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大三角/all久】 我与宠物的二三事 02

 

* 沙雕向兽医pa,原作背景有个性世界设定。作者从没养过毛小孩,有bug请別认真谢谢

* 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养宠物喔喔喔喔喔 ( 可是你体质过敏 )

* 前三章都是带入设定的章节,不够沙鵰还真是不好意思

 

(前文)   01

 


    现在想起来全身都还残留着当时的战栗。

 

    一个山口组成员带着某位老大饲养的比特犬在深夜时分送进兽医院,这只狗还全身布满利爪尖牙所造成的撕裂伤,这其中用随便哪根狗爪子去想都绝对有猫逆。任何一个有脑袋的兽医、还是个习惯都市生活、手无缚鸡之力的无个性兽医,无论如何碰到这种状况肯定是先报警处理的;然而偏偏他这个狗主人就是脑子有问题的那一个,一见到伤宠就什么都不顾了,奋不顾身地把那只因为受伤而攻击性显着提升的比特犬拖进手术室。

 

    麻醉针还来不及戳进比特犬的皮肤,绿谷偏瘦的身躯就被又咬又撞地完全接近不了目标物,负伤的恶犬甚至挣脱了手术台上的束带,在狭窄的手术室里与绿谷展开惊险万分的拉锯战。

 

    八百万兽医院的问题儿童早就从空气中闻到了不属于那知比特犬的血腥味,犬类灵敏的听觉也能清楚听到手术室里的状况,眼见强而有力的爪子已经将白色塑料门挠穿了一半,黄金猎犬立刻改以冲撞的方式强行突破,结果一进去就看到让牠几乎丧失理智的画面。

 

    牠才认了不满三个月的主人被咬得浑身是伤,呼嗤呼嗤地喘着粗气,即使被逼进墙角了手上握的也不是锋利的手术刀,而是装着麻醉药剂的针管。

 

    如果牠会说人类的语言,黄金猎犬真想一爪子巴在那个白痴人类的脸上,大吼废久你脑子装了狗屎吗?这种状况下还不用手术刀捅死那个混账得了?

 

    然而尽管恼怒得眼睛都可以喷火了,黄金猎犬还是在比特犬那号称咬住了就绝对不会松口的牙齿碰上绿谷出久的右手腕之前用身体撞开了那头凶兽。牠知道右手对人类来说有多重要,黄金猎犬可一点都不想看到自家的主人比现在还要更废物的窝囊样。

 

    照理来说,一只黄金猎犬对上比特犬,被撕扯得倒地不起那是分分钟的事。没有实际碰过比特犬的人不会知道这种犬类的恐怖之处,那种发起疯来连饲主都拉不开的狠劲让比特犬长年稳居斗狗场的头牌之位。

 

    不过也许是这只叫做小胜的黄金猎犬很幸运,刚好牠是只不按牌理出牌的特级凶犬、刚好这只比特犬身负重伤、刚好黄金猎犬的主人被咬伤让牠的潜在护主基因大爆发……总之经不得挑衅的比特犬被突然闯进来的黄金猎犬狠狠撞飞,很快就把注意力从在场威胁性最小的人类移转到正对牠龇牙咧嘴的黄金猎犬身上。

 

    比特犬就是比特犬,即便负伤,攻击力仍然高得惊人。绿谷好不容易趁比特犬咬住黄金猎犬的右前肢时将麻醉药剂打入猛犬的颈侧后,浑身是伤的一人一狗总算得以挨着墙角庆祝捡回一条命。

 

    “对不起……小胜,对不起……”

 

    所有喜欢动物的人类都有着对动物自言自语的通病,绿谷出久也不例外。替不吭一声的金毛包扎好所有伤处以后,年轻兽医心疼地轻轻顺着黄金猎犬优雅的身体曲线,下了一个决定。

 

    “小胜,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黄金猎犬哼了哼,尾巴在地板上无力地甩了两下。牠现在累得很,没什么兴趣听这个废物人类在那边废话。

 

    “我听说你原本是一个姓爆豪的客户送过来的,说是家里生太多了养不下……嗯,你的自尊心很高,又很聪明,给你取个帅一点的名字好了哈哈哈!”

 

    “爆豪胜太怎么样!”

    俗!黄金猎犬翻了个白眼,撇过头去不想去看那张傻笑着的蠢脸。

 

    “不喜欢啊……那爆豪胜太郎?”

    不是多一个字的问题好吗!这他妈更俗了啊!强而有力的尾巴马上抽了绿谷无辜的屁股一下。

 

    “你眼光还真高啊,那……爆豪小胜怎么样!”

    有差吗!黄金猎犬干脆直接转过头来咬住绿谷被比特犬咬得破烂的裤腿,废久真该感谢牠最后的仁慈,没有咬住那没什么斤两的腿肉就不错了哼哼。

 

    “这也不行啊……”

 

    似乎是对这只黄金猎犬过高的自尊心感到没辙,绿谷搔了搔头,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之前在少年jump里面看过的《你的英雄学院》里面那个性格暴躁的角色,指着黄金猎犬的鼻子很兴奋地自言自语:“决定了!你的名字就是爆豪胜己啦!”

 

    连性格都这么像,你说这不是命运是什么!

 

    这边绿谷还在为了想到的好点子沾沾自喜,那边的黄金猎犬鼻头呼出一口气,再度鄙视了一下自家主人的命名方式。啧,就连想个名字都这么偷懒,是有没有这么废啊白痴!金毛压下自己的大脑袋,今晚耗费太多体力了,赶紧进入梦乡休息休息才是正经。


    不过爆豪胜己这个名字……感觉不坏,勉强合格吧。

 

    金毛的眼皮眨呀眨,习惯早睡的牠早已困得不行,昏昏欲睡的脑子却被绿谷出久下一句话给彻底震醒。

 

    “成为我的家人吧!小胜!”

    “没有人养你没关系,那是他们没有眼光嘛!你明明就这么温柔,这么勇敢,我还没看过跟比特犬打架最后还打赢的黄金猎犬呢!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吶,让我饲养你吧,小胜?”

 

    黄金猎犬,哦不,牠现在有了名字,应该叫牠爆豪胜己了,瞪大双眼震惊地看向牠的新主人,也就是八百万兽医院的绿谷出久医生。

 

 

    这家伙刚刚说了什么?

 

    饲养谁?牠吗?

 

 

    绿谷出久满意地看向这只颇有灵性的狗,看啊,他家狗狗感动地连尾巴都在打颤了!以往的隐忍与那些被吃的底朝天的超昂贵罐罐没有白搭,他就知道这只名叫小胜的黄金猎犬对他是有感情的!

 

    绿谷上前一步搓揉着动也不动的金毛那张呆脸,肆意地汲取着那些毛茸茸元素。啊,真好,他当兽医的初衷就是为了可以天天碰触这些让他可以瞬间变成废人的毛茸茸手感。尽管接触了那么多宠物病患,真正属于他的宠物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宠物资历打光棍打了这么多年,他总算出运了哇哈哈哈哈──嘶,好痛痛痛痛!!!!

 

    捂着渗出血的耳朵,绿谷愣愣地看着他几秒钟前才下定决心要跟老板讨过来养的狗狗,发现那条尾巴从微微的颤抖变成有规律性的扇形摆动……很明显,这只黄金猎犬现在正处于暴怒的边缘。

 

    爆豪像是不够解气似的又朝绿谷的肚子补了两脚,这才拐着腿不甚灵活地走出手术室。大型犬种的重量压得绿谷差点没把晚餐吐出来,他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想着大概是小胜根本不想被他饲养吧,虽然有点难过,绿谷还是打起精神尽职地为那只被麻醉的比特犬进行缝合手术。

 

    本来是想放弃的,但是隔天看到兽医院里的活招牌大摇大摆地把狗盆叼到他面前甩下,还用那双睥睨的眼睛瞪着他也不叫一声,绿谷又搞不懂了。

 

    这算是……被承认了吗?

 

    绿谷一边碎碎念默背着大学的宠物情绪管理讲义内容,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记错了,一边往写着小胜字样的狗盆里面倒袋装饲料。末了还又被金毛给踩了两脚,完美预示了他未来毫无尊严可言的狗主人仆人生活。

 

    一旁的爆豪没好气地继续哼哼。

 

    在牠把这个没用的人类认定为主人之后居然好意思过这么久才说决定要饲养牠?

    很好,废久,我们梁子结大了,这帐以后我会跟你慢慢算!

 

    拥有爆豪胜己这个名字的黄金猎犬直立起来恨恨地咬了绿谷的屁屁一口,留下委屈又满脸问号的狗主人在原地,潇洒地咬着装满狗粮的食盆,走了。

 

    从那一天起,绿谷出久鸡飞狗跳的饲主生活正式拉开了序幕。

 

 

* * * * *

 

 

    只要是需要救助的动物,不管有没有付钱,对绿谷这个老好人来说都是他的病患。这家伙甚至随身携带简便的医疗用具,就为了在路边一发现负伤的动物可以实时进行救治,怪不得总是穷的一匹,还连累老子只能吃特价狗粮,简直没药救了。

 

    爆豪咔嚓一声咬断牛肉口味的磨牙棒,这根磨牙棒他含了足足一个月有余,已经含到不想再含了,真希望接下来能换个口味──而且更不忍说的是,这根磨牙棒还是这个兽医院的经营者某次经过牠身边时觉得不忍心,从商品架上拆下来给牠打发时间用的。

 

    牠继续趴在地上含着剩余的磨牙棒,看绿谷嘿哟一声拎起重量不轻的出诊包,就心情老大不爽地跟在绿谷后面一起出门了。

 

 

    周二上午十点,绿谷一定会去东京足立区的动物收容所进行义诊,三年下来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然而这个收容所可以说是爆豪胜己最深恶痛绝的地方了,因为……

 

    【绿谷医生!是绿谷医生来了!隔着铁板门我都可以闻到他的味道嗷嗷嗷!!】

    【喂隔壁的你快醒醒!是绿谷医生来了啊!他来看我们了汪汪!】

    【哦哦哦有好吃的了!挨针也值得!】

    【啊……他人真好,真希望他可以带我离开这里……】

    【嗷呜──那边那位医生请留步,麻烦带我走QAQ】

    【看我!看我这里一眼!我知道我这么可爱你一定想领养我的对不对!】

    【喵──是那个人类喵!我看到那些罐罐了,希望他今天能带我走喵──】

 

    诸如这般,只要他家主人一踏进这间关满流浪猫狗的收容所,各种猫狗就会汪汪汪喵喵喵地乱叫一通,这是每个收容所里面动物们看见人类会有的反应,但只要对象是绿谷,这些反应就会变得过激,有些猫狗甚至跑去撞笼子以求绿谷多看他们一眼。这些流浪动物都是在等待人生第二春的,自然会希望能碰到一位好主人。绿谷每周二都会带好吃的罐头过来进行义诊,看在牠们眼里自然宛如菩萨在世,恨不得黏在绿谷身上跟着他一起回家。

 

    这也是为什么只要到礼拜二爆豪的心情就会变得特别不美丽的原因,起初牠还只是跟牠家饲主耍冷战,后来发现根本不管用,而且那些动物蹭在绿谷身上的气味还有增加的趋势,就干脆跟过来“巡防”了。

 

    【你们这些苍蝇都他妈给老子滚!没看到这个人类是我的吗!有多远给我离多远!】

    如果黄金猎犬的嘴巴会喷火,那么这里已经被妒火烧成一片炼狱了。

 

    爆豪满意地看到又一窝吉娃娃被吓到缩墙角以后就被绿谷无奈地拍了一下屁股,示意牠别再玩了赶紧跟上,这才收起自己作为大型犬的霸气,神气兮兮地甩着尾巴走向诊疗间当一只称职的看门狗。

 

    在绿谷快速的诊断过后,这一天的看诊对象只剩一只哈士奇,一只无精打采、已经绝食三天的哈士奇。

 

    淡色的棕色毛发与纯白的毛发相间,体型与长毛摸起来的手感都绝对是选美比赛里的种子狗选,易色的双瞳是银灰与琉璃一般纯净的蓝,这双通晓人性的双眼却隐隐藏着一股忧郁的神情,令绿谷才看一眼就印象深刻。作为一个经手过无数宠物的兽医,绿谷出久敢发誓他从来没见过哪只哈士奇的眼睛是如此纯粹的美丽。

 

    美中不足的是,这只狗的左半班脸颊有一道烫伤的痕迹。

 

    脸上有疤、出现在收容所、又拥有不信任人类眼神的狗,绿谷不难想象这只大型犬究竟经历过什么才被送了进来。他试图用自己带过来的狗粮喂食,却发现对方尽管虚弱仍然不愿意配合,可以的话他尽量不想做到强迫灌食这一步,于是他决定把这间动物收容所的管理人员请过来询问一下哈士奇最近的身体状况,好方便对症下药。

 

 

    “咦?新来的哈士奇怎么会在这里……啊,不好意思可能是新进人员搞混了不小心牵进来的,这只狗不用管牠没关系,我这就把牠牵出去吧。”

 

    由于绿谷常来这里进行义诊,管理人员对这张熟悉的脸孔十分有礼客气,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绿谷心里非常不舒服。再怎么说那也是一条生命啊!怎么能就这样放置不管呢!绿谷急忙追问:“为什么?这只哈士奇一定是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吧,不然犬类不会无端绝食……”

 

    “这只狗啊,说来可怜,但是牠明天就要被安乐死了。”

 

    “你说什么?”

 

    “牠昨天才被转到这间收容所的,因为已经被连续退货了三次,而且之后都没有人愿意收留牠,个性也十分不配合,等待主人领养的时间早就结束了,所以被所长当作烫手山芋准备要处理掉了。”

 

    “退货?怎么会,牠看起来很漂亮啊……”

 

    “漂亮是漂亮啦,可是不会有人想养一只会咬人的狗吧?”

 

    绿谷无言了一下,他家就有一只特爱咬人的凶犬。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似乎跟会咬人的狗特别有缘。

 

    “真的确定明天就要安乐死了吗?”

 

    “嗯,附近有合法安乐死程序的收容所就只有我们这间了,没有办法才会送到这里来的。”

 

    “那么,如果我在明天之前替牠找到主人的话他就可以不用被安乐死了,对吧?”

 

    “呃,是这样没错……不过牠已经被退货过三次了,履历都有留下纪录的,绿谷医生您确定找得到愿意收留那只哈士奇的饲主吗?”

 

    “找得到啊,这里就有一个。”

 

    绿谷缓缓举起手,大无畏地轻轻一笑。

 

    “就是我啊。”


评论(54)
热度(532)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