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咫尺之间 20

* 原作向职业英雄ABO设定,OOC、OOC、OOC

*  HE、HE、HE

* 进入完结倒数,太长了决定照例分两篇

 

前文回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轰焦冻坐在事务所的位子上,维持着相同坐姿,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桌前放着一份摆得整齐的文件,而他的眼球正死死盯着文件的封面不放。

 

日本的医院向来对于病人隐私是保密到家的,即使寄送时文件全程都收纳于牛皮纸袋中,封面也不会写任何一个字。所以事实上轰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一片空白发呆。

 

过于专注的思考让他对同事们正在讨论的话题充耳不闻。

 

对于因为性别而产生不安的社会大众,英雄公安委员会给出的回应是有鉴于敌人的手法日新月异、而且英雄这行业确实需要Alpha卓越的身体能力,至今为止也没有任何因为性别而引发重大伤害的案例,因此目前不会对职业英雄进行任何人事异动。

另外追加今后的职业英雄证照考试将包含性别测试一项的决定,以确保所有招收进来的新人英雄在性方面的自制力是足以备受信赖的。并且也将特别设置一笔基金,若是因为性别而发生任何憾事的话受害者将得到妥善的照顾与赔偿,该名英雄的职业生涯则必须无条件划下句点。

 

尽管英雄公安委员会做出的对策无法百分百符合民意,但也是中规中矩无可挑剔。在现役职业英雄排行榜NO.1的安德瓦代表安委会出席记者会之后,大众对于职业英雄的怀疑虽然没有完全根除,但也算是平息了大部分的声浪。不看僧面看佛面,安德瓦史上最多事件解决者的名号还是顶用的。

 

这些对职业英雄而言攸关生死的信息一个字都没钻进轰焦冻的耳朵里,应该说反正安德瓦是他老子,早就知道的事情自然没有与其他人参和的必要。现在的轰焦冻有更重要的人生课题等着他去确认。

 

心脏在狂跳,胸口被不知名的情愫塞得满满的,说不上现在心理到底在想什么,也许是紧张居多。

 

紧张的原因来自于他已经三个多月没有闻到那诱人犯罪的苹果香味了。

 

轰闭上眼,试着回想那股令人怀念的味道──这么说虽然有些丢脸,但他高中时甚至曾经光靠绿谷的信息素就硬起来过,当然这是打死他都不会跟绿谷说的。

 

他又想起这三个月以来绿谷的状况,心跳就更快了。

 

减低的食欲、频率增多的赖床、几乎要归零的亲热次数……就连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绿谷也是满脸不舒服地走进浴室里待了很久。

 

轰焦冻再怎么生活白痴也知道肯定有哪里不对。

 

 

在下班前倒数五分钟,他终于下定决心,抖着手翻开第一页。

那是一篇健康检查报告,上个礼拜他硬是带着绿谷去做的,绿谷还埋怨他小题大做了健康检查什么的根本没有必要。

 

当轰翻到偷偷加价做的额外检察时,翻页的手就像发动个性一般冻结住了。

 

检体性别:Omega男性

β-HCG:109520mIU/mL

检体妊娠现象:有

 

胎儿性别母血筛检结果:Beta女性

 

 

手指反复摩娑着检查结果最后一行的女性这两个字,发热的心脏正以迥异于刚才的方式在鼓动着、雀跃着。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当认知到自己已经成为一个新生命的“父亲”时,就好像脑内程序自动升级了一样,责任感与初为人父的激动让他几乎要说不出话来。轰焦冻甚至是在前来轮班的同事提点之下才发现自己竟然正在傻笑。

 

不过他的傻笑没能持续多久,在听到同事说的下一句话以后立刻就僵住了。

 

“说起来,我刚刚来这里的路上收到人偶在前线发过来的请求支援了。焦冻你要是还没下班就跟我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好办事嘛!而且你们的感情不是很好?”

 

“……我去。”

 

轰焦冻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他想他这次真的该好好教教绿谷怎么做人──不,是怎么当一个准妈妈。

 

 

* * * * *

 

 

在比平常还要高出两倍效率地解决完任务以后,轰领着绿谷就当场下班了,连要回事务所补打卡都忘了。

 

虽然确定绿谷已经怀孕这件事让他一小时前还露出让同事误以为自己中了奇怪个性的傻笑,但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在这种行业、在这个时间点,怀孕对绿谷来说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绿谷本人又会怎么想?

──这个孩子,是不是成为了绿谷梦想之路的阻碍?

──为了绿谷好,是不是应该……

 

想到这里的的轰焦冻不禁打了个冷颤,随即往自己脸上狠狠一巴掌招呼下去。即便是为了绿谷好,会冒出这种念头的自己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对着一脸莫名其妙又担忧着他的绿谷,这趟回家的路顿时变得苦涩而冗长。轰的心情又变回打开报告书之前的不安了。

 

其实健康检查根本不用做,轰是知道的,早在他与绿谷在床上一起共度的第一夜、在他们成为灵魂伴侣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了。

 

Alpha成结再加上Omega发情的状态下,中奖机率绝对是100%。会质疑这一点的人绝对是国中健康教育课程不合格的蠢蛋。而他之所以让绿谷去做健检,也不过是深知绿谷的脾性,毕竟对方就是个不看到结果就会继续铁着心肠把自己逼到极限、永远学不会对自己好一点的英雄笨蛋──

 

 

脑海间突然闪过了什么,下一秒,轰整个人都愣住了。

 

 

……对啊,自己都已经知道了,绿谷没道理不知道。

身体是他自己的,有哪些地方起了什么异变肯定是心里有数的。然而到今天为止绿谷却什么都没有说,持续着照三餐与危险为伍的英雄日常。

 

即便如此,就算冒着可能丢失生命的危险,你也依然要去执勤吗?

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确是成为英雄的本质,但是绿谷,你难道不能稍微替我们两个人的未来想一下吗……?

 

还是说,其实绿谷对这孩子并不是乐见的──

 

一股冷意顿时攫住了轰的脖子。他知道绿谷不是那种人,但是不肯罢工的脑子就是无法停下负面思考。难受的心理状态甚至让他停下了步伐。

 

被拉着走的绿谷没有注意到轰突然停了下来,一不小心便狠狠撞上那硬实的后背,不禁揉着发痛的鼻子轻轻喊着灵魂伴侣的名字:“轰君?”

 

眼前的人不为所动,只是背影看起来好像在微微颤抖。绿谷又迟疑地问了声:“怎么了,轰君?”

 

这次他得到的回应是更快的步伐,将他带回了两个人开始同居不久的公寓。

 

 

“轰君你到底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糟啊!”

 

一言不发的轰即使看上去精神不是很好,一回到家仍是让绿谷坐下来,紧接着泡了杯热可可递过去,男友表现还是十分到位的。

 

“绿谷,我想跟你好好谈一下。”

轰咬咬牙,现在自己一个人想什么都是多余的,他需要知道绿谷真正的想法。他不是绿谷,怀了孩子真正辛苦的人也不是他,所以他也没有权利要求绿谷一定要怎么做。

 

只是对于新生命的渴望来得突然却也难以淡去。虽然可能成为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但他想无论绿谷最终的选择是什么,他都会接受。

 

轰焦冻在心中深深叹息着,随即让自己振作一些,直奔主题:“绿谷,我希望你可以诚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怀孕了?”

 

只见绿谷表情整个僵住,支支吾吾地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脸上看起来十分尴尬。

 

他果然是有自觉的。

这家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样简直就是在玩命啊!

 

轰焦冻已经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在生气了。一天之中经历的情绪太多,他现在有点难以界定自己应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

 

“如果你真的这么重视英雄活动……”

 

轰垂下眼望着手中的杯子,强迫自己风浪不断的心也像里面的白开水一样波澜不惊:“无论你要不要这个孩子,我都尊重你的决定。只是希望你能明白,绿谷……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我也只想拜托你这一点,能答应我吗?”

 

“……抱歉,竟然让轰君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果然太幼稚了。”

 

绿谷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里面的可可亚很暖,就像轰一直以来低调的贴心一样,让他既感动又有些惭愧。

 

“我承认的确是知道的,因为我一个月前就有偷偷去医院看过,也拿到证明了。我有想过这样下去会很危险,事实上我也跟老板提过身体状况了,所以最近接的任务都是文书处理居多,今天只是去送交文件的过程中碰到突发状况才跟你们请求支援的,实际上我并没有亲自上场……那个、总之,让你担了不必要的心真的很抱歉。”

 

他看着轰猛然抬起来的头,对方愣愣的表情让他觉得罪恶感又更加重一层了:“对不起啦!但是你看,我还是有在保护自己跟宝宝的哦!瞒着你没说是想找个更适当的时机给你惊喜的……我、我没想到你会想这么多啊!其实我也担心过现在怀孕会不会对我们而言都太早了,可能会造成轰君你的麻烦……不过看样子你是跟我一样期待的,太好了,我松了一口气呢!”

 

看到绿谷慌张的解释有转变成喃喃自语模式的趋势,轰想了想,虽然绿谷对孩子的重视程度超过了原先的想象,但他还是觉得有必要再三强调自己的底线。

 

“但你要是看到重大事件还是会不顾危险地往前冲吧?不行,果然还是现在就让你开始放产假……”

 

“才三个月而已不用现在就开始放假吧!”绿谷有点哭笑不得:“轰君你是不是有点过度保护了?”

 

“那就下个月开始放。”

“那也还是太早啦,至少再晚三个月吧!”

“下个月中。”

“我只是怀孕不是受伤啊,这样太夸张了会被人说话的!”

“下下个月,不能再晚了。”

“轰君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那就下下个月中,我不会再让步了。”

 

这种菜市场杀价一样讨论产假天数的方式也是世间少有了,而且讨论到一半轰还怕绿谷口渴,频频帮他添水,准丈夫当的那是一个得心应手。

 

“话说回来,绿谷,虽然顺序有点不太对,但我们还有非做不可的事情吧。”

“说的也是,得跟妈妈说一下,应该会吓到她吧!而且也必须去拜访轰君的家人才行,啊啊怎么办,我开始紧张了。”

“伯母那边我会郑重拜访,姊姊跟妈妈那边我也会去说的,那老头就不必了。”

“怎么可以说安德瓦是老头呢!不行啦我果然还是──”

 

“我想说的不是那个,绿谷。”

 

轰认真地看向面露疑惑的绿谷,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眼熟的深蓝色丝绒盒子,打开。

光滑的戒身在室内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柔和的微光,所有看过戒指的人都该迷醉于设计师的眼光独到。

 

“我指的是结婚。”

 

好看的细长手指从盒子里挑出被捂得发热的戒指,将其放在绿谷的无名指端,停下。

 

“之前是我太心急了。所以这一次,要不要带上这枚戒指,我想让你自己来做决定,绿谷。”

 

可以的话请不要拒绝我,轰在心中默默补充着。

 

 

不同于之前求婚失败的那一次,这次绿谷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迟疑的反问。只是坚定而缓慢地,让自己的无名指成为那枚戒指的归宿。

 

“轰君都等我这么久了,我没有拒绝的道理吧!”

他笑着这么说,爱哭的眼眶有些湿热。

 

没错,是时候跟过去做个了结,他不想、也不能再让轰等下去了。这对轰并不公平。

 

 

已经绷紧神经一天的轰这时后才放松下来,露出了彷佛劫后余生的表情。随后心头一阵狂喜,今天真可谓是双喜临门,希望等一下不会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

 

“绿谷,可以稍微躺在你大腿上吗?不会压到孩子的。”

 

绿谷忍不住噗哧一笑,有种轰以后一定会变成笨蛋爸爸的预感。

 

“现在还没有胎动啦,至少还要再等一个月哦!”

“那就在你肚子上赖一个月……”

“轰君我明天还要上班。”

“啧。”

 

究竟英雄活动、孩子跟他,在绿谷心中的排名是怎么样的呢,他不敢去想这个问题的答案。

 

恋恋不舍地放开绿谷的大腿,轰焦冻在成为准爸爸的第一天就尝到了吃鳖的滋味。

 

唔,不过这滋味还挺幸福的,他不讨厌。

 

 

* * * * *

 

 

在与轰经过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舌战后,两人总算达成了等绿谷的产期满七个月就要乖乖待在家里休假的共识。

毕竟每一个宝宝都是国家未来的希望,职业英雄这一行给予待产者的休假还是很充裕的。

 

绿谷也抓紧每一分还能坐在办公室的时间努力工作。除了他最近“处理”到一半的事不能中断以外,能帮上一点忙也好,他不想成为事务所里会走路的花瓶,更不想因为受到特殊待遇而遭到别人的批评。

 

好在事务所的大家人都很好,关于绿谷最近退居幕后一事对外也一律守口如瓶,所有人都很期待可以早点见证新生命的诞生。

没人介意绿谷未婚先孕这一点,也没有人问孩子的父亲是谁,有眼睛的人只要看到轰焦冻一直往绿谷桌上放置那些数不完的补品就能明白一切了。

 

而关于绿谷正在着手处理的事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细节,轰只知道他向事务所的负责人借了调阅英雄公安委员会公共资料库的权限,而且最近也常常来往于安委会与事务所之间,权当他开始沉迷办案,想着这样总比出入现场安全得多,也没有去追问。

 

他相信绿谷会遵守与他的约定,保护自己、也保护好孩子。

 

怀着这样的心情,这阵子的轰焦冻打击犯罪简直就像打了鸡血,同事们都笑称他是在连绿谷的那份一起努力。轰耸耸肩,他乐于承认这份猜想,这种全世界都承认他与绿谷是绑在一起的感觉真的会让人上瘾。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日子会这么和平地过下去,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检查有没有收到来自这两人的红色炸弹时,他们的事务所迎来了一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重量级人物。

 

 

这天又是个没有进展的一天,绿谷有些丧气地离开安委会的大楼,想赶在五点的下班潮之前吃些什么来果腹。自从怀孕之后他就总是避开人潮众多的地方,可能这也是母体为了保护小孩所做出的潜意识行为。

 

背后突然被拍了一下,绿谷回头看清是谁以后不禁一愣。

 

“小胜?好久不见啊!”

 

真的是很久不见。高中毕业踏入社会后大家都很忙,所以尽管他们的事务所同在东京都内,除了同学会以及事件现场之外,要私下见面的机会真心不多。

 

"你去安委会干嘛?"

面对幼驯染的问候爆豪只是随意点头带过,劈头就直问核心。

 

"呃,没、没干嘛啊,就是有些数据要查……"

 

"你昨天也有过来吧。"

"你怎么知道?!"

"啧,我最近刚转调来这里,这一区我负责的。"

 

"能分配到这里来,该说真不愧是小胜吗……"

 

绿谷这句发自内心的感叹随即被爆豪彻底否决:"少他妈恶心人了,你跟阴阳脸才是,要窝在那种小不拉叽的事务所自甘堕落到什么时候。"

 

"别乱说,饭田君他们家的事务所一点都不小啊。而且能跟饭田君一起工作很开心,就像回到高中一样!"

 

"哈!这样你们就满足了吗?等着吧,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打造一个大上10倍的事务所碾爆你们!"

 

"唔……虽然不会做到那么大的规模,不过我们也是不会输的!总有一天也会建造属于我们自己的事务所!"

 

这种对话谜之热血,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回想到高中时的竞争。

曾几何时随着时间推移,过往种种复杂的心境如今已经转变为可以笑着说"啊啊,以前确实有过那样的事呢"的程度了。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也或许,能这么想的也只有身为被害人的绿谷了。

 

绿谷还不知道,这几天在他离开安委会所在的大楼之后,爆豪都会跟进去察看他之前都看了哪些数据。安委会的数据库宛如一座迷你的中央图书馆,收编了所有关于个性与个性犯罪事件的资料。查阅者每观看一笔新的数据都要留下本人签名才能继续阅览,也因此爆豪很轻松就能知道绿谷究竟都看了些什么。

 

都是一些乍看之下没什么关联的犯罪档案,犯案者都是那种社会底层随处可见的混混,老实说完全没有任何可看性。

 

但爆豪胜己很清楚绿谷出久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相信绿谷会大费周章地跑来这里只为了查找这些早已破案的小案子,很快他就发现了事情的共通点。

 

绿谷查了很多资料,其中有几个还借阅了不只一次。爆豪把那几笔被反复调阅的资料综合起来一看,发现那些犯人唯一的共同点就只有国中念的学校──他们都是折寺国中的毕业生。

 

怎么回事?在折寺国中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废久要去追查那些人?

 

脑子里纷乱的思绪并没有影响爆豪表现出来的样子,他依然跩得二五八万似地借口回事务所正好顺路会路过,与绿谷出久一起走回饭田家所经营的事务所。

 

然后他们就遇到了那名贵客。

 

也许事务所的人该庆幸一下轰焦冻正因为在街上巡逻而没有待在那里,不然他们肯定得为了不让同事因为亲子不合闹上隔天早报而被迫加班与记者周旋了。

 

前几天才出席全国媒体记者会的安德瓦此刻正站在事务所的门口,大有等不到人就不回去的意思。

 

爆豪第一眼就直觉对方是来找碴的,但他没说话,毕竟这与他无关,他甚至根本不在这间事务所工作。

 

绿谷就不同了,安德瓦一见到他先是狠狠抱怨一句有够慢,随后就指着他,不怒而威地发话:

 

"绿谷出久,我有事找你。"

* 注:β-HCG =β型人类绒毛膜性腺激素,为怀孕指标之一,孕期1~4月指数最高,之后会持续减低。

评论(25)
热度(322)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