话。

 

要不是拳藤才被轰焦冻放话警告过,她几乎也要沦为母性爆棚的一员了。

 

绿谷凑过来给她解释:"我们班要找一个哀伤担当的人太难了,我就让轰同学一边想着食堂里荞麦面完售一边背诵那些固定台词了。"

 

"…………"

 

把她被感染的哀伤气氛还给她谢谢。

合着你轰焦冻露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就是为了荞麦面???

 

拳藤又看向另一桌。

 

爆豪胜己正拿着菜单暴怒地往那几个眼睛散发着迷妹氛围的女性面前摔:"妈的一直加点是怎样!你们是不用去其他摊位吃了吗?一直待在这里烦不烦啊你们!"

 

一副被狂热粉丝追着跑了五条街最后自暴自弃开始赶人的明星偶像气势。

 

"我说过了老子的服务项目不包括合照!!!!"

 

 

……明明其他桌都很正常,怎么就那两个人服务的部分看起来特别闹腾啊。

 

啊,不,最闹腾的还应该是属于绿谷出久以及峰田实服务的桌边了吧。

拳藤苦笑着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她这一桌塞满各种食物的惨况就不赘述了,只要是峰田实负责的桌边那可真是热火朝天。

 

只见他真的被五花大绑,任由梅雨高高举着,一边说出自己对女性的看法一边不断挨着因为好奇而点名他服务的女性顾客十连击爆打。

 

要不是他身上还裹着一层棉被,估计峰田实会被揍的连治愈女神跟他妈都看不出来他原先的样子。

 

 

总之这是个以各方面来说都可能出人命的企画,而想出这个企画的A班现在那叫一个生意兴隆,让隔壁班都眼红的可以。


以上,都是趴倒在A班桌上此刻只想安静当个死人的拳藤归纳出来的总结,她甚至为自己还有精力分析这些不着边际的事而感到庆幸。

 

五分钟前她才从看不过去的切岛那里听说A班追加对B班限定规则的原因;也听说了轰跟爆豪自以为全班都不知道,然而其实大家早就知道他们与绿谷的复杂关系,整个A班大概就剩绿谷出久本人还不知道而已。

 

算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与她无关,虽然平常对大三角恋爱小说很有兴趣,但现在的拳藤只想用自己的双手掐死物间宁人这个傻逼祸害。

 

那家伙谁不调戏,看到穿着短裙戴着假发的绿谷出久居然高笑着大叫“堂堂男生居然穿裙子走来走去的丢不丢脸啊!”,然后照着对方的屁股就是华丽丽地一撩。

 

姑且先不论当时的物间明明也穿着他们班的工作服(女仆装),居然还有脸嘲笑对方;作为一个女生,拳藤一佳表示就算对方只是个穿着女仆装的汉子,随便撩别人裙底就是不可原谅。

 

有鉴于切岛告诉她的情报,她完全可以想象物间是怎么被那两个暴怒的家伙给放倒的——据说当时明明就是哀伤套餐担当的轰立马转职成为愤怒套餐担当,物间也是牛了,他是在被强灌完第二盘“他妈的真辣咖哩”以后才倒下的。

 

 

忍住翻涌至喉咙只差快吐出来的胃酸,她不舒服的翻个身,继续观察A班的营业状况。

 

胃袋里被强塞了两份套餐,要不是绿谷当机立断偷偷将远先点的害羞套餐改为外带,她现在估计已经撑到走不动了。

 

看着绿谷满脸愧疚的各种道歉,拳藤只能无神地点头示意她不介意。她已经不想去计较明明进来只是想吃个抹茶却被各种料理摧残得都肿成了章鱼嘴这件事了。

而且来这边以后她也近距离欣赏到A班私底下的互动,那种气氛跟他们班一样满欢乐的,她不讨厌。

 

继续趴在桌上想着和平真好的拳藤,突然看到A班门边好像有什么动静。

 

 

7.

 

A班的生意真的太好了,门口就算加派耳郎过去帮八百万也是忙不过来。细心的拳藤从刚才开始就发现好像有小小的身影在门口张望着,顺着那孩子的视线望去,似乎是想找正在忙碌的绿谷。

 

“绿谷,过来一下!”

 

“怎么了吗拳藤同学?”

绿谷穿着女仆装从领餐的地方走过来,手在围裙上擦了两擦,看起来像一个主妇。

 

“没有啦,只是在想那孩子是不是来找你的……”

 

“那孩子?啊啊,是Eri酱!”

绿谷开心地跑过去把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的孩子一把抱起来,这下他看起来更像家庭主妇了:“怎么只有你来?学长呢?”

 

“不只有我,还有他。”  Eri拉拉绿谷的袖子,示意他往下看。

 

“他?” 绿谷往下看,看到一顶熟悉的红色钉帽,惊讶地脱口就喊:“洸太?你怎么也来了!”

 

“……我跟曼德勒猫走散,然后被那个丁丁脸带过来,说是先来这里看个人再带我去找阿姨,没想到就是来看你。”

 

“这样吗……欸?洸太你怎么流鼻血了?!”

 

“什、我才没有……!”

 

虽然不晓得洸太在否认什么,但染红的衣领已经出卖了他,也因此通行未吏生、Eri、洸太三人才能越过長長的排队人群提早入场——虽然是跟拳藤一起并的桌。

 

当时在外面排队的通行不会知道、被绿谷抱在手上的Eri也没看到,但拳藤发誓她真的目击到了。

 

出水洸太的鼻黏膜血管,是在抬头看到绿谷裙底的时候爆开的。

 

……为了这次的文化祭能平安落幕,她决定就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

 

 

8.

 

但是显然这个秘密并不是只有她知道而已。

 

看到桌上又出现各两套愤怒与哀伤套餐的当下,拳藤简直想掀桌大叫 “爆豪胜己跟轰焦冻,你们可以再幼稚一点!!!”。

 

不行,Eri酱都在一旁瑟瑟发抖了,身为未来的英雄要让孩子露出来的应该是笑容才对啊!!

 

基于未来的职业素养道德,拳藤只能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仗义帮忙了,让原本以为必须自己一个人解决的通行感动地痛哭流涕。

 

即使如此通行也不减热情地盛赞了绿谷的扮相。

 

其结果就是他们那一桌的免费套餐又增加了一套。

 

 

拳藤:mmp我想回家(。

 

 

9.

 

至于为什么那两个高材生会突然发了疯似地乱吃飞醋呢。

 

废话,看到那两个小鬼在那之后就一直霸占在心上人的身边,还像示威一样一个扯鬼脸一个讨亲亲,他们能控制住暴走的杀意就不错了。

 

 

A班觉得他们那一天的运气真的很好,至少他们的场地没有被爆豪爆破掉、或者被轰焦冻给冻成冰箱。无论哪一种都很有可能造成无法收拾的后果,他们真心不想因此被退学。

 

为了不让悲剧再发生,也为了避免那两个人记恨物间宁人干过的事情而再度做出趁机报复的事情,他们索性让绿谷换回男装,也让想吃他们班食物的B班同学一律打包外带慢走不送。

 

不过在看到被担架抬回去的物间与拳藤后还敢去A班挑战的勇者……B班可以用他们培养了两年的默契整齐划一地告诉你,这个人绝对不存在。

 

 

10.

 

热闹的文化祭除了B班那两个吃到中途倒下的倒霉虫以外,总算是平安无事地度过了。

 

当然,在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拳藤与八百万的斡旋下,A班也只是送了两盒探病用的水果了事,两班的交情还是没有改变,好的很。

 

毕竟谁都说不准,将来大家还可能从同学变成同事的关系呢。

 

至于八百万在回收所有人的衣服时,发现唯独少了绿谷第一天穿过的那件女仆装时,八百万的内心是操蛋的。

 

她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做出来的衣服会被用来进行什么用途。

 

不,应该说她根本不知道衣服有少一件。衣服的数量对不上神马的肯定都是错觉、错觉。

 

……就连文化祭结束后厕所里发出来的谜样喘息声也一定是太过劳累所产生的错觉。

 

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马踢的,现在还是少管微妙吧。

 

八百万拉着身边面红耳赤的耳郎快步远离是非之地,下定决心在下一次的班会里做出新增班规的临时提案。

 

 

——【禁止在班内与校内谈恋爱】。

评论(50)
热度(1468)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