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咫尺之间 22

 

* 原作向职业英雄ABO设定,严重OOC,结局保证HE

* 完结倒数第二章,本子預購鏈接:請戳我

* 这一章差不多把要交代的都交代了。该负责的人要负责,要幸福的人会幸福,这就是我想说的故事。那些看完21章后想跟我谈人生想对我扔石头的人可以开始排队了(笑)

 

前文回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收到同事的简讯时,轰焦冻是懵逼的。

 

爆豪胜己没事找他干嘛?

 

他看到晚归的绿谷一脸疲惫,先是关心了几句,想了想姑且还是问一下:“绿谷,事务所的人传简讯说爆豪有事找我,你知道些什么吗?”

 

“……不知道。”背对着轰的绿谷顿了顿,还是转开了扭到一半的门把:“抱歉,我今天真的很累,想先睡了。轰君也早点休息吧,晚安。”

 

 

逃进房间的绿谷松了一口气,将被掏空力气的身体投入床垫的拥抱。他是想跟同居中的恋人好好说清楚的,但以现在的心情他自认还没没办法将所有事对轰摊开来说。

 

勇气这种东西是需要积累的。

 

就让他,至少先睡个好觉吧。好休息一下,让大脑整顿好思绪,想好该怎么说,然后再好好面对轰君。这就是他现在应该做的。然后明天再把该做的该说的一股作气做个了断。

 

不可思议的是他现在一点都没有想哭泣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早已过了只能无力哭泣的年纪吧。绿谷阖上干涩的双眼,强制让自己开始养精蓄锐。毕竟接下来不论他愿意与否,无论结果好坏,肯定是有一番硬仗要打的。

 

而且他相信轰焦冻。

那个人说过不会丢下他的,所以绿谷出久也愿意赌上一生去相信这句话。

 

 

* * * * *

 

 

时针又移动了一格。

下午两点整,时钟在宽广的事务所里发出规律的报时声。轰焦冻抬眼往门口一看,爆豪胜己的身影就站在那里等着他,准时的程度令人佩服。

 

绿谷今天请了假,轰想着绿谷可能实在太累了,早上出门时见他还在睡也没有把人叫醒,只留了两份餐点与一张纸条,让他好好休息,食物记得微波来吃,并且晚上会帮忙带晚餐回来,希望能好好聊一下。

 

轰焦冻隐约觉得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务所的人已经看着他窃窃私语了一个早上,更别提除了事件现场外私底下七八百年都不见的爆豪突然找上门来,再综合绿谷昨晚以来的种种表现,让他直觉似乎与绿谷有关。

 

他离开座位,走出事务所与爆豪会面。结果劈头就被爆豪送了一句:“哟,终于出来面对现实了吗?胆小鬼。”

 

“来这里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 轰焦冻面色不济地回了一句:“你还真闲。”

 

爆豪听了只想对他亮出中指:“怎么,想装傻?别告诉我你家老头什么都没跟你说。”

 

“他有什么需要跟我说的?” 轰回以一脸的莫名其天下之大妙,明明爆豪胜己跟他家老子才是最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吧。

 

空气突然沉默了一下。爆豪看轰的表情不似作假,心里就有些诧异了。他以为安德瓦肯定已经找轰焦冻下了离绿谷出久远一点的最后通牒。

 

怎么回事,那老头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安德瓦昨天来这里找废久,被我撞见了。”

他思考了一下,觉得轰焦冻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姑且把昨天发生的事情概述了一遍。只见对方的脸色越来越沉,甚至连垂在大腿边的手都泛着青筋,大有个性即将暴走的趋势。

 

“所以按照你的说法,那段影片说穿了就是因你而起的吧?”

谈不上震怒,但没瞎的人都看得出来轰焦冻此刻的脸上杀气横溢:“绿谷那时候肯定拒绝过你吧?然而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后来又为他做过什么?”

 

轰焦冻也知道事到如今说这些都没有用,只是觉得心脏被难以形容的无力感层层包覆住,疼痛地难以透气。他改变不了绿谷受伤的过去,就连昨晚绿谷是为了什么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的竟然也没有查觉,还自诩贴心地徒留空间与时间让绿谷一个人沉浸在那样的思绪里独处──他根本就是恋人失格了吧。

天知道他多想现在就冲回家,给那个一直以来都是独自面对过去的笨蛋一个再也不会分离的拥抱。

 

 

爆豪看着轰一脸复杂的神色,语带不屑:“别说的你很懂似的……无论我们怎么想,伤害都已经造成了。倒是你,少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安德瓦那老头都拿影片找上门来了,说到底现在的问题根本就出在你身上吧?”

 

他伸出手指向眼前的人,有几分高中时年少轻狂的影子,却又融合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与稳重,发出了宣战布告。

 

“你要是不能给那家伙带来幸福,就把他还我。”

 

轰闻言安静了一下,到底没有对爆豪说出绿谷已经怀孕的事实,那算是他为数不多的贴心了。

 

“你还不知道吗?绿谷已经被我标记了。”

“那又如何?他如果在你身边不幸福,有没有被你标记又有什么意义?”

 

被这句话戳到了怀抱已久的心事,轰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做出了回答:“绿谷不是你的所有物,也不是我的。幸不幸福应该由他自己去认定。在他亲口说不需要我之前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呵,你这个人就跟废久一样磨磨蹭蹭地令人火大。‘在他亲口说不需要我之前’?放你狗屁吧,被动成这样真是让人看不下去,你的觉悟难道就这么一点?”

 

轰焦冻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爆豪胜己这么睥睨的眼神了,他可以很深切地感受到对方有多认真。

 

“这句话你他妈给我记好了,阴阳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在判断你不能给那家伙幸福的那一刻,我会把他夺回来。”

 

爆豪胜己留给他一道竖着中指的背影:“我说到做到。”

 

 

轰焦冻对着那道孤傲的身影皱了皱眉,明显对这种撂完狠话就走的行为很不苟同。但他也知道爆豪胜己这个人从来不说废话,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总算厘清了所有头绪。

 

不得不承认,爆豪胜己是个难缠的对手。要不是对方醒悟得太晚,估计他的爱情长跑会更多舛难测。下午对爆豪所说的充其量不过是个客气话,他根本没有想放手的念头,爆豪会用盛气凌人的态度说出那种话也不过是揭穿了他的言不由衷。想到这里,轰就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他现在就想见到绿谷。

想闻那个勾人犯罪的味道,想看那个人独属于他的眼神,想听那个人亲口承认自己是他的唯一,想摸那个正孕育着新生命的平坦小腹,想确认自己确实是被那个人所爱着的。

 

事到如今轰焦冻可以不要脸地扯着喉咙对全世界说,绿谷出久的一切都让他为之疯狂。

绿谷的过去他来不及参与,至少未来的路程他绝不容许自己缺席。因为这份爱已经融进了骨血,深刻到让人心脏发疼,却是痛得令人感伤、幸福得令人想落泪。

 

 

无视于东京大雨中的下班人潮,他就像个疯子,伞也不撑地就这么一路跑回他们同居的家,一身湿得透彻,心却是明朗得火热。

表达爱意的话他已经对着绿谷说过很多次,但待会儿的告白绝对会是他这辈子最不浪漫,却也是最真诚的一次。

 

由于跑得实在太激动,颤抖着手转开门把以后,平常给人冷静形象的轰焦冻几乎是摔着进入家门的,吓了绿谷好大一跳。

 

“轰君?你怎么了?!”

 

见轰浑身湿淋淋地脱着鞋,等在餐桌边的绿谷吞下本来打好底稿要说的话,拿了条毛巾晃过来,想着先把人擦干再说。结果下一秒就被对方反手抱了个满怀。

 

“欸?等等,轰君倒是说句话啊??你这样抱太用力了好难受……”

 

不夸张,绿谷出久还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了。

 

“绿谷……我有话要对你说。” 维持着将头埋进对方肩膀的姿势,轰带着虔诚的心意低声说道。

 

绿谷愣了愣,知道恋人八成是从爆豪那里听到了些什么,旋即露出了然的苦笑,拍了拍轰焦冻的背,轻声说:“我也有话要对轰君说。总之先把身体擦干,我们到餐桌那边说吧?”

 

 “不,先听我说。”

轰焦冻一把抓住绿谷伸过来的手,用他这辈子最真诚的语气开口说道:“绿谷出久,我想请你跟我回家一趟。”

 

“……静冈的老家吗?”

“对。”

“怎么了,这么突然?”

“想带你去见家长。”

 

轰直盯着绿谷,深怕错过任何一个反应,心里还暗暗想着现在把戒指掏出来会不会太慢了。结果出乎他意料,绿谷的反应是释然地微笑。

 

“哈哈,我们的思考回路真的很像呢。”

他指了指餐桌上摆着的信封。轰撇头望去,发现那是东日本新干线车票的专用信封。

 

 “今天下午去车站买的,去静冈的特快车票。” 绿谷说着朝他比了个数字二的手势:“有两张哦。”

 

这举动直接证明了绿谷出久对他的信任。轰焦冻不由分说,再度给予世界上最爱的人一个拥抱。

他不晓得现在该说些什么,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总算愿意戴上他精心挑选的婚戒了。

 

 

择日不如撞日,他们在下一个周休避开了排班,带上两份见父母要用的礼物便搭上前往静冈的新干线。绿谷不由得赞叹命运的巧合,幸好轰跟他的老家都在同一个县,不然光请一天的假行程绝对跑不完。

 

他不知道此刻正在身边打盹的轰焦冻已经盘算好新婚旅行至少要请一个月的假了。

 

 

这次的返乡之旅对两家家长来说都很仓促,至少绿谷引子没有想到已经出人头地的儿子难得回家一趟竟然是来跟她“报喜”的,而且还可谓是“双喜临门”。

未婚先孕的消息着实吓坏了这位总是对儿子抱有愧疚感的母亲,她噙着泪水的眼睛对上害羞中的儿子与未来的儿婿,写满了不知所措。放在桌上招待客人用的羊羹一口都没有被动过,气氛一度十分僵硬。

 

轰焦冻在桌下的手握得绿谷生疼,让本来也很紧张的绿谷感到有点好笑,这个人连紧张的方式都可以演绎得这么低调,是他认识的轰焦冻没错了。

 

“……出久。”

 

双方沉默了几分钟,绿谷引子终于整理好心情开了口。语气不难听出她对儿子的不舍与心疼。

即便儿子从来没对她说出口,为人父母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宝贝成长过程中究竟吞下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血泪。如今那个曾经扑在她怀里哭着阐述梦想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并且即将成为下一个世代的父母,那么她该说的话也只会有那么一句。

 

“就像你想成为职业英雄一样,妈妈尊重你的选择。”

 

儿子的离巢不是永远的离开,绿谷引子知道他只是要去建造第二个家了,这毕竟是人生必经的过程,不需要太过感伤。尽管对这两个孩子仍有些不放心,但她现在该学会给予的是信任与祝福。

 

“要幸福喔,出久。”

 

“以及焦冻君,出久就拜托你了。”

 

 

他们在母亲的泪光中走出那栋将绿谷出久养大的房子。感动之情溢于言表,父母给与子女的爱永远是那么的深沉,也间接为他们下一个行程提供了温暖的鼓励。

 

站在木制的大门前,绿谷出久不断吸气又吐气,轰家的和式建筑还是一如当年的气派不减。

 

这回主客易位,轰焦冻完全不见几个小时前的紧张,拉着绿谷出久的手就像在赶行程的导游似地直奔客厅。塌塌米上的矮桌旁铺着三个椅垫,轰炎司已经坐在主位候着了。

 

……恋人的表情让此刻的绿谷觉得,比起他们是过来跟家长知会一声他们要结婚了,更像轰焦冻是专门回来打算找老爹干架的。

 

他不由得拉了拉轰的衣袖,眼神示意对方可千万不要乱来。

轰焦冻决定还是不要告诉绿谷,早在爆豪跟他说混账老爸来他们事务所挑事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把那个老头暴打得亲儿子都认不出来。老实说他想这么做很久了。

 

 

“既然是两个人一起过来,就表示已经做好觉悟了吧?”

 

卸下职业英雄安德瓦的装扮,轰炎司就算只是穿着居家服依然给人魄力满满的感觉:“绿谷出久,我想我上次已经给过你终告了,你今天是特地过来跟我递辞呈的吗?”

 

绿谷清楚现在不是紧张的时候,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卑不亢:“不,我们是来送订婚喜帖的。”

 

“哦?”

轰炎司给了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即使你必须付出职业英雄证照当作代价也无所谓?”

 

“是的。”

绿谷出久澄亮的眼睛没有丝毫让步,是决意,也是对往后人生的觉悟。

 

“成为能微笑着拯救他人的英雄从小就是我的梦想。也许失去这份工作会让我的人生充满遗憾,但是因为这样就让轰君和我自身的感情一辈子都得不到回报,那么这张证照我宁可不要。”

 

“帮助人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我并不是身为职业英雄才去帮助人,而是为了帮助人才成为职业英雄的。”

 

 

轰炎司审视着绿谷出久,又看了看不作声的儿子。两人的脸上都写着绝不退让,大有 ‘为了爱就算离乡背井换工作也在所不惜’ 的意味。

 

到底是年轻人,灵魂的根性不可小觑啊。

他在心里微微感叹着。

 

十年前他或许会觉得绿谷出久的说词根本是一派胡言,但今非昔比,年轻人会成长,长辈的心境自然也会跟着改变。

 

 

“你的回答我不能给你满分。如果是有能力的人就该同时兼顾爱情与面包,不然以后小孩子跟着你们怎么活。”

 

轰炎司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对着两个茫然的小年轻摆出了老爹的架子:“不过嘛,还算是个不错的回答,合格了。”

 

“……啥?”

本来以为最难过的一关竟然转瞬之间就有了神展开,这下就连轰焦冻都失态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我再是非不分也不会拿吊销职英证照当筹码去威胁别人,何况我没事也不会去摆平录像的事情,名誉会长很忙的。” 

 

轰炎司瞟了自家儿子一眼:“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去多管闲事?”

 

他轻咳一声,又指了指绿谷。

 

“顺便整治你们一下,谁让你们什么事都瞒着不跟长辈说。焦冻你也是,还没结婚就先把人搞上了,定性太差了,”

 

“……” 这是已经脸红到丧失语言能力的绿谷出久。

 

“……” 这是怀疑亲爹怕不是掉了人设的轰焦冻。

 

 

“预产期什么时候?婚礼打算什么时候举行?”

轰炎司捻了捻胡子开始分析:“如果孩子生下来的时间与婚礼太相近,可能会给协会的公关方面添麻烦,到时候又要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所以要办婚礼的话动作最好快一点……”

 

总是威风凛凛的轰炎司突然停了下来:“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还用说什么?

话题主角的两人面面相觑,极力忍下吐槽的冲动。

 

 

──你这家伙根本就已经帮我们想完了吧。

 

──现在到底是谁要结婚啊?

 

 

 

 

( 待续 )

评论(43)
热度(325)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