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胜出】 美食评论家的烦躁

前篇請走這裡:美食评论家的忧郁 


*  赶稿摸鱼产物,闹胃痛的美食评论家咔X 猪排小精灵久的神经病段子。这系列的更新都会很短,请不要期待会有什么深度文。

*  我真的希望我的胃可以快点好起来( 瘫 )

*  小精灵的大小就跟魔法咪噜咪噜里面的精灵差不多,不要问我为什么精灵的力气这么大,也不要问作者到底几岁为什么还记得咪噜这个角色 (流下时代的眼泪)

 

 

爆豪胜己最后还是对着炸腰内肉猪排洒了满满荡荡的唐辛子,害得本来打算在上面静坐抗议的小精灵绿谷打喷嚏打到痛哭流涕,不得不哭唧唧地从上面爬下来跳进冰凉的麦茶里洗个透心凉。

 

他就在绿谷哀怨的眼神下把红色的猪排饭吃了个饱——然后爽了嘴巴苦了胃,回到家继续捂着肚子躺在床上体验当垂死之人的感觉。

 

 

恍惚间闻到了什么香味,睁开眼他才发现似乎睡了挺长一段时间,窗外已经被夕阳染成一片橘红了,隔壁家传来了炸可乐饼跟天妇罗的声音,但鼻尖充斥的香味并不属于油炸物。

 

他皱了皱眉头,那股香味是从屋内散发出来的......有什么人在他家厨房吗?

 

爆豪胜己咔咔咔地扭了扭指关节,嗜血地笑了一下。身为一个才能超人,他的体术技能就跟其他技术一样点得满满满,不管来人是谁,敢擅闯他家厨房圣地的人一律死路一条。

 

然而他一到厨房门口就愣住了。

 

那个他以为是自己对食物的怨念而出现的幻觉,也就是那个存在一点都不科学的小精灵,正站在厨房里最大的碗上,拼命扭动着短小的身躯,试图让手中那根比他体积足足大上三倍的大汤匙搅拌弧度再更大一些。

牵动鼻子的香味就来自绿谷旁边的锅子,闻起来似乎是粥一类的料理,鸡肉与蛋的香气刺激着爆豪疲软的胃,平时对料理特别挑剔的人竟然有点开始期待那锅来历不明的粥的滋味了。

 

他正要开口,就看到那个小小的身躯停了下来,搥着僵直的腰,喃喃地说着好热好热。

 

爆豪这才意识到就为了弄一锅粥,小小的精灵从备料到熬煮,已经不晓得在厨房里捣鼓了多久。为了用汤匙搅拌锅里的粥,那么小的身躯几乎都要贴上滚烫的锅身了,却不惜冒着被烫伤的风险也要继续下去。

 

他不相信那锅粥是绿谷出久一个人要吃的,不然凭那么小的躯体根本不用费力准备那么大量的食物。

 

"啊…真的好热啊……不晓得小胜他醒来了没有,不然继续睡下去粥都要糊掉了。啊糟糕,我忘了考虑要怎么把粥装进碗里了,怎么办……"

 

……小胜?

这位精灵,我跟你很熟吗?你凭什么直接这样叫我??

 

爆豪胜己眉头又皱了起来,感觉刚才一瞬间的感动全没了。他没好气的也给对方取了个昵称,带点欺负人的意味:"废久,你也太把这里当你自己家了吧,少擅自乱用我家的厨房啊!"

 

"哇啊,小胜你起……好烫!!"

 

被爆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大跳的绿谷忘了他正站在滚烫的锅边,转身时一没注意右手臂就甩到锅子上,立刻就被烫红了一大半,还起了白色的水泡,伤势看起来颇为严重。

 

"笨蛋!" 爆豪赶紧冲过去关掉瓦斯,打开水龙头罩着绿谷就是一顿猛冲:"到底是谁要照顾谁啊?少给我添麻烦了废久!"

 

爆豪嘴上骂刺刺地,手上动作却完全没有停顿,迅速利落地完成了烧烫伤的基本处理。

 

“啊……谢、谢谢小胜。”绿谷看着手上的应急处置有点说不出话来。他这是被认可了吗?

 

“那锅粥你煮的?”爆豪用鼻子哼哼气,为了转换气氛他有点明知故问。

 

“是的,听说胃痛的人吃粥最养身了,小胜现在胃太弱还不能吃油炸物,所以必须先把身体养好,这样我才能监督你养成正确地吃猪排饭的习惯,好完成我的初次任务!” 

 

然后我就能功成身退地回去了!

 

绿谷兴奋地在脑中刻画着完成任务后被食物之神夸赞的那一瞬间,小小的双拳紧握着,眼睛还闪着光,看得爆豪胜己莫名来气,狠狠泼上一盆冷水:“少蠢了,那是一般人的看法。医生说一直吃汤汤水水的反而会让胃壁长时间泡在液体里,好得更慢!”

 

“这样啊……”

 

看着绿谷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爆豪突然有些心软,其实医生说的是要以液态跟固态食物七比三的比例来进食,但刚刚他存心为难绿谷而刻意没说出来。再怎么说对方都是一番好意,这样子全盘否定确实有点过份。在良心的谴责下他默默倒了碗粥,动作粗鲁地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不过看在你这家伙一片好心的份上,我就吃一碗吧。”

 

 

“怎、怎么样……味道如何?”

 

绿谷出久很忐忑。虽然料理是精灵学校必修的课程之一,他也一直都很认真练习,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替真正的人类料理食物,不晓得能不能合对方的胃口──要命的是,这个对方还是个以暴躁闻名的美食家。

 

“……还不错。不过鸡肉有点老了,下次注意一下放下去的时间点。” 

爆豪胜己绝不承认自己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看到绿谷出久因为被肯定而露出笑颜的剎那,爆豪又恨恨地咬了一口粥,怀疑这家伙怕不是报错了种族。

 

精灵?我听你在放屁。

妈的这么可爱根本就是天使好吧!!

 

当然这些是撕烂他的嘴也说不出口的话。要想从他口里听到称赞?别想了,美食家的嘴可是很刁的。

 

话虽然这么说,十分钟后的爆豪胜己还是口嫌体正直地给自己添了第二碗。

 

 

由于吃了药会有些嗜睡,加上爆豪本来就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他是硬撑着眼皮给某位初来乍到的精灵熬夜用绒布毛巾赶制了一套衣服后才上床睡觉的──对一个平常八九点就准备梦周公的人来说,十二点才能睡觉真的是熬夜了。

 

毕竟他可不想明天一早起来就看到某人又在他眼皮子底下裸奔。

 

 

当多年养成的生物时钟准时叫醒了爆豪胜己时,同时窜近他鼻尖的还有柴鱼高汤的香气。

 

走到厨房门口一看,不意外地发现那个小小身影比昨天更为费力地搅动着汤匙。那只烫伤的手还没好,在不让伤势恶化的状况下绿谷只能侧着一边的身体想办法搅动那根巨大的汤匙。

有了昨天的危险经验,爆豪自然是不会再没头没脑地叫住绿谷了。他倚在门边静静地观察着,突然有种丈夫在看新婚妻子煮味噌汤的错觉。就像咬到过熟的牛排一样,这种神经病的想法让爆豪胜己狠狠拧起了眉头

 

他悄悄走到绿谷身后,一根手指就将全神贯注的精灵拎了起来:“既然不能总让我吃液态食物,又不能马上让我吃固态料里,所以就折衷做了荞麦面?”

 

绿谷出久眨了眨无辜的眼睛,难道小胜讨厌荞麦面?应该不会吧……

 

 

爆豪感觉心里痒痒的,过去的某些回忆与情感在脑中浮现,包括那个他以前最憧憬的人曾说过的名言。

 

 

“在食物之中赋予为吃下料理的人所着想的那颗心,才是真正的料理人……吗?”

 

“哼,真有你的,废久。”

 

 

但爆豪很快就将沸腾的心情压下去,变回平时一副看谁都不爽的样子,然后在那个啰唆着千万别再将荞麦面弄辣了哦的啰唆精灵注视下,吞了一口热腾腾的荞麦面。

 

面体滑溜不软烂,显然经过反复冰镇的手法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从超市购买的便宜货。沾着口感温顺的柴鱼汤汁咻地一下就滑入喉咙,再配上熏鸭肉的高级口感,以及京葱的香气,一碗普通的鸭肉荞麦面被做得有滋有味,让人有种彷佛在荞麦面上溜滑梯的错觉。用美食家的方式来总结的话,简直就是幸福的味道。

 

……这是品尝这碗面的人是爆豪胜己以外的人才可能说出来的正常评论。

 

有个作家说过,人生最不缺乏的就是这个but。

 

 

就在下一秒,绿谷出久忍不住惊叫了出来:“小胜!快住手啊!!我说过千万不能再洒七味粉跟唐辛子的!!!”

 

 

然后熟悉的一目再次上演。

爆豪胜己就在家里住进一个小天使的第二天,迎来了第二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在看清那个从碗里面爬出来的家伙以后,他感觉自己的眼睛这回真的已经瞎了。

 

 

“爆豪胜己,这是你第100次使用不正当的方式吃荞麦面。我是荞麦面精灵轰焦冻,奉食物之神欧尔麦特之名前来矫正你的劣根性。”

 

淡蓝与清灰的眼瞳带着高冷与疏离感,同样是与荞麦面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发色让人看了印象深刻。

 

……然而这个高冷帅哥此刻是全裸的。

跟绿谷出久的初登场一样,是全●裸●的,裸到爆豪胜己恨不得立刻冲进厨房拿海苔片糊他一身的程度。他现在觉得昨天晚上吃的鸡肉亲子粥都快吐出来了。

 

“跟绿谷一样,你不矫正好在荞麦面上撒辣味调料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居然还没羞没臊地继续念完他的登场台词。

 

爆豪胜己眼睛是刺痛的,内心是崩溃的,口中是咆哮的。

 

 

“妈的你们精灵族是不穿衣服的野蛮人吗──!!增加个什么鬼啊给我滚回去啊操!!!!”

 

 

(待续)

 

 

 

 

PS. 呵呵呵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谁说一个人家里只能放一个马克杯……我是说只能养一个精灵,让爆豪胜己来教你如何用唐辛子跟七味粉来收集马克杯小精灵吧!

PPS. 海苔片是台湾用来借比喻马赛克的修辞之一 ,作者本子看很多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 (。


评论(21)
热度(269)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