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在魔女集会相聚吧 01

 

* 新坑,看题目就知道是个魔女PA

* 上次的票选结果是2跟3。2就是这个魔女PA;3有人还真的猜对了,是大三角的搞笑文,近日会释出,敬请期待 ( ?)

* 我流设定巨多。年龄差有,因为年龄差而存在的人设崩坏有,承认吧OOC永远属于我。

 

 

01.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并没有突然出现,而是蛰伏于某片大陆的暗处只求安稳生活。大陆真的很大很大,大到人们以为这块大陆就是他们的全世界,所以这块大陆并没有名字。

 

    大陆上分裂着许多国家,其中最脱颖而出的大国要属欧尔麦特王国。由于第一代国王欧尔麦特平定了这片大陆里的各种问题、创建的法规也很完善,甚至被数百年后的新兴小国也拿去如法炮制,人们遂以他伟大的名字来命名他所建立的王国。王国里的孩子们夜夜听着欧尔麦特的故事入眠,吟游诗人争相传唱这位先烈留下的诸多传说。首都里的中央纪念广场最显眼的莫过于那尊黄金雕像,雄壮的臂膀与栩栩如生的面庞,数百年如一日地在欧尔麦特死后,代替他继续守护着欧尔麦特生前所钟爱的国家。

 

    欧尔麦特王国与邻近的敌国中间隔着一座主峰耸入天际的山脉,拜这道天然屏障所赐,邻国尽管长年眼红欧尔麦特王国的繁荣,却也无法让铁骑兵部队的马蹄踏遍王国的每个角落。也因此这座山脉在欧尔麦特王国民众的心理地位非常重要,甚至因为山顶终年积雪不化,而被冠以「圣山」的封号。圣山占地庞大,物种丰饶,然而王国的子民鲜少涉足其中,甚至称呼坐落在山口的森林为「黑森林」。这还只是比较笼统的说法,住在森林附近的村民更干脆,「黑森林」到了他们口里直接成了「魔女栖息之森」。

    其实一开始之所以被称为黑森林主要是因为森林底层的土壤是由肥沃的黑土所组成,然而这名字一代传过一代,村民间又绘声绘影地疯传亲眼见到森林中不时有黑影窜过的事迹,黑森林在人们的心中自然蒙上一层不祥的阴影。

 

 

    至于人们口中的黑影究竟是什么,那便是每一个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类共同忌惮的存在。人们称其为──魔女。

 

    全大陆的人都知道魔女之名恶名昭彰。不需任何解释,人们本能地畏惧一切未知的事物、抵触一切不容于己的异类。拘捕、审判、公开火刑……数百年来在这块大陆上发生了多少悲剧,就有多少双泪水流尽的双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那些自居为正义的一方永远不会对被迫害者施舍哪怕一眼同情。为了根绝数百年前那段曾被闇魔法支配过的岁月,自欧尔麦特出现、发掘出能有效抑制黑魔法的技术后,掌握了光魔法的人类便发展出专门对付魔女种族的魔导士,各国王室为了巩固王权也纷纷下令民间人士禁用魔法,并且每年遴选出具有优良潜质的菁英进入国家骑士团,享有崇高的荣誉以及优渥的薪饷。这样的情形在边境屡屡传出有魔女出没的欧尔麦特王国尤甚如此,骑士团备受重视的程度远高于贵族,清高与强悍的形象深植民心,人气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其中王选骑士团团长更是箇中之选,是个看重荣誉心与实力的高位。

 

 

    当然,骑士团与王国什么的这些都与住在边境的绿谷无关。至少他本人是这么想的,并且每天都很努力地活着,尽力活得多采又多姿。作为镇上唯一可说得上精通医药的人,他的身边时常围绕着上门求助的病患,彷佛天生就有一副好心肠的他更是来者不拒,医药费都是打折再打折,就连森林中发现了受伤的动物也照样捡回家治疗,很有人缘与动物缘的绿谷日子过得平淡又充实。

 

    ……如果这里的大妈们别老是一见面就想把他们家的闺女嫁给他,他一定会更感谢。

 

    毕竟他的身分特殊,总不能拐了人家的宝贝女儿就跑你说是吧。

 

    是的,绿谷出久并不是个普通人,而是魔女族的新生代。别看他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事实上他已经过了至少150年的单身岁月了。魔女族的人只要不被捕杀基本上可以说是长生不老的族群,所以他那张不容易显老的脸没少在过去为他惹上麻烦过。久而久之绿谷也学乖了,决不轻易在同一个地方待上超过20年,离开前也会用魔法消去那些人对他的记忆,所以他的行踪目前尚未被王国的人掌握过,比起那些长期在逃的同族来说,他的日子过得相当韬光养晦。

 

    魔女族的人天生就精通医药与魔法,不论是火系、水系、土系、风系、光魔法还是令人避走的闇魔法都略通一二,也因此被谣传为身上流有远古妖精血液的后代。正因为感觉魔女似乎无所不能,所以魔女族人被猜忌、被疏远也是很正常的。人们一般不敢随意靠近他们,王选骑士团也总是视他们为头号目标,一旦被缠上就很难脱身,已经有几个认识的同族在经过毫无道理可言的魔女审判之后被拖上广场惨遭火吻了。

    尽管如此绿谷并没有因而变得愤世嫉俗,即便悲叹人们总是无法兼容于他们的身分,但日子还是得过,总不能因此而离群索居吧。抱着这种想法的绿谷在魔女族里也算是个怪咖,是极少数愿意冒着危险与人类亲近的温和派了。他也发挥所才,尽力帮助每一位因病所苦的人。当然这其中有一半是出于兴趣,唯有不断研究药学才能让他在漫漫人生中觉得日子过得有那么一点意思。

 

 

    这一天绿谷心血来潮,在自己居住的小屋门口挂上休息的小牌子,低调地骑着他养的小毛驴,摇摇晃晃一路朝着欧尔麦特王国的市中心出发。墨绿的斗篷里藏着空荡荡的瓶罐以及他自己逢上去的小口袋,希望这趟旅程可以找到想入手的药草,不会让他铩羽而归。

 

    从绿谷所居住的边境小镇到王国的市中心按照这头毛驴的脚程起码要花上三天三夜。尽管用魔法只需要眨眼功夫就能抵达,为了不引人注意,绿谷还是乐意花些时间去享受路上的风光的。

 

    一个人的旅程说不上有趣,但他已经习惯去接受这样的生活了。比起那些激进派的同族总是组团与人类打打杀杀,绿谷觉得这样安稳的生活没什么不好。但此刻的他还不知道,这趟看起来与平常无异的进货之旅将会带给他一个扭转人生的「惊喜」。

 

 

    小毛驴脚步再慢目的地也不会长腿跑了。在经几天的露宿生活之后,绿谷终于再度尝到了开口跟人类说话的滋味。

 

    普通人都不会知道,只有拥有特殊需求的人彼此之间才会口耳相传,在繁盛的市中心深处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入口,里面就是传说中的「黑市」。黑市里面贩卖的东西无奇不有,禁药、高等魔物、魔导器具的走私交易随处可见,甚至连最不人道的奴隶竞拍在这里都可以说是家常便饭。绿谷每次见到那些被贩卖的奴隶总会于心不忍,然而微妙的身分不容许他在王国市中心乱来,也只能将要置办的东西赶紧买一买就眼不见为净,顶多偷偷治好那些奴隶身上的伤、或者留下一些治疗外伤的药品。

 

    绿谷的运气不错,他列在清单上的东西太过刁钻,所以就连黑市的商家有时候都会缺货,没想到这次竟然能一应俱全。心情大好的绿谷照例在回去的路上买了伤药绕到奴隶拍卖区舞台后方去偷偷发送,但今天的状况稍微有些不同。

 

    为了将药品递进铁笼里而微微佝偻着的身体被一具小小的身躯猛然一撞,力道大到绿谷差点以为腰要断掉了。

 

    「呃,你还好吗?」

 

    这句话其实白问了,任何人在这种状况下看到浑身脏乱的小孩子慌不择路地扑进自己怀里都知道事情一定不单纯,何况孩子的左半边脸颊还包着纱布,而他们此刻正置身于黑市里的奴隶贩卖区。

 

    果然小孩一抬头就是满脸的戒备,冰冷的眼神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小孩该拥有的样子:「你也是他们的人吗?」

 

    绿谷还来不及否认就感觉侧腹一痛,一把小小的拆信刀就横空插入他的身体,疼得他当即弯下腰,头上背后冷汗直冒。他赶紧不动声色地给自己抛了一个中级治愈术,好不容易才止好血。啧,这小孩年纪虽小,下手却是不轻。幸好刺偏了,没有伤着要害。

 

    「我不是他们的人,我也不晓得你说的他们是谁。我只是个经过这里的路人。」绿谷耐着性子解释,却看到小孩不断东张西望地像是在警戒什么,又开口问道:「……你正在躲什么吗?」

 

    「不关你的事。」

 

    小孩冷冷地挥开他的手,像匹落难之中仍然冷傲的孤狼,转身就要往另一个方向离开。绿谷注意到有一串串血迹从小孩的右侧缓缓落下,挣扎着远去的小身版踏出的每一步都是那么地不平稳。

 

    他连忙追上小孩,没多想就拉住孩子的手,换来的是右手臂被护身用的拆信刀戳得生疼,但绿谷却一点都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冷静点,安静下来,你会引来那些人的。」

 

    为了换取孩子的信任,绿谷破例对外人施用了治愈术。柔和的光芒宛如鹅黄色的羽毛轻抚着孩子腿侧还在渗血的伤口,光是用看的就能疗愈人心,温润的感觉也能让每一个被施术者回想起儿时窝在母亲怀中的安心感。小孩渐渐地不挣扎了,眼里的戒备也开始有松懈的迹象。

 

    绿谷才松口气没多久,背后就响起了杂沓的脚步声。几个壮汉骂咧咧地相互吆喝,显然正在追查着什么。他们躲在笼子的死角处,虽然一时半会不会被注意到,但是随着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被发现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小孩也在同一时间猛然回神,眼见那只抓着拆信刀的小手又开始挣动,绿谷连忙压低声音附在孩子的耳边轻语:「没事的,没事的。想活着出去的话相信我这一次就好,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帮助我对你又没有好处。」孩子虽然安静下来了,带刺的态度还是揭露了他对眼前的成年人所抱持的不信任感:「而且这种状况下我们根本出不去,我刚刚看到了,后面是死路。你打不过他们的。」

 

    绿谷有点无言,心想我打不过难道你就打得过?我看起来就这么没用吗?但泛滥的保护心作祟之下,他还是摆出最和蔼的笑脸:「我刚刚不就治好你的伤了吗?如果我真的要害你的话干嘛多此一举呢?」

 

    孩子愣了愣,低头想想,这话确实有道理。

 

    绿谷看出对方态度有所软化,又再乘胜加码。他露出小拇指晃了晃,做出一个来拉勾的手势:「我们打个赌吧,如果等一下我们两个成功从这里离开,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怎么样?」

 

    当孩子露出一脸「你行吗」的表情时,绿谷真的很想揉乱那一头看起来很乖顺的毛发当作报复。

    说起来这孩子的发色还真有趣,绿谷看过形形色色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头发可以呈现出左右对半的红白分明。端庄的五官看来将来一定会是个大帅哥,只可惜現在被猙獰的紗布佔了一部分,展露出来的表情也是冷冰冰的,没什么温度。

 

    真想看看那张脸如果换上笑颜会是什么样子。

 

    绿谷出久被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一跳,但是他知道以自己往常的作风来看,这份决定势在必行,他会做到的。

 

 

    男人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距离他们已经不剩十公尺了。绿谷深知那些逃跑的人被抓回去会面临什么样的待遇,待在斗篷里的孩子还那么幼小,刻不容缓的使命感催动着他迈开脚步,去做眼下他能做到的事情。

 

    他抱起孩子,用斗篷将对方掩得密不透风:「记住,到我说好为止,不能说话,也不可以呼吸哦!不然魔法会破功的。」

 

    小孩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刻还在质疑这位陌生人对他的好,后一秒自己就真的乖乖照着陌生人说的话去做了。也许是因为刚刚的治愈术带给他的感觉太舒服、也许是陌生人脸上的笑意过于温柔让他不忍心再打破、也或许是他看到了那只被他用拆信刀戳得血淋淋的右手跟他一起隐藏在斗篷中,发着抖,却还是紧紧握着法杖在施法,散发着淡绿的荧光让人看得入迷。

 

    这景象不可思议地撼动人心。小孩默默记在心里,觉得这个人、这只手、连带的这个魔法都是这么地温暖,让他想忘却那些伤痛就这么沉溺下去。

 

 

    回过神来的时候盖在头上的斗篷已经被绿谷掀开,外面刺眼的阳光让孩子差点睁不开眼睛。直到绿谷语带紧张地问他怎么了,还用手指碰了碰他的右眼,小孩这才发现脸上有些湿,他似乎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状况下放纵地流出了懂事以来就不再流过的眼泪。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呢?

 

    茫然的孩子没有发现他不小心将心里的疑问脱口而出。绿谷愣了一下,眨眨眼,回答了一句那是当然的吧。

 

    「因为你摆出了一副求救的表情啊,总觉得不能放着不管嘛。」

 

    晴空下青年带笑的脸庞比初夏的太阳还要耀眼,比手里那把冷硬的拆信刀还要令人感到安心。

 

 

    「啊,刚刚情况太紧急都忘了做自我介绍。你好,我的名字叫绿谷出久。」绿发的青年弯下腰,与孩子的眼光达成直视,友好地伸出手与他交握:「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孩子的神情一凛,他下意识地认为这个人应该是个好人,不愿相信就连绿谷都是带着目的来接近他的。绿谷一看就知道对方是误会了,连忙摆摆手:「别想太多!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这样比较好把你送回去……」

 

    「能回去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吧。」

    「说的也是啦……」

 

    绿谷有点无奈,想着都把人救出来了,总不能就这样丢在这里不管吧,这样刚才不惜使用魔法把人给抱出来的意义不就白费了吗,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以什么身分讨生活的,他又挣扎起来了,怕就连孩子那澄澈的眼睛都会流露出鄙视或恐惧的眼神,或者跟着他可能会不得不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犹豫再三过后,他决定还是先把人带走再说。他牵起孩子的手,利用障眼法将两个人乔装得就像普通的亲兄弟一样,缓缓离开黑市这块是非之地。

 

 

    「我的名字是轰焦冻。」

 

    走在半路孩子冷不丁地天外飞来这么一句,半晌又发出了细如蚊蚋的低语:「……名字已经说了,你可别把我送回去。」

 

    绿谷先是一楞,继而笑了笑,瞬间明白了孩子再别扭还是有可爱的一面这个道理。他握着孩子的手,小小的,摸起来却是不符年龄的粗糙,可见这孩子一路吃过来的苦并不少,难怪看起来有些令人心疼的早熟。

 

    他悄悄叹口气。唉,虽说魔女族跟人类过从甚密是个忌讳……不过他都已经替普通人类行医这么多年了,也不差再收养个孩子吧。不管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就请多指教了,焦冻。」

 

    他将孩子抱上被栓在城郊的毛驴,两人一匹踏上了回家的路。孩子终究是孩子,一开始的要强很快就在摇摇晃晃的驴背上被磨得精光,不一会儿就跌入了梦乡,看得绿谷好一阵偷笑。这才发现他的心已经很久没有因为与普通人对话而雀跃过了。

 

    孩子的睡颜在夕阳余晖下罩上一层粉橘色的砂金,一直紧绷的眉角总算柔合了许多。

 

    绿谷轻轻拍了拍孩子的头,嘴唇无声开阖,施了能让人做个好梦的咒语。

    这个决定做得匆促,但绿谷并不后悔,甚至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些许期待。

 

    他举头望了望天。

    夕阳真美啊,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吧。

 

 

    嗯……明天的早餐要吃什么好呢?

 

评论(30)
热度(618)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