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夏夜荧光

* 雄英3A设定,大家都是三年级生即将毕业转大人(大部分都是回忆杀所以我就是要硬说这是小男孩我不管←你好意思)

* 活動第三組!联动呆猫图的文文!!

||他们在幼年相遇,在那个萤火虫飞舞的月夜,约定成为英雄。||

下一棒@一个好碗  @吉利百代◁Izaste 

* 最近毕业季正夯,街上很多穿着正装的新鲜人都在大太阳底下拼命找工作,这篇文的前段很应景哈哈!

 

 

    新干线驶出黑漆漆的山洞,群山层迭出一望无际的好景致,水汪汪的稻田谱画着大地的真情,青绿的稻梗挺直腰杆,看来今年也会是个收获之秋。晴空万里的夏季当头,距离绿谷出久与轰焦冻再次被热情过头的烈日拥抱到大汗淋漓几乎要喘不过气,还有半个多小时。

 

    “校外服务还差两学分就可以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呢!”

 

   绿谷嚼着铁路便当,一边沉浸在难得的忙里偷闲之中,一边跟一起吃着午饭的轰闲聊着。轰也点点头,说了一声是啊就埋首继续吃,看来饶是帅哥也抵挡不住肚子饿的攻击。

 

    先轰一步解决完午餐的绿谷点开手机,看着这次的任务地址就不禁感叹了一下。啊啊,静冈吗,也许时间允许的话还可以绕趟路,久违地与母亲见个面呢。毕竟住进华寓联盟以后就很少能与母亲见面了,升上高三以后更是被学校设计的课程与各种训练累得忙成狗,有时候一回到房间就直接趴在床上睡着了,连视讯都忘了打,也不晓得一个人在家的母亲会不会寂寞。

    也许托这次校外服务的福,能够让泪腺发达的母亲激动得哭出来也说不定,绿谷摸摸有些发热的眼睛,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结束任务然后去给最亲近的家人一个惊喜。

 

    轰也点开手机复习内容任务,想着要是时间还有剩的话回堂老家也无妨。尽管小时候的回忆不甚美好,毕竟还是将他养大的地方,心情再复杂,感情上的牵连总是有的。

 

    所谓的校外服务,说穿了也是英雄活动实习的一种。由两人一组出动,模拟职业英雄与助手来解决地区发送的案件委托来达成产学合作的目的,既能减少地方人手不足的问题,也能增加学生的历练与经验,算是一种双赢的实习方式,近年来广受日本全国英雄科采用。社会上也逐渐有了“在没有师长与职业英雄的监督与帮忙之下,靠自己的力量出色地完成任务才是已经够格出道成为职业英雄的证明”,许多三年级邻近毕业的学生都被学校踢出去,在太阳的炙烤下奔波,为未来的头路做打拼。服务学分需要达标才能毕业,未达标者必须留校重读,直到服务学分修满为止。

 

    每次的任务性质与搭档人选都不尽相同,这次绿谷分配到的搭档是同乡的轰焦冻,与上一次的任务相反,由他担任职业英雄的角色。任务内容是由静冈县农业发展委员会提出,希望优秀的雄英拔尖子生能够返乡一趟,帮忙解决地方上最近频频出现的盗窃问题。

 

    被静冈县的县长与农业发展委员会热烈欢迎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在受害果园附近来回巡逻。静冈县的职业英雄已经收到他们即将前来的通知因此没有过来帮忙,这两个雄英英雄科的高材生必须自食其力来解决课题。

    不过地方毕竟是地方,会出来作乱的通常也都是小角色,在经历过各种各样大场面的两人面前自然是不值一提。有着飞毛腿个性的窃盗者很快便被绿谷的计策钓了出来,轰的冰冻能力在追捕过程中也展现出训练成果,操作方面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以近乎为零的农业伤害换得犯人的缉捕到案。地方政府为了感谢他们这么高的效率,特别招待两人入住温泉旅馆过夜,好让他们可以不用赶末班车回到学校去。

 

 

    是夜,隐隐快入睡的轰突然被微乎其微的声响所惊醒。悄悄往旁边一瞥,就看到绿谷的浴衣消失在拉开的木门边。大半夜的好好一个人能上哪里去?认识对方这么久了轰可不记得绿谷有梦游的习惯,赶紧挥开所剩不多的睡意,追了上去。

 

    “绿谷,你要去哪里?”

 

    他们住的是一楼,日式庭园是共通的。当轰看到绿谷走到庭园小道尾端打算开启小门出去的时候,忍不住还是出声问了一下。虽然相信绿谷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旅馆去游荡也不太像绿谷会做的事情,也许白天的事件有留下什么奇怪的地方,绿谷正打算去探查也说不定。

 

    不过他这回还真的想多了,绿谷就是去夜游的。

 

    “抱歉,不小心吵醒轰君了吗?”绿谷一副做错事被抓到的样子,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什么啦!只是刚刚看到庭院里有只萤火虫,就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的事情?”

 

    “嗯,让我印象很深的事情,一想起来就睡不着了,突然很想去看看那个秘密基地。反正轰君也醒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轰没有因为睡眠被打断而显露出不高兴的样子,而是点点头,看来似乎也对绿谷口中的“秘密基地”有兴趣。

 

    “啊,不过我也不确定那里现在是不是还跟十年前一样,到了那边也可能什么都没有,轰君要不还是回去休息……”

 

    “没关系,带我去吧,我想看。”

 

    秘密也好,基地也好,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轰没有将这话说出口,但他对绿谷的感情一直都只是个秘密,他也一直只敢让这件事情是个秘密。

    他静静地跟着绿谷继续走,温泉旅馆盖在山脚下,他们大概摸黑走了二十多分钟,路上绿谷也断断续续说着那个秘密基地的由来。听绿谷提起小时候的各种事迹,轰焦冻就越有种自己正在参与率谷小时候的错觉。

 

 

* * * * *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绿色头发的小孩在乌漆抹黑的山林中彻底失去了方向,没有光源、没有手表、没有时间观念,让他在黑暗中像只无头苍蝇,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坠入山崖之类的危险意外。小孩子哭哭啼啼地继续一个人摸黑往前走,短细的腿已经几乎没有力气再迈开步伐,他索性直接蹲坐在树根下哭个痛快。哭得累了,两眼一闭就睡了过去,夏夜微风轻轻拂过他还挂着泪痕的眼角,就像在替他拭泪一样;入夜后歇止的蝉鸣声被蟋蟀所取代,助眠曲一首接着一首唱,大自然自有它的温柔方式。

 

    孩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触目所及仍然是一片黑暗,不过仔细一看可以发现有几颗萤绿的光点特别显眼。小小绿谷还昏沉的脑袋呆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就是他这么晚还冒险进入山里的目的。

 

    附近的孩子王,也是他幼驯染之一的爆豪胜己在今天傍晚时叫住了即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孩子们,大声宣布着晚上要进入附近山里的水潭边抓萤火虫,比赛看谁抓得多,抓到最少的人将会获得惩罚。

 

    小小绿谷听了只觉得背后发冷,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最不会抓虫的那一个,也没多想就冲回家去吃晚餐了。他的作战是早所有人一步进去山里抓萤火虫,如果花费比别人还要更多的时间,总不会就是那个抓虫最少的倒霉蛋了吧。

 

    然而他错估了小孩子们团结起来的恶意。

    那时候的绿谷还不会知道,再过几个小时他将被那群孩子放鸽子,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山里耗上整整一晚。

 

    小小绿谷一吃完晚餐就告诉妈妈他们一群小孩约好要去山里抓萤火虫,然后就捞起捉虫的工具头也不回地往山里跑。结果入夜的山林比他想象得还要黑,更悲剧的是他还忘了带手电筒,一个人乱走的下场就是喜闻乐见的迷路,泪腺发达的他独自哭了一轮又一轮,然后醒来时就误打误撞地发现了萤火虫。

 

    一看到目标物小孩也不记得哭了,赶紧捞起道具就跟着虫子跑。他有点笨拙,一次两次没抓着,倒是追着逃命的萤火虫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小水潭边。原本宁静的水塘边因为他一个人类的闯入而打破沉寂,惊动了在附近休憩的萤火虫群,流光在水边飞舞,就像夜空的星斗误入凡尘,又像森林中的精灵们正在享受着盛宴的舞会。

 

    孩子不禁看呆了,紧接着爆出一连串的惊呼。结果太过亢奋一个不小心脚边踩空,非常悲催地以倒栽葱的方式狠狠跌入了水塘里。水塘的深度以一个成年人来说算不上是问题,但是对一个身高一米出头的小小孩来说足以致命,小小绿谷拼命挣扎着想浮出水面,但吃水的衣服却不断将他拉入黑泥满布的深渊……

 

    当小小绿谷自己都要放弃的时候,即将闭上的眼睛却发现有个人影靠在池边朝他伸出了手。一股拉力将他从水面下拉出,不灵活的小脑袋这才意识到有个跟自己差不多身形的小孩正挟抱着他努力地游回岸边。

 

    “咳、咳咳……”

 

    呕出还卡在喉咙里的水,小小绿谷注意到旁边的人也累得够呛,尽管黑色帽T的帽沿滴着水,对方却仍然没有将帽子往后摘的打算。

 

    “谢、谢谢你,不好意思让你来救我……”

    “……没什么。”

    “你也是住在这附近的小孩吗?我好像没看过你?”

    “……”

    “那个,你的名字是……?”

    “……你就当没看过我吧,别说出去。”

    “欸?可是、”

    “感谢我的话就不要说出去,就这样,我要走了。”

    “咦、啊……可是!”

 

    穿着黑色帽T的小孩正要不耐烦地说出伤人的话,就看到小小绿谷瘪着嘴,有点想哭地说道:“我的脚刚刚上来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走不动……对不起,你可以带我走出去吗?”

 

    “…………”

 

    一阵沉默过后,神秘的小孩最后还是任命地背起小小绿谷往山林深处走。一路上小小绿谷刚刚这一泡水反而来精神了,对着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念着他平常的生活辛酸之处──没错,他已经把这个刚刚救了自己的小孩认为是朋友了,尽管这个小孩似乎不怎么爱说话。

 

    “小胜他们好过分啊,我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他们,是不是把我一个任扔在这里就先回去了啊。”

    “……”

    “因为我是无个性就不喜欢跟我玩吗…我也不想的啊,明明我们一样都喜欢欧尔麦特的……”

    “……欧尔麦特?”

    “嗯嗯,欧尔麦特!世界上最酷最帅最强的英雄哦!你也喜欢他吗?”

 

    面对孩子毫无保留的灿烂笑容,另一个神秘小孩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嗯,喜欢。”

 

    有了共通的话题,小小绿谷兴奋极了,平常都没有人愿意跟他这么毫无保留地说话的,虽然这位谈话对象有点惜字如金。他抓着这位神秘小孩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从欧尔麦特的英雄事迹聊到他的收藏,再聊到母亲的手做料理,渐渐地黑帽小孩也不再只是冷冰冰地响应简短的单词,开始以短句做出了回应与提问。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跟朋友们约好来抓萤火虫,可是我一直等不到他们,结果就迷路了……你呢?你也迷路了吗?”

    “我没有迷路,我只是想离开那个家……那个家里面没有人会理我,只有恶魔。整天只会要我磨练自己的个性,只要我一松懈就会被打……”

    “咦?为什么要打你呢?”

 

    黑夜中突然窜出一小团火焰,吓得小小绿谷往后一仰,差点连着背他走路的神秘小孩也往后栽跟斗。过了半晌,才发现火源来自那名神秘小孩的左手。

 

    小孩悻悻然地收回手,语气又变得生硬了起来:“就因为我有这样的个性,那个恶魔就要我不断地训练自己,要我练到用这把火就能瞬间烧光一片森林的程度。”

 

    “哇啊……” 小小绿谷发自内心地赞叹了一下,他不懂神秘小孩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受苦,但是刚才的火焰让他又惊又羡,反过来问了一句最关键的话:“但是你不是喜欢欧尔麦特吗?你也是想成为英雄的吧?”

 

    “是啊。”

 

    “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有个性,一直都被别人嘲笑着。” 小小绿谷看着自己无力的手掌,下定决心地说:“但是,就算没有个性,我也想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带着微笑去拯救人的英雄!”

 

    走出森林后两个小孩都累坏了,双双坐在地上稍事休息过后,听到小小绿谷豪气万千的宣言。神秘小孩也不甘示弱,回了一句:“那么,我也不会输给你的。”

 

 

    “ “ 到时候,我们一起成为英雄吧! ” ”

 

    拉勾后的约定悄悄在彼此心里生根、萌芽,两个英雄的受精卵在月光下立下了影响双方一生的约定。

 

    总地来说,他们对彼此虽然还不是全然熟悉,但是都开始有一种交到朋友的感觉。然而这名小孩仍然从头到尾都没有自报姓名,不免让小小绿谷有些气馁,不过没关系的,是人都会有几个小秘密,他也曾经瞒着妈妈将尿湿的被单洗净晾干,所以不愿意说也没关系的,他能体谅!

 

    小小绿谷自认体贴地没有追问,所以直到神秘小孩将他放在容易引人注意的道路旁边,两个人双双入睡之后,再到醒来以后发现小孩早以一走了之,小小绿谷一直都不知道这位救了他的小孩姓名究竟是什么,也没有再见过那位失踪的孩子。

 

    这件事情被所有听过的人都当作是一场梦,没有人相信他所形容的那一晚所发生的事情是真的,渐渐地经过时间的冲刷,连小小绿谷自己都开始怀疑起那位朋友是否真的就只是一场梦,否则如何能烟消雾散地那么彻底呢?

 

    也或许是神明看到他一个人迷失在深夜的森林之中,派来帮助他度过难关的天使也说不定呢。小小绿谷就抱着这样的浪漫想法走过了十年,走进了他梦想的殿堂──雄英高中。

 

    成长为高中生的绿谷很快就会知道,在那里,他将再次认识他的那位天使朋友。而这位朋友所想要的关系,似乎不仅仅只是“朋友”那样的简单。

 

 

* * * * *

 

 

    故事说完了,夜游的两人组也已经来到绿谷所谓的秘密基地,拜人类工业的脚步经过十年也没有摧残到这一代的缘故,一切如旧,这让绿谷松了很大的一口气,笑得也更加开心了。

 

    “这里是……”

    “这里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个水塘。”

 

    轰焦冻的表情有些变了,不过绿谷没有注意到。他弯腰捡起脚边几颗石头,朝水潭边角一颗颗扔了过去。

 

    “扑通。”  “扑通。”  “扑通。”

 

    随着溅起的水花惊动了附近草丛中的萤火虫,十年前绚烂的一幕再次于眼前重演,当初的感动不减,生命的舞动永远是最能触动人心的美好。

 

    “怎么样,很漂亮吧!” 绿谷笑嘻嘻地说着。

    “嗯,很漂亮。” 轰点点头,应和着身边笑得宛如回到孩提时代的人。

 

    绿谷还嫌不够似地多投了几颗石头,引得岸边的萤火虫漫天飞舞,才心满意足地停下动作,满脸怀念地继续说道:“然后我就因为牠们实在太漂亮,看得太过入迷,一不小心就踩空掉进这个水塘里面了。”

 

    “嗯。” 我知道,你还溺水了。

 

    “很蠢吧。”

 

    “不会。” 很可爱,现在想起来依然很可爱。轰顿了顿,看似无意地追问一句:“你后来是怎么离开水塘的?”

 

    “啊,那时候有个小孩冲下来救了我。跟我不一样,他似乎很会游泳呢!” 绿谷看着水塘,继续说:“不过那时候太黑了,我都看不清楚他的脸,他也不愿意告诉我名字。说也奇怪,我们是一起在路边睡着的,可是隔天早上他就不见了。我觉得他可能是精灵或天使什么的,特别来帮助我度过难关的吧!”

 

    听到这里轰焦冻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绿谷正羞耻地要他别笑,就惊讶地看到轰随手摘了一片蕗草,用宽大的叶片屏蔽住大半的头顶,那样子看起来还有点可笑,但是依旧不减帅哥的帅气。

 

    “那个男孩是不是穿着帽T?”

 

    “呃,是……” 绿谷愣住了,现在的状况让他有点懵:“等等等等等等,轰、轰君你、你怎么知道的?!”

 

    “还没想起来吗?”

 

    轰焦冻一边说,一边举起右手的小拇指:“要再来拉一次勾吗,绿谷?”

 

 

    “……你早说啊!!”

 

    绿谷忍不住捶了轰的肩膀一拳,然而脸上却是充满激动的笑容。轰也笑了,兜兜转转绕了这么一大圈,该有的缘分终究没有断线。择日不如撞日,既然这里就是他们的因缘之地,轰焦冻现在有股将这份缘分深化到另一个阶段的冲动。

 

    “绿谷。”

    “嗯?怎么了吗?”

    “我们来拉勾吧。”

    “不用了啦,都说我已经知道那个人是你了……”

 

    “不,我想跟你立下另一个约定。”

 

    轰焦冻深吸一口气,将深埋在心中已久的话一口作气说了出来。月光模糊了他脸边的伤疤,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柔和许多。

 

    “好啊,什么约定?”

 

    还在笑的绿谷回答得有些随意,轰趁机抓住他的手,小拇指勾缠上小拇指,最简单的拉勾就这么成了。

 

 

    “一辈子在一起的约定。”

 

    面对呆住的绿谷,轰的微笑带上几许促狭。

 

    “你可不能反悔啊,绿谷。”



评论(29)
热度(406)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