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咫尺之间 21

 

* 原作向职业英雄ABO设定,严重OOC,结局HE保证

* 警告:有校园霸凌与路人强迫情结,重复一次,有路人强迫情结 (过去完成式),不能接受的人请现在就撤离。我知道会有很多人不能接受,但是这是一开始就有的设定,我也不打算删减,还请见谅。

* 现在撤退跳过这一章直接看之后的结局还来得及。

* 这是这个系列最后一个虐点了,我是说真的,请相信我最后一次。

 

前文回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说实话,高中的回忆让绿谷无法将安德瓦视作能轻松相处的对象,但无论是以职业英雄还是未来的角度来看,他都想与安德瓦相处愉快。

 

不过看安德瓦现在的脸色,很难保证对方也有跟他一样的想法。

 

 

“您好,我就是绿谷出久。请问您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总之不能太急躁,要尽量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找个地方坐下来单独谈吧,这里不适合说话。”

安德瓦随便张望了一下,不忘补充:“小子,你最好找个隐蔽性高一点的地方。”

 

 

几分钟之后绿谷无比庆幸安德瓦至少还留给他那么一丝怜悯,而不是直接在事务所门口说出来;同时也深深后悔为什么傻傻地让爆豪跟了进来。

 

安德瓦带来的手机录像毫无保留地揭开了他一直不愿面对的过去,同时也解释了爆豪这些天以来闷在肚里的疑问。

 

 录像的开始是一阵激烈的摇晃,其中断断续续的叫声让人感觉是被捂着嘴巴不让发出声来的。

等一切显得清晰下来,首先录入画面的是被扯得零散的立领制服,以及青紫一片的平坦胸部特写。

 

“给我小声点,把老师引过来怎么办,想被退学吗你?”

“不是刚刚被干过吗?怎么还能这么紧,不愧是Omega……啧真他妈爽!”

“还认不清现实吗?当什么英雄啊,你就是一辈子张腿给人干的命吧”

 

绿谷出久原先戒备着的神情在听到这一串不堪入耳的话后,脸色立刻惨白起来。

 

“不…不……”

 

无自觉发出来的抖音跟本盖不过影片的声音,那是来自过去阴暗深渊里的绝叫。

 

那段回忆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想起来,然而想忘记又谈何容易。几年来他一遍又一遍催眠自己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只要处理得当就能彻底放下,他就可以与约定终生的伴侣幸福地走下去。

 

然而那终究是逃不过的泥淖。

现在、此刻,那段恶梦正在长辈与始作俑者的面前,毫无保留地被血淋淋地摊开。

  

已经成为过去的事实无论怎么努力终究无法改变。他只能试图去掩盖,其结果就是无力的失败。

 

何等讽刺 , 何等不堪 , 何等无奈 , 何等绝望。

 

 

“……看来你是有印象的。”

 

安德瓦在录像播出被害者的脸之前按下暂停键,同样的内容他可不想再看第二遍。

 

“这几天我看你一直来安委会查资料就知道你被他们逼得有多紧。这个录像是两天前突然寄过来的,显然对方想藉此示威,让你什么都不要做,乖乖继续当他们的提款机。” 

 

安德瓦注视着眼前的年轻人。

 

低头的身姿、Omega的身分、颓丧一如世界末日的神情,使他想起对五岁幼子泼下沸水的妻子。那时的她也是像现在的绿谷一样无措、一样绝望。

 

安德瓦一向都是个强势的男人,自然没有被欺负过的经验。只是在这一刻,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他突然有点不忍心将想说的话说出口。

 

深深吐出一口气,安德瓦还是继续说下去了:“刚刚接到的最新消息,我派出去的人已经把那些人渣都逮捕。事情现在算是压下来了,除了我跟其他少数高层,没人知道这录像的存在。”

 

绿谷没有回话,只是停下了颤抖。他隐约猜到安德瓦接下来要说什么。

 

“绿谷出久。”

 

为了儿子的未来,在看到录像的当下,安德瓦就决定自己必须当这一次坏人。即便可能被儿子怨恨,但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与更符合身分一些的人交往、结婚、生子,单单就是每一个父亲会有的想法而已。

 

“就算焦冻故意不跟我说你们的事情,我还是有管道知道的。直接了当地说了吧,以一个父亲的立场来看,我认为你们并不适合。希望你能离开他,让他自己清醒清醒。”

 

安德瓦起身,将手机收入口袋,吐出最后一句话:“答应这个要求的话,我可以保证世界上不会再有其他人看到这个录像。”

 

“你也想继续当职业英雄,对吧?”

 

 

* * * * *

 

 

密闭的会议室此刻只剩绿谷与爆豪两个人,僵硬的气氛没有随着安德瓦的离开而开始软化。

 

“废久,那录像怎么回事?”

“……”

 

一言不发的绿谷激起了爆豪的无名火,他愤愤拍桌,恨不得这一下是拍在那个看起来还在当机的脑瓜上面。

 

“那些人是折寺的不良集团吧,我还真不知道你国中时的魅力有那么大啊?”

“……”

 

“你最近频频跑安委会就是为了他们?”

“……”

 

“安德瓦说‘你被他们逼得有多紧’,还说什么‘提款机’……废久,你该不会真的蠢到被人拿这种录像威胁的程度吧?”

 

“……我也不想这样的啊。” 沉默了半天,绿谷终于敲开他僵硬的嘴。

 

“你就让他们这样对你予取予求?”

爆豪从没想过,国中那段时期他都在绿谷身上留下那么多临时标记了,竟然还有人敢动绿谷,脑子里不禁蹭地升起一股邪火:“这种状况持续多久了?”

 

“成为职业英雄没多久就开始了。”

 

过了好一会,绿谷才错开与爆豪对视着的眼睛,僵硬地叙述概况:“刚开始只有一个人,后来又叫了其他人。几年下来影片里的人几乎全都被吸引过来了。”

 

他扳开下意识绞得泛白的手指,强制让自己从恐慌的情绪里解放。但心理阴影又岂是能说放下就放下的,绿谷现在的声音无论怎么听都像在逞强。

 

“大概是认为只要把录像公布出去我就毁了,所以想藉此套牢我,让我持续付钱封口吧。好在他们要求的金额不算多,我还能应付过去。所以之前都是照他们要求的金额汇过去,直到几个月前开始我才试着拒绝他们的要求,还在任务中把其中两个人逮捕归案了。”

 

绿谷自嘲地笑了笑:“那些人以为我会看在录像的份上放他们一马,但是为了这种事罔顾法纪,那跟叫我别干英雄差不多。结果我大前天就收到最后一封威胁的简讯──这次他们开口就要了一千万。”

 

“所以你这几天几乎像要住进去一样,猛跑安委会就是为了找出能一口气把他们送去坐牢的证据?”

 

“嗯。”

 

"那你之前为什么都不说!阴阳脸也好我也好,你就没想过要请人来帮忙解决?这件事的严重性你懂吗?要是真的暴露出去了你打算怎么办?为什么事情发生的当下不跟我说?为什么不去找老师或警察求助?说你是废久你还真的废到连这种事也能保持沉默吗?!"

 

爆豪胜己也说不清脑袋发热的理由,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回荡着他急切的怒吼。然而等了再等,回应他的仍然只有消极的沉默。

 

"说点什么啊废物!!!"

 

忍无可忍的他一把揪住绿谷的衣领,两人之间的距离被一口气拉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喷洒出来的气息。

暧昧姿势没有维持多久,绿谷的肩膀抖了一下,用细弱的声音挤出不明所以的话。

 

"……挤沐浴乳的时候…………"

 

"什么?"

 

"那天小胜离开天台以后,那些人就把我围住了……然后我回到家,想着不洗干净不行,挤了很多沐浴乳……手里也是那里也是,全都是满满的白色……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崩溃的感觉,明明第一次被小胜那样对待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痛苦过……我甚至已经不记得那天是怎么洗完澡的了……"

 

绿谷平铺直叙的声音很空洞,就像灵魂被迫陷入遥远回忆的窠臼,即便举头仰望也只得一片绝望。

 

"我甚至…之后好几天…都不敢洗澡……直到身上的痕迹消失……直到我把家里的沐浴乳扔掉,换成透明的那种……"

 

爆豪已经很多年没看过幼驯染这种发抖方式,实在是因为绿谷出久从高中到现在的表现是那么可圈可点,让人几乎忘掉这位展露头角的英雄也曾有过被人瞧不起的懦弱过去。

 

说穿了,实力主义在校园里的代名词就是霸凌。作为曾经的发起人,爆豪胜己不可能忘记。

 

"之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两次。"

 

两次,听到这里爆豪觉得后背就像被人用球棍给狠狠抡了一记,烫热的让人发狂。

 

"每次我都在想,如果你在的话是不是就能得就了……又庆幸还好你不在……我不敢想象你知道以后又会对我做什么,也怕传出去会被退学、更怕被妈妈知道……所以才保持沉默。"

 

“事到如今,这种事更不能让轰君知道。毕竟我跟他都已经是灵魂伴侣的关系了啊。”

 

绿谷终于抬眼看向讶然不语的爆豪,缓缓问了一句:"你也觉得这样的我很让人瞧不起,对吧?"

  

“……”

 

爆豪胜己的脑子还没缓过来。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因为绿谷说出来的那段谁都不知道的过去、还是那句“我们已经是伴侣了”而狂乱着。

 

“你们已经定下来了?”  好半晌,他才讷讷地吐出这么一句。

 

他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绿谷戴在手上的戒指。瞬间联想到了什么,他立刻转过绿谷的身体,拨开被发梢与衣领遮住的后颈一看,脸瞬间就像咬到舌头似的皱了起来。

 

刻印在Omega特有腺体上的牙印永远不会消失。象征着Alpha对同类的警告与示威,同时也代表着他跟绿谷出久是真的再没有任何可能性了。

 

啧,那个阴阳脸还真敢下手。

 

而且竟然还是“灵魂绑定”……开他妈的什么鬼玩笑。

 

废久的第一次是他的,那具压在身下的身体有多紧致有多撩人他知道得一清二楚。而自己进出废久的身体那么多次,竟然没有一次产生让双方察觉到彼此是灵魂伴侣的迹象……妈的,他为什么会有一种不甘心到想杀人的感觉?

  

内心咆哮了很多,但爆豪胜己最终一句都没有说出口。

 

归根究底,废久会遭遇那种事情、乃至于多年来暗地里被胁迫、被勒索,这些都是当时的自己只顾一时爽所造成的后果。全世界最没有立场骂绿谷出久的人就是爆豪胜己,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最讽刺最可笑的是,某种程度上来说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废久等于是他亲手送给那个阴阳脸的。

 

是他用自己的手,在那段莫名其妙的岁月里,将绿谷出久推得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就算那个阴阳脸因此而不要你了,你还有我。”

 

这句话委实说不出口。

 

 

狂暴、自信又宛如胜利化身的爆豪胜己,绝对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有这样吃鳖的时候。

 

他最后只能选择顾左右而言他:“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该让阴阳脸知道。”

 

“所以说,唯独这个我不想让轰君知道啊…… ”

 

“既然是灵魂伴侣,你不可能瞒得过他一辈子。而且他老子可不见得会放过你,搞不好你今天回去之前阴阳脸就已经知道所有的事情了。”

 

爆豪已经冷静下来了。他知道一番剖心挖肺的告白过后,精神状态不佳的绿谷也渐渐恢复成平时的状态,心里好歹变得好过一些。

 

他得做些什么。

 

爆豪没有脸大到觉得自己要对绿谷这个人补偿些什么的地步。从幼驯染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想过要跟自己说这件事来看,可以知道绿谷压根不想跟他求偿。

 

迟来的善意终究是虚伪的。

尽管如此,不道歉并不代表可以从此两手一拍,把自己搞出来的问题留给无辜的人。

 

他自认是个敢作敢当的人,那么过去犯下的过错就没有视而不见的道理,毕竟逃避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你自己好好想想。"

这句话既是说给绿谷听的,同时也是大脑传达给自己的命令。

 

他留下绿谷一个人,独自走出会议室,不意外地发现外面围着好几个绿谷与轰的同事。有看热闹的,也有担心他们打起来的──毕竟全天下都知道都知道爆杀王与人偶是八字不合水火不容。

 

他们俩人私下的交情实际上是不是真的如此,也没有去澄清的必要了。尤其是在得知绿谷出久与轰焦冻的感情状态以后就更加没有必要。

 

但该最的还是要做。

  

爆豪环视那些人一圈,态度仍然不改平时的我行我素。

"叫轰焦冻明天下午两点把时间空下来,老子有事找他。"

 

顿了一下,他又补一句:"对了,麻烦尊重我的隐私,不要告诉废久我找阴阳脸的事。"

评论(49)
热度(319)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