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非典型魔王攻略

 

* 5k点文第一弹, @库洛尼娅 同学要的反差的勇者魔王轰出

* 无个性社会大学设定,无厘头无逻辑无剧情,请慢用 :)

 

 

    这是绿谷出久截至今天为止从路过同学口中听到第87次这样的对话。

 

    “你下载了吗!新上线的那个游戏超好玩的!!”

    “ ‘史诗对战’对吧!废话当然下载了啊!我快100等了,你呢!”

    “干也太扯,说!你到底宅在宿舍多久才练出来的!”

    “我感觉被相泽老师盯上了……完了这是个要被当掉的节奏!”

 

    如果这是游戏开方商实行的人云亦云的宣传方式,那还真是太成功了。绿谷出久的手搭在门把上僵持不下,默默盘算着身为助教在这个节骨眼上走进相泽教授的教师休息室会不会太不是时候──因为此刻,某游戏的BGM正从教师休息室的门缝传出来,那旋律与电视上打很凶的广告频率如出一辙,熟悉到令人尴尬而不敢破门而入。

 

    连系上那个当人不手软、没收上课使用中的手机不手酸、号称魔鬼中的魔鬼的相泽老师居然都沦陷了,这游戏到底是有多好玩啊???绿谷出久震惊了,回家路上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中火速下载了游戏打算也来跟风一下。

 

    他稍微看了下刚下载好的游戏,里面的职业五花八门,担任主角形象的勇者自不用说,骑士、法师、盗贼、国王、公主、舞娘、魔女、巫师、死灵法师之类的角色应有尽有,甚至连职业路人与魔王都纳入了职业选项之中,他不禁怀疑真的会有人选这两个角色吗?大家玩这游戏不就是为了当讨伐魔王的勇者才玩的?

 

    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要当勇者!击败魔王!目标就是封顶并且制霸他所注册的这个服务器!正当胸怀大志想在游戏中好好干一番大事业的绿谷毫不犹豫地用食指往勇者的图像准备点下去时,命运跟他开了小小的玩笑。

 

    每个少女漫画中都必不可少的路边小石头让整个公交车狠狠颠了一下,车内摇晃幅度之大,让差点没站稳的绿谷拿着手机的那只手一挥,发热的手机屏幕擦过一旁的中年上班族的西装,等绿谷站稳点击手机屏幕时,他才目眦尽裂地发现屏幕上显示的哪里是什么勇者,根本就是他原本预期中避之唯恐不及的魔王啊妈的法克!!!!

 

    冷静,以往的游戏经验告诉绿谷出久不要自己吓自己,赶快进游戏里面玩到一定的等级就可以申请转职了,到时候再转回勇者也不迟!

 

    将激动的小心脏安抚下来,绿谷无聊地看着Loading中的跑马灯字幕,无非是关于游戏的一些提醒注意事项,然而下一秒赫然闯入眼中的一行小字却无形中赏了绿谷一巴掌:就像人生无法重来一样,本游戏没有转职功能,请慎选角色,尽情享受该职业的乐趣哦,么么哒!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他的眼睛业障重啊业障重。

 

    绿谷出久很明智地选择关掉手机让脑袋冷静下来,而不是一怒之下摔烂他的手机——快月底了社会狗的干瘪荷包经不起任何硬伤了。

 

    大家都说这游戏很写实,果然真他妈的写实。下载游戏的第一天,绿谷出久就充分体认到了游戏的真谛而留下悔恨的血泪。

 

 

    让第二天的绿谷燃起想继续玩游戏的动机,依然是那些走进助教办公室补交档案也不忘聊游戏体验的电机boy。

 

    “欸欸,听说XX服务器已经有人制霸了耶!职业好像是魔王来着,有够屌的!“

    “真的假的,魔王也可以制霸?那不是人人喊打的职业吗?那个人怎么活下来的啊?!“

 

    因为这个消息而备受鼓励的绿谷趁着空档掏出手机,决定再给自己……不,是再给这个游戏一次机会。

 

    “登登登,登登愣登登~~”熟悉的主题曲在助教办公室回荡,绿谷skip过了冗长的OP进入主页面后,一坨绿色的果冻状团子从天而降,落在屏幕正中央,憨态可掬地对他说了一声嗨。大概是吉祥物吧,绿谷暗想这游戏的设计还挺人性化的。

 

    然而当他点开主线地图,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左移右挪半天,绿谷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无论他怎么点击游戏进度,那颗缠人的团子就是打死不退,就连新手任务里出现战斗场面时,理应出现主角身影的地方也依然是那颗果冻左躲右闪的身姿。绿谷怀抱着一分侥幸两分绝望七分认命的心情点击头像,不检查还好,这一检查登时在自己的座位上化成脱力的人型气球。只见手机上最显眼的几个大字写着:

 

    职业:魔王

    LV. 1  史莱姆

 

    “……”

 

    不行,再这样怨天尤人下去也不是办法,得做些什么自救一下才行。行动派的绿谷正想致电给客服人员,就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上班时间玩手机游戏不太好吧,绿谷助教。“

 

    猛地被这么说还真是十分尴尬。绿谷慌忙抬头一看,来者正是他们系上的常胜学霸轰焦冻。看他手上还端着一叠厚度可观的纸,似乎是走在路上被教授喊住当跑腿小弟支使了。

 

    “教授说计算器概论的期末成绩赶紧登录一下,教务处那边在催了,说他们五点下班,所以你的动作最好快点。”

 

    “啊,好的,劳烦你跑这一趟了。”

 

    再怎么说上班时间摸鱼被抓到实在不是多光彩的事,绿谷也就没有跟这位年下的同学计较语气的问题。不过绿谷平常就不太在意这种年纪辈分的细节,也多少听说过他们的系草是个性格冷硬的冰雪系王子,想想还真是难为这样的少爷特地跑这一趟,所以也摸摸鼻子就此揭过。

 

    好不容易在下午五点前将一整个年级的分数登录完毕,绿谷伸个懒腰长舒一口气,才想起自己原本是打算找客服人员“友好交流“一下。结果手机屏幕才亮起来,绿谷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什么鬼啊!“。

 

    ──您的宿敌“魔王“编号1009已配对成功,请点击确认已开启您的冒险旅程哦^^──

 

    绿谷冏了,他怎么记得自己下载的是一款正宗RPG手游吧,这种像交友软件的提示是闹哪样啊!

 

    更冏的还在后头,等他打完这通人生体验最差的客服之后,绿谷虚脱地想一秒删了这垃圾游戏。服务小姐姐人很nice,声音也很好听,然而回答的内容无一不在打脸绿谷出久的智商。

 

    “这位先生,游戏的每一道提示都是很重要的,不可以跳过不看哦!您在选择魔王以后系统应该也有跳出是否需要消费我们预先赠送给您的20颗宝石作为升级20级的代价对吧?因为初阶魔王其实就是史莱姆,要撑过新手期是很困难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设定。“

 

    “因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办法重新来过。这边建议先生你可以尽量避免与配对到的宿敌接触,以防一直被干掉而无法升等,另一方面尽早找到您的命定伙伴玩家,增强彼此的实力,每天勤练等照样有机会可以封顶的哦,加油!“

 

    眼见小姐姐就要挂电话,绿谷赶紧叫住对方:“等等,那我要怎么找到我的伙伴呢?我的宿敌都已经先配对成功了啊!“

 

    对面立马传来一阵深呼吸的声音,似乎是小姐姐正在自我告诫千万不能对电话的另一端爆气,没过几秒,绿谷终于又听到小姐姐硬挤出来的天使之声:“所˙以˙说,游戏中的每一个提示都很重要,千万不可以跳过的哟!“

 

    “本游戏的乐趣之一就是就是类似宝X梦Go的半实境体验,透过前往各地去随机触发命定的敌人与伙伴,就像真实的人生一样,除非对方删号,不然是不能更换的。所以先生您该做的就是现在立刻从椅子上挪动您的屁股,去附近晃一晃绕一绕,说不定马上就可以找到伙伴了。要记住,有付出有努力有冒险才会有收获哦,加油么么哒!“

 

    然后他就被不留余地狠狠挂了电话。

 

    “…………”

    避开宿敌,寻找伙伴?绿谷盯着乎闪忽暗的手机屏幕无言了很久很久。

 

    那如果宿敌先找过来了呢?

 

    抱着头苦思半天也想不出该怎么办,绿谷最后还是自暴自弃地按下来自宿敌的对话邀请。

 

    所以说,RPG就好好地做一个RPG不行吗?搞得这么像交友软件到底想干嘛?刺激日本低迷的生育率吗?可是会玩这款游戏的玩家大部分都是男的吧!这种设计到底有什么好浪漫的?好吧你说伙伴之间有对话功能是很方便没有错啦,可是宿敌跟宿敌有什么好对话的?是想让双方互怼互撕的节奏吗?这系统的恶意到底有多深不可测啊!?

 

    绿谷看清这位宿敌的头像之后,苦瓜脸就更皱了。

 

    50等?不是说配对功能是第一次登入没多久就会自动执行的吗?这位先生/小姐妳到底是怎么在短时间内冲到50等的?虐菜也不带这样虐的!

 

    看到对面抛过来一句“你就是我的宿敌?“,绿谷的第一反应就是按住右手,以免很丢脸地秒答对方:我不是我没有,打扰了告辞。

 

    “我是。“冷静,装死解决不了问题,绿谷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又问了一句:“可以请问一下您是怎么升级这么快的吗?“

 

    他是诚心诚意地想请教,然而对方的回答令他哑然。

 

    “不知道。“三个字回答得云淡风轻,大概是对方也自觉回得太过敷衍,又补了一句没啥卵用的话:“我昨天没课,待在宿舍玩了一整天,不知不觉就冲到50等了。“

    “刚刚离开去办点事,再打开游戏的时候就接到系统通知,然后就来敲你了。“

 

    看样子对方是个大学生,还是时间很多的那种。绿谷轻轻叹口气,一面羡慕对方还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一面也哀叹自己玩这游戏各种出师不利时运不济,看来还是提早卸除,及时止血,别再投资无谓的时间为妙。

 

    “不管你是怎么升级的,都没关系了。“绿谷揉揉挤成川字型的眉头,继续打完剩下的字:“我要卸除这个游戏了。抱歉浪费了你的时间,请去寻找新的配对吧。“

 

    “为什么?“

    “因为很鸟的原因我误打误撞选到魔王这个行业,可是我原本其实想当的是勇者,又没办法转职,说实话我现在很丧气。再加上又配对到你这种高等级的玩家,我已经对这个游戏不抱希望了,还不如早点卸除……“

 

    对面沉寂了几秒,正当绿谷觉得自讨没趣,很快又收到不按牌理出牌的回复。

 

    “如果你是在担心会被我虐,那你想多了。“

    “这么弱,虐起来没有手感。“

    “我来训练你吧。等到你成为很难打倒的魔王时,我再向你发起挑战。“

 

    这么弱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这是什么情况?勇者跟魔王说因为你太弱了,所以由我来训练你,等养肥了再宰来吃……呃不,是打倒你,然后成为服务器的传说?绿谷诧异到嘴巴都忘了阖上,喝到一半的绿茶滴滴答答差点打湿桌上的键盘,连忙一个鲤鱼打挺,打字的手速快了一个档次:“你说要训练我……是要怎么训练啊?“

 

    “不知道,” 对方再次展现出不按牌理出牌的对话风格:“不然你跟着我后面走走?先去解个主线任务吧。“

 

    看到这种回答,哭笑不得已经脱离十分而是到达万分的程度了,然而实际跟着这个奇葩的勇者走一圈之后,绿谷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凡事没有最傻眼,只有更傻眼。

 

    他的宿敌,也是我们亲爱的勇者先生,根本就是这个游戏里面最大的bug。要问为什么……绿谷出久跟着这位大老扫了三个小时的地图以后终于切身体会到个中原因。例如:

 

    “那里有暗属性秘宝,去收一下吧,你以后会用到的。”

 

    过了五分钟。

 

    “哦,是经验值。给你吧,听说满30级就可以换皮肤了,你也不想一直都是史莱姆的样子吧。“

 

    再过了五分钟。

 

    “又是钱袋……“

 

 

    情况种种诸如此类,经验值或是钱袋只要一碰上这个叫SHOUTOU的玩家,简直雨后春笋似的总是在他们经过的路上冒个不停,没几分钟就会在路上捡到钱袋,每个小时就会开到宝箱,更别提那些号称游戏里出现率不到1/1000、许多玩家绕完十圈每日主线任务都不见得找得到一个的五星秘宝,绿谷出久敢肯定一个人在这游戏里单打独斗三个月拿到的宝箱钥匙都不会比跟他亲爱的勇者待在一起三个小时来的多。

 

    这个勇者不晓得为什么天生自带财运max的buff,不知不觉顺手攒了一堆买到或捡到的道具,像是骑士的剑啊马啊盗贼的匕首啊隐形斗篷啊魔女的秘药啊扫把啊法师的辅助型咒语啊特级加护啊甚至还有舞娘的魅惑舞衣啊什么的,绿谷看过对方的收藏,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移动宝库。游戏技巧也是狠角色等级,初阶任务自不用说,就连中高难度的副本都可以单刷,完全就是属于那种不需要伙伴一个人就可以屌打BOSS的孤狼型勇者。

 

    “说真的你选错职业了吧……当初怎么不选法师啊?”

 

    第N次看到SHOUTOU抛出一个豪火球之术法师专用的火系道具将中高级难度的BOSS魔龙轰杀至渣,绿谷已经不会大惊小怪了,仅仅只是麻痹地抛出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因为欧尔麦特代言的角色是勇者。”

 

    欧尔麦特是个大家都知道的国民武打戏偶像,魁梧的身材与矫健的身手加上爆棚的正义感,让他常常拍戏拍到一半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许多宅男作梦都想变得跟他一样帅气,当然头号粉丝绿谷就更不用说了,他一看到这个回答就双眼放光,喜欢欧尔麦特的人都是好人,不自觉地回答对方的语气就变得热络了起来。

 

    “你也喜欢欧尔麦特?!太好了我也是!其实我当初也是看到欧尔麦特那个广告才想当勇者的,结果……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QAQ”

    “没有人不喜欢欧尔麦特吧,毕竟他很帅啊。”

   “对对对,说到欧尔麦特我可是他的骨灰级头号粉丝,可以吹他吹个三天三夜!我家还有很多他的收藏品,就连办公室里也有放他的公仔!啊啊可恶这个聊天室不能传送照片,不然我就可以传一些照片跟你分享了哈哈哈!”

 

    说到自家偶像就一个人自嗨得没完没了,等绿谷回过神来时他才发现对方已经足足有半小时没发过言了,连忙惭愧地打了句:“抱歉我说得太开心了,一说到欧尔麦特我就停不下来……”

 

    “不会,我也喜欢他,你继续。”这么回他的同时勇者SHOUTOU一个矫捷的转身侧踢,干掉几个打算来偷袭史莱姆的初阶圣骑士:“我会建议游戏部门那边在聊天室里加个图片分享功能。”

 

    啊啊,又被勇者给救了,绿谷这个魔王当得心情极为复杂。这游戏只要被干掉一次就会掉等级,相反地只要干掉一个人就会提升经验值,想到这个人为了保住他这个应该是死对头的史莱姆连同队的同伴都不放过,跟他配对为伙伴的队友无不等级刷刷刷地往下掉,只有他跟SHOUTOU的等级蹭蹭蹭地往上爬,搞到现在连绿谷都不禁开始同情那些倒霉到极点的队友了。

 

    有点羞愧的绿谷瞥了眼时钟,快要中午12点了,下午一点还有个研讨会议,他必须在那之前把所有整理好的数据复印归类,现在不是能继续悠哉玩游戏的时间,连忙抱歉地说声先下线了就匆匆将手机转到会议模式。

    研讨会上绿谷作为助教也旁听了整个会议过程,还与最近正式成为电机系主任教授的学生助理轰焦冻打了个照面。对方看到他笔袋上的欧尔麦特吊饰微微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转移了视线,绿谷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心想对方八成是在鄙视自己都一个半大不小的人了还在笔袋上挂着那种幼稚吊饰吧。

 

    等好不容易结束了这场他们学校主办的研讨会,累个半死的绿谷担心SHOUTOU可能还在线上等他回去一起练等,急忙掏出手机登入游戏,然而进去以后看到的却是系统正在维修中的公告。

 

    他纳闷了一下,奇怪,游戏不都固定在周二下午四点维修的吗?今天不是礼拜五吗?

 

    等游戏紧急维修结束已经是晚上七点的事情了。领取完补偿的宝石,绿谷好心情地顺利跟SHOUTOU在聊天室里会合。然后他惊讶地发现聊天室居然新增了可以传送图片的功能。

 

    “也太巧了吧!我们中午才说过要是聊天室里有这个功能就好了,没想到才过一个下午就可以传图片了!”绿谷兴奋地传送一个欧尔麦特的表情包给对他的聊天对象:“还可以传送代言偶像的表情包耶!”

 

    SHOUTOU也传了史莱姆兴高采烈跳上跳下的表情包回来:“嗯,很实用的功能。他们这次效率还挺快的,不错。”

 

    绿谷笑答:“说的好像你是他们老板一样www”

 

    这个话题就这么一带而过,绿谷也没再去想过这件事情到底隐含了多少个巧合。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等级一层一层的爬,不知不觉脱去史莱姆外壳的魔王渐渐跟勇者产生了同伴之间的羁绊,两个本该是宿敌关系的人携手肆虐其他玩家通关各种传说等级的活动也被当成了游戏里的活传说,甚至有些玩家远远一看到他们凑在一起行动就会奔相走远。等绿谷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俨然已经成为70多级的中高阶魔王活体副本,前来挑战他的勇者队伍也越来越多,让生性爱好和平喜好正义的他颇为头疼。虽然这么说有点不争气,不过在100多等队友的实力下,绿谷可以说是通行无阻地朝80级之路安然前进。

 

    但这样一来,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负责当跟班捡拾宝物练经验值而已的游戏型态好像也变得有那么点索然无趣。尽管依然每日报到勤加炼等,但绿谷确实玩游戏玩得有点走心,心里也偷偷对他的宿敌、应该说是伙伴产生了歉意。

 

 

    这一天,绿谷正试图从电梯将那些沉死人的教科书搬向助教办公室,等待各班班代过来领取登记实领本数。刚巧在感觉腰就快要变得不是自己的时候,有道身影适时出现在他身后。

 

    “要帮忙吗?”

 

    没什么情绪起伏的声音照理来说应该很难给人深刻的印象,但绿谷还是一听就认出来对方是谁。猛地回头一看,果然是他们系上刚升上大四的系草轰焦冻。

 

    绿谷才腼腆地说了句“没关系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旁边堆叠的箱子就很不给力地翻倒了一半。最后在系草无言又不容拒绝的帮忙下,两个人总算合力把箱子全数移至目的地。

 

    绿谷松口气,擦擦汗,觉得就连学弟一言不发就开始帮忙搬书这种作风都能让他联想到游戏里那个叫SHOUTOU的玩家,看来自己确实成为一个网瘾少年了,该改。

 

    话说回来,学弟真的很帅啊……难怪全系的女生都视他为幻想的男友对象,每次只要轰焦冻一出现,那些好不容易才交到女朋友的电机宅男全都如临大敌一样,对着他投以愤恨的目光。现在也是,自己光是站在帅哥的旁边,都会受到女生们羡慕又忌妒的眼神洗礼。

 

    绿谷摇摇头,果然是天气太热了,脑袋里开始想些奇怪的东西了,赶紧试图转移注意力:“不好意思啊这么热的天气你还帮忙搬这么多东西过来,我请你喝饮料吧?”

 

    本来要说不用了的轰焦冻雀突然念头一转,到嘴边的话一个急转弯就变成一个好字。默默接过绿谷递过来自动贩卖机的麦茶,一边享受着清凉,一边对绿谷居然知道自己喜欢的口味与品牌而感到略为诧异。

 

    两个平常话都不算太多的理科男生挤在3坪大小的助教办公室里什么都不聊也很尬,意外的是率先终结沉默的居然是平常惜字如金的帅哥系草。

 

    “你今天不玩那个游戏了吗?”

 

    状似不经意的问题让绿谷随即联想到之前被学弟抓包上班摸鱼的尴尬,顿时红透了一张脸,两手慌乱地在半空挥舞着:“没没没没有啦!我不会再在上班时玩游戏了,你你你别告诉主任啊啊啊!!”

 

    他一点都不不想被相泽主任吊在系办公室前整整一个礼拜来公开处刑,不然这个学长还要不要混了,他还是要这点脸皮的。

 

    “最近也没看到你在玩的样子。”

    “啊啊,最近开学我们这些助教很忙的啊!要登记这个纪录那个的每天盯着计算机屏幕都快吐了哪里还有时间玩手机……”

 

    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轰焦冻平静无波的脸上浅浅露出一抹放心的微笑:“哦,还在想是不是被讨厌了……不是就好。”

 

    “嗯?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什么。”将喝完的麦茶罐捏扁空投进垃圾回收桶,轰焦冻就连一个转身都能引起系上饥渴学妹的尖叫:“只是想提醒你今晚游戏有新副本,登入就有奖励可以拿,别忘了。”

 

    “啊,哦!好……”

 

    绿谷从发楞中回神,比起他为什么会看着一个同性的背影看呆了这个问题,他显然更惊讶于原来他们系上号称冷酷王子的系草大人居然也有在玩那个游戏。

 

    当晚果不其然一登入就是游戏运营一周年的纪念活动开跑消息,除了惯例的宝石发送以外还多了一些造福新手玩家的五星纪念抽奖券以及服务老玩家的初代角色专武与皮肤,可谓是良心中的良心了,绿谷似乎又找回了玩这游戏的动力与感动。

 

    他看到SHOUTOU也换上了勇者的新造型,白色大剑上面复刻着高雅的蓝纹,新登场的红皮紧身衣比起原本的深棕色显然更能勾住女性的眼球,可见运营方确实有在照顾着广泛游戏玩家的心声,送了所有职业资深玩家一套全方面量身打造的外观调整。

 

    真的是量身打造……因为他这个魔王的造型跟其他一身漆黑底衣衬上银甲的魔王不同,貌似是全服务器唯一一个自带绿色荧光的魔王,远远看上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个法师。

 

    绿谷出久很崩溃,他都快忘记自己原本是从Q软的史莱姆状态一路含辛茹苦发家致富苦撑着走过来的了。什么鬼造型啊!这不明摆着把他的黑历史秀给别人看嘛!!!

 

    在心里摔完100张桌子,却被一身劲装的SHOUTOU说了一声真怀念,绿谷出久心里又更复杂了。几经挣扎,最后还是打消将皮肤换回去的念头,摸摸鼻子一身绿光的跟着解任务去了。

 

    两人一路放招打怪通行无阻,私聊也没有断过。自从有了传送图片的功能以后聊天内容也从仅限于游戏之中改为涉及私生活,对于彼此的性格与兴趣都很了解,所以在看到SHOUTOU传来线下聚会的邀约时绿谷出久一点也不惊讶,反而还有些小期待。

 

 

    他们相约聚会的地点位于学校附近的肯德基,绿谷出久这才发现这个一同奋战了一年的怪人同伴居然跟自己还是同校,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轻轻啜着吸管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冰可乐,他比约定的时间早来了十分钟。

 

    “你好。”

 

    正在四处张望的绿谷一个没留神,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学弟居然已经坐在正对面的位置了。对于这位最近常常现身助教办公室帮他的学弟他没有恶意,但想到网友可能随时会过来,只好十分不好意思地试图请轰焦冻坐到他旁边,或者隔壁桌去:“抱歉啊!我今天其实先跟别人有约了,是个网友,我们接下来可能会一直聊游戏的话题,你等等要是没有兴趣的话可以先离开没关系……”

 

    “我来找绿谷就是要聊游戏没有错。”轰焦冻一本正经的指着自己的脸:“因为我就是SHOUTOU。”

 

     “……诶诶诶诶诶??!!!”

 

    响彻整个肯德基的高分贝惊叫声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有余。轰焦冻拔出早有准备而堵在耳边的手指,慢条斯理地补上最后一记回马枪:“其实我早知道你就是MARIMO*了,毕竟系上很多人都戏称你绿藻。”

 

    “这种事你早点说啦!!所以我们这次到底约出来是做什么的啊……平常在系辦就能見面的吧!?”绿谷很不好意思地扒拉着毛茸茸的脑袋,从小确实没少因为这样被开玩笑。他现在真的越发不明白这次聚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总不会是看他出糗吧?

 

    “……”

 

    嗯,他有看错吗?为什么感觉平常很高冷的帅哥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

 

    绿谷试探性地开口发问:“有什么不太方便跟我说的吗?还是你有什么困扰想找我谈谈?”

 

    年轻的大男孩略微迟疑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从比较简单的部分谈起:“一直都没跟你说的事情有一个,烦恼也有一个。你想先听哪一个?”

 

     “都可以呀,不用紧张,时间还有很多,你慢慢说吧?”

 

     “那我就直说了。” 轰焦冻真诚的眼神不带一丝虚假: “那个游戏公司Endeavour其实是我们家族企业的子公司,游戏开发团队也是作为继承公司的试验之一,由我带领开发与策劃的。”

 

      “…………”

    显然这个消息的讯息量过于庞大,就连系上号称有黄金脑的绿谷出久都不免大脑当机好一段时间。

 

    “那,你的烦恼是什么?”好不容易消化完毕的绿谷磕磕巴巴地吐出剩余的问题。

 

    结果连对方的口气也变得迟滞起来了:“我最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好像?听到这两个字绿谷就大皱其眉,想到最近心里多出许多以前曾为有过的情感,忍不住以前辈的姿态跟这位学弟谈人生,也顺便为自己加油打气,虽然他知道多半是没戏的。

 

    “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一个人,就不能用这么模棱两可的态度去对待那个人喔!毕竟幸福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的嘛!作了可能会后悔,但不做会更后悔;总之不管结果如何,勇敢去追就对了!”

 

    轰焦冻的眼神略为深沉一些:“这么说,绿谷已经有正在交往的人了吗?”

 

    就像一根针戳破膨胀的气球,绿谷泄气的速度可见一斑:“还、还没有……”

 

    轰焦冻很显而易见的松了一口气,不过顾着理清心绪的绿谷没有看到。

 

    “有打算寻找对象吗?”

    “有、有是有啦……”

    “对象的条件呢?”

    “等等、现在不是在讨论你的问题吗?怎么扯到我了??我刚刚还想着要怎么帮你追你喜欢的人欸……!”

 

    “的确需要你的帮助。”轰焦冻点头,语气略有无奈:“那个人满迟钝的,但是无时不刻都很认真这一点我很喜欢。”

 

    “迟钝又认真的女孩子?我们系上有这样的人吗…… ?”

 

    绿谷习惯性地摸着下唇,那是他开始思考的标准动作。全系学生的资料几乎都被他掌握在脑子里面了,一笔一笔过滤下来的效率不输计算机,说他是黄金脑确实不为过。

 

     “真崎同学吗?”

 

     “不是,虽然那个女的很认真没错。”轰再加码提供线索:“我喜欢的人是短发,毛茸茸的。”

 

     “欸,轰同学你意外的是短发派吗?我以为你喜欢的是大和抚子型的那种……难不成是芦屋同学?”

 

    “……不是,那家伙一点都不认真吧,上学期不是被当了吗?”绿谷出久走钟的猜谜基准连轰焦冻这种不多话的人都忍不住吐槽了。

 

    “不然就是八百万同学?”

    “不是。”

    “蛙吹同学?”

    “那家伙不是电机系的,只是偶尔来旁听的吧。”

    “也对哦,难道是……”

 

    直到绿谷出久背完所有电机系女生的名字为止,轰焦冻都很认真地一个一个反驳回去。到最后绿谷的心也累了,干脆选择直接投降:“果然还是猜不出来,要不轰同学就直接说了吧!”

 

    “他就是我网友。”

 

    绿谷眨眨眼:“我们系上有玩这游戏的女生吗?我好像没印象……”

 

    “我输了,看来不直接说出来你是不会承认的。”

    轰焦冻叹气,一口气揭露谜底:“那个人就是你,绿谷出久。你深深地吸引着我。”

 

    “呃,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例如性别之类的,绿谷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吞回肚子理。

 

    “没有搞错,就连这款游戏也是我为了向你致敬才制作的。我看了教授展示6年前绿谷那一组人马制作的游戏雏形,崭新的设计概念与游戏运行复杂程度都让我很佩服。后来开始注意到你以后就发现‘黄金脑’果然名不虚传,而且并不以自己的实力为傲,无时不刻都是全力以赴的个性也很好,对你来说待在小小一间助教办公室实在太浪费了。”

 

    轰焦冻朝绿谷出久伸出一只手。

 

     “如果绿谷你愿意的话,就来我们公司吧。”

 

    正当绿谷出久以为这个线下聚会其实是个征才说明会的时候,从学弟口中蹦出来的下一句话又顛覆了他的猜测。

 

     “然后,请住进我家吧。”

 

    ……原来不是线下聚会,也不是征才说明会,而是告白大会啊。

 

    绿谷出久忍不住仰天长叹。

 

    这种无厘头就有话直说的行为果然十分符合SHOUTOU的性格。他偷偷抬眼看向还在等他回复的轰焦冻,试图隐藏起因为不明原因而越跳越快的心跳声。

 

    然后闭上眼,用豁出去的表情将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决定说出来。

 

    “在我住进你们家之前可以先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请把我课在这游戏上面的金全部还给我谢谢。”

 

 

 

 

    END.

 

 

注:MARIMO = マリモ,日文的绿球藻之意。

评论(37)
热度(604)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