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轰出 第40天】 大腿 // 内侧流下颜色相差无几的白巧克力O液

* all久马莎拉蒂企划的活动文,敬请品尝满满的异国巧克力喲 (,,・ω・,,)

* 一个轰收到白巧克力,绿谷吃醋的故事。本来是白色情人节贺文,配合活动延期的产物 (其实是当时赶不上刚好有拖延的借口 ← 喂)

* 食物Play有,请谨慎食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轰焦冻待的事务所开始有个惯例……不,与其说是惯例,不如说是福利。

那就是每一年不管是情人节还是白色情人节,事务所的门口肯定会被巧克力山所淹没。没错,那些全都是来自女友粉满满的爱意。至于为什么白色情人节明明是情人节收到巧克力的男方该回礼的节日,然而这一天的轰焦冻依然可以收到满山满谷的巧克力,别问了,粉丝的心你猜不透。

毕竟粉丝要是不随时随地把握机会表现出自己的爱意,那就不叫粉丝了。

以上,都是每年帮忙解决那些巧克力吃到流鼻血的前辈与同事们的心声。他们对轰焦冻可谓是羡慕有之、嫉妒有之、感谢有之、哀怨有之。

……真要说起来,包含绿谷出久在内,哀怨的人还是占绝大多数的。

不过绿谷怨念的地方跟别人不太一样,情人完美到每年都能收到这么多巧克力,他心再宽大也总有吃味的时候。

早上十点,事务所准时营业,那堆檔在门口的巧克力收件人恰巧今天要去隔壁市国小倡导新的维安政策,绿谷只好卷起袖子,与同事一起把那堆数量恐怖的礼物收好,迁移到轰焦冻的位置上。

看样子轰君今年也是各种丰收啊。

按照以往的惯例来看,瑞士莲肯定是基本款。随着挖出来的巧克力越来越多,什么GODIVA、Wittamer、吉利莲贝壳巧克力、理查德德巧克力、DUCD'O酒心巧克力,甚至还有由99颗金莎扎成的巨大花束通通都出现了。看这阵势,不知情的人搞不好会以为这里正在举办巧克力评鉴大会。

同事听到绿谷出久的望洋兴叹,皮笑肉不笑地斜眼回了句:“还说呢,你跟他根本半斤八两。”

顺着同事手指的方向望去,绿谷不禁拉下一头黑线。

他的位置同样也被淹没了,但不知为何全都是巧克力口味的Poky和巧克力竹笋以及巧克力香菇之类的女子高中生会喜欢的零食。

“看啊,这就是女友粉跟妈妈粉的差距。”

同事用看笑话的心态蹦出这句话,俨然成为压垮绿谷不平衡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便拎着两个人的“战利品”回到了与轰焦冻同居的小窝。

“……绿谷,你是不是在生气?”

在绿谷出久徒手捏爆家里仅剩的第二个马克杯之后,轰焦冻凭着本能试探性地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啊。”  但很显然地,绿谷出久的表情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轰放下手中的报纸,直觉绿谷肯定是因为什么才变成闷葫芦──虽然这样闹别扭的绿谷在他的视角看来也很可爱就是了。

不过俗话说的好,不要得罪你的女(老)朋(婆)友,尤其是正在生气的那种。前辈流着血泪说出口的人生经验在轰的脑子里适时地浮现。

女友生气时的SOP:认错、道歉、下跪一条龙,保证药到病除。

于是轰焦冻很干脆地选择直接土下座:“虽然不晓得你在生什么气,总之一切都是我的错。别气了,对身体不好。”

一整个就是完美男友的道歉方式。

这下反倒是绿谷不自在起来了。

本来他就觉得自己这样闹别扭很不成熟,看到轰一脸正经地土下座,慌得顿时连组织言语的能力都失去了。

“呃不是、那个,其实轰君你也没有错,我只是……只是……”

绿谷瞥了一眼还放在门口的巧克力山,还是决定坦承相向:“已经忍了好多年了……想到那些巧克力都是给你的,就对自己有点没信心了……”

绿谷的神情很沮丧,口气听着还有些委屈,本来还摸不着头绪的轰先是愣了一下,顺着绿谷的视线往门口望去,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恋人太可爱怎么办,在线等,不急。】

【副标:我的绿谷怎么能这么可爱?】

在脑子里迸出这两句话之前,轰已经先走到门口去,将一盒又一盒巧克力装进可燃垃圾袋里。

“轰君?等等,你在做什么??”

“看就知道了吧,我要把这些东西拿出去扔掉。”

盘腿坐在地上的轰皱起眉,发现一个袋子还不够装,起身去厨房拿了第二个垃圾袋,回头继续手上的作业。

"等等!再怎么说这些都是粉丝的心意,这样很浪费啊……!"

"那你要吃完这些巧克力吗?"

绿谷想到每年那些女粉丝送出巧克力时的花痴表情心里就泛酸,一点食欲也没有。

"不,我……"

没等他说完,轰就拿着一盒巧克力走近。盒子上精美的包装被拆的半挂不挂的,轰的手里还握着最外层的绸布缎带。

"我想到了一个不浪费的方法。"

当今职业英雄排行榜第一名看着第二名脸上难得泛起的微笑,背后流下几滴冷汗。

"什、什么方法?" 绿谷不安到连吞咽口水都有些困难。

“我喂你。”

来吧各位同学请上车: 微博

评论(35)
热度(829)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