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在魔女集会相聚吧 02

 

* 新坑,看题目就知道是个魔女PA

* 我流设定巨多。年龄差有,因为年龄差而存在的人设崩坏有,OOC永远属于我。

* 教练我想学魔法

 

(前情提要)   01

02.

 

    晚间,忙碌一天的鸟儿都回到森林深处休息了,纺织娘与蟋蟀放肆地讴歌着所剩不多的生命,趋光的飞蛾在火堆边流连忘返,入夜的森林依旧静态的很有活力。

 

    红白头发的小孩坐在火堆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手里的树枝。倒不是睡不着,而是因为他跟身边正熟睡的人提议要轮流顾火与警戒有没有危险的野生动物靠近,才没有一起睡着。

 

    小孩看了翻个身继续睡的绿谷出久,那个睡颜安详得不可思议,好像他正睡在床上而不是荒郊野外之中。

 

    “真是个怪人啊。”小孩忍不住嘟囔这么一句。

 

    这个绿头发的人自称是王选骑士团魔导士的没落后代,因为不争气的关系只能居住在边境的村庄,稍微会一些三脚猫的魔法而以。不只在黑市出手救了他,还打算收留无处可去的自己。那么他就得尽量表现得有用些,一方面是要强地不想让自己显得很累赘,另一方面是他深知自己还只是个没什么力量的孩子,既然有人愿意照顾自己,刻画进心灵深处的计划想必也能实行得顺利些,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幸运可不能浪费。

 

    心智尽管比同龄的孩子都来得早熟,身体仍然是孩童的轰没多久就变得有些困顿。在小脑袋点呀点地点到第十三下时才猛然惊醒,对自己多少感到恨铁不成钢的小孩连忙来回甩了甩头,强逼自己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思考一下人生吧,顺便想想将来的打算。小孩放任自己沉溺在思绪里,凝望着火堆的异色双眸也有了软化的迹象。

 

    他出身于欧尔麦特王国的贵族,每一个王国公民都知道的安德瓦世家,相当重视血脉的传承,对所有家族里的孩童实行菁英教育,代代人才辈出,在王国朝政里不是担任枢机文官,就是进入王选骑士团保疆卫土。然而这份荣耀显赫的家族名并不属于他,他轰焦冻不过是徒有轰这么一个姓氏而已,更别提这个姓氏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从没带给他什么好回忆。

    由于出身低微而不被家族长老承认的母亲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哭,女人压抑着悲伤的啜泣声直到不久之前都还是他每晚入睡前的摇篮曲;家族内孩子们的态度无论是嘲讽抑或是轻蔑全都建立在这个沉重的姓氏与血脉之上;就连他之所以沦落到被人贩子卖进黑市的奴隶营,也是因为母亲死后没有任何人再为了他挺身忍受不公平的对待,才被以"安德瓦家不养来历不明的小鬼"为由给撵了出去。留给他的只有母亲遗物的怀表,以及那个没有实质意义、甚至对当事人来说简直快成了耻辱的姓与名。

 

    父亲在他被架走前撇过头的懦弱背影,兄姐们看热闹的嘲笑,长老睥睨的眼神,以及人贩子在他左脸上烙下的烫痕,轰焦冻耗上一辈子也不会忘。

 

    在同年龄的孩子晚上可以在棉花床上安然入睡的时候,年仅六岁的小孩却得与一众奴隶赤着脚赶夜路。稚嫩而幼小的孩子下了足以影响一生的决心。

 

    他要复仇。

 

    他不会杀了那些人,但轰焦冻发誓,等他长大有了能力,一定要爬上比安德瓦家族的长老还要高的位置,然后将那些高傲的鼻子一个不剩地全踩在脚底下,替惨死的母亲正名,也给自己乌烟瘴气的童年一个交代。

 

    他会的。

 

    他会……

 

    萦绕在鼻间的森林气味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丝香甜的气息,在轰焦冻来得及察觉之前,眼皮已经重逾千钧。倔强的小孩终于身体一歪,侧卧在石头上睡了过去。

 

    装睡多时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塞紧偷偷打开的粗眠药瓶后缓缓从地上爬起,将好不容易才入眠的小孩塞进温暖的被窝。过程中不小心碰触到孩子的手,让绿谷微微失神。

 

    孩子还没有完全信任他,唯一说出口的只有姓名,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出现在奴隶队伍中的原因仍然是个谜,但是从有些破的衣服隐约可以看出隐藏在脏污之下的高档材质与贵族独有的暗纹,可见这孩子的出身绝非一般。幼小的手掌心却布满了各种与高贵出身不相符的硬茧,估计在原生家庭里没少吃过亏吧。

 

    摸摸孩子那头惹眼的短发,绿谷忍不住心疼地叹了口气。

    果然人类这个种族不管经历多长的时间、无论置身什么时代,就是学不会以相同的眼光去看待一切,甚至连同胞都不放过。

 

    “辛苦了,这么场久以来一直奋斗着不容易吧……好好休息吧。”

 

    他继续抚摸枕在膝上的头,细长的手指描绘着精致的五官,发现孩子的睡颜并不是那么安稳,又念起了傍晚才施过的咒语。这回绿谷带上了轻柔的腔调,试图模仿那些用歌谣守护着孩子梦境的父母。

 

    “lu li li la la,lila li la……愿疲惫的翅膀在星之祝福下早日康复,愿神之光辉照亮迷途孩子的前路,愿那双雪亮的眼睛找出所有的真相,愿你的心能常怀最宝贵的事物。”

 

    绿谷想不起人类的摇篮曲是什么样的调子,只好念出遥远记忆中的祷词。这是每个魔女族人小时候一定听过的古老歌谣,大的一百多年前的晚上,他的母亲也是这样哄着他睡觉的。

 

    “好好睡,明天早上吃三明治哦。”

 

    他在孩子的额前印下一吻,祈冀着迟到的天光能一扫孩子脸上的阴霾。

 

 

※ ※ ※ ※ ※

 

 

    小毛驴在几无人烟的羊肠小道上悠闲地走着,牠表示不用再驼着比小孩子还要重上三倍以上的主人实在是非常轻松愉快。

 

    “抱歉,轰君,我们就快到了,你很快就可以吃到别的东西啦!”

 

    这是第四个只有三明治可以咬的早晨了,看着小孩坐在驴背上慢条斯理咀嚼食物的样子,绿谷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小大人,要委屈一个前贵族天天早上只有三明治可以啃实在是很过意不去。

 

    他却不知道,三明治至少面包里还夹着黄瓜跟培根,以前的轰在安得瓦家的每个早餐永远只有面包配牛奶,天晓得这孩子是怎么长得比其他小孩还要高的。

 

    “我不介意,绿谷做的三明治很好吃。” 小孩的嘴上继续咬咬咬,丝毫没发现这句话到底有什么语病。

 

    三明治这种料理根本不需要什么厨艺。尽管如此,绿谷却有种被鼓励的感觉,下定决心一定要精进一下自己百年不见长进的厨艺。

 

    其他应该还有很多事项需要提前准备一下,绿谷想他该在村口的乔安大婶下次来看病的时候询问一些带小孩的技巧,那个才刚抱到第三个孙女的开朗妇人肯定有办法的。

 

    培养新生命的责任重大,既然决定收养孩子,他就得为这个孩子的人生负责。膳食、教育、收支、生活环境……这些都不再与以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况可比拟,他想他已经开始体会到母亲当年一个人拉拔他长大的感觉了。

 

 

    进入那间独立于边境小镇而显得离森林特别近的木屋时,轰焦冻还以为这是一间卖草药的店铺。

 

    “你是医生吗?”

 

    接到小孩上下打量的眼光,绿谷笑一笑,打算故作轻松糊弄过去:“勉强混口饭吃啦!就跟我那些只能骗外行人的魔法一样,我其实做什么都不太行呢。”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黑市?”

 

    来了,最难回答的问题!

    绿谷背后渗着冷汗,这个小孩真的很聪明,不会轻易相信陌生人,也能轻易就直指问题的核心点。

 

    他真的不希望这个好不容易收养道的小孩,也会用以往那些知道他的身分后就将态度改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一样,用疏远、冷漠又质疑的眼神来看自己。

 

    就让他自私一回,继续用微不足道的谎言来掩饰他的存在吧。

 

    绿谷蹲下来,轻轻摸着小孩的头,心里想着如果孩子质疑的木框也能随着这个举动被抹消掉就好了。

 

    “轰君,就像我说过的,我只是个没落魔导士的后代,偶然的状况下学会了一点药学,就开始天天研究怎么样才能研制出更好的药了。有些特殊药品只有黑市才有贩卖,所以我会定期去黑市一趟。也因为这样我才认识了你,把你接回来收养……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待在这么荒凉的地方,我也可以陪着你去找愿意收养你的家庭,直到找到适合的地方为止。”

 

    看到孩子仍然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绿谷心虚之余不禁有了一股罪恶感,但这个谎言是必要的,他不希望吓到这个小绅士。虽然这样隐瞒事实好像有点卑鄙,但绿谷敢以他的魔杖发誓他完全没有恶意。

 

    “你不相信我吗?”

 

    孩子看到自己的收养者脸上有些受伤,尽管心中还有些许疑惑,但他选择先相信这个人。

 

    “我相信你。”

    他双手握住绿谷的伸过来的手腕,眼睛灼灼地这么说着。

 

    这让绿谷的眼眶一热。有多久没有人在他没有施加魔法暗示的情况下对他展示过全然的信任了?越发庆幸着顺手救助小孩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在参观完小木屋以后,小孩仰着那张稚嫩的脸,突然提出一个有点突兀的请求。

 

    “绿谷,你可以教我魔法吗?”

评论(25)
热度(453)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