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But you didn't

* 原梗指路:But you didn’t

* 是轰出、是轰出、是轰出。(很重要说三遍)

* 大写的刀,不喜者误入。我果然还是写刀最快了咩哈哈(ntm)这几天会再更新魔女跟点文,新本的内容也要开始写了,好忙好忙啊哈哈~~

 

 

1.

    回想起来,这是他们互相认识后迈入的第二十个年头。

 

    从雄英毕业之后,离开一起生活的学生宿舍,他们进入了不同的事务所,拥有不同的职场不同的同事,共通点只有他们都在同一个领域事业小成,打响了新生世代英雄们的名号。

 

    以及,他们的感情对象。

 

    至少轰焦冻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2.

 

    在瞒着众人的状况下,两人的同居生活已经持续了好几年,绿谷出久很清楚那些时不时出现在生活周遭的小惊喜与小确幸无一不是来自于那个人的好意。

 

    像是工作再忙早上起来打开微波炉一定会出现的早餐——虽然大多是微波食品。

    像是生日或者交往纪念日里偶尔会出现在事务所门口匿名要他签收的花,永远都是那么刚好109朵玫瑰。

    像是那个躺在卧房抽屉里已经有些久,一直没有被送出的戒指小盒子。没有镶钻的浮夸,简约的设计只刻着几个小字,却包含着隽永的期许与沉默的爱意。

    像是因为救人而负伤后那些因为担心才出现的大大小小的冷战,以及家中那些冷战时也不忘彰显存在感的便利贴小纸条,不断地提醒他伤口不要碰到水、多补充些营养、别太操劳了之类的芝麻小事。

 

    以及每次相拥着临睡前,一定会出现的那声晚安以及晚安吻。低沉的嗓音很磁性,也令人感到安心,总是能松懈一整天累积下来的疲惫,带给他至高无上的睡眠品质。

 

 

    他接受着、庆幸着、感动着,却总是觉得自己无以为报。同样都是职业英雄,天知道轰焦冻到底是怎么腾出心思去准备那些的。

 

    有许多次,他因为路边临时有了状况而抛下正在餐厅等他的恋人。绿谷以为轰焦冻迟早会生气,但他没有。

 

    很多个晚上他们约好出去散散步或看个电影什么的,结果他先回到家东西一放下来就累到睡着了,隔天一醒来又到了上班的点,绿谷以为轰焦冻会抱怨又被放了鸽子,但他没有。

 

    还有几次,绿谷因为不善拒绝而被一个狂热的粉丝跟踪回家,在门口肢体纠缠时被八卦记者拍下任谁看了都保证会误会的头条照片。轰焦冻的脸色虽然难看了几天,但也明白绿谷就是那副好好先生的样子,要绿谷学会拒绝别人就跟叫他放弃救人一样难,直到最后也依旧没有生气,只是从睡觉时改为背对着绿谷睡这一点就能明显看出他的吃味。

 

    更有一次,他为了恋人在家中手擀十割荞麦面团当生日晚餐的惊喜,想着既然是一月的寒冬,面果然还是该吃温热的好。出发点自然是好的,但他忽略掉恋人偏好口味的结果,面是擀出来了,汤底却因为太累,一个恍神错将盐洒成了糖,本来放在最上面的豆皮就已经自带甜味了,一碗好好的狐狸荞麦面(きつねそば)硬是被他扭曲成甜死人不偿命的诡异料理。连绿谷本人都因为腻味而吞不下去,他还想着会在隔天的厨余桶看见奋斗半天的心血成品,然而轰焦冻用行动否定了他的猜想,径自去厨房倒了半碗淡味酱油又切了点葱花,气定神闲地端起面沾着照吃不误。

 

    站在厨房水槽里面准备清洗一滴汤水都不留的空碗盘时,绿谷出久觉得这就是真爱了吧。

 

    他伸出食指抹抹轰焦冻刚刚放在嘴边嘬着汤汁的碗缘,舔了舔。

 

    嗯,真的好甜啊。

 

 

3.

 

    信任感是靠日积月累堆叠起来的。他们之间并不多话,相处模式安定且安逸。轰焦冻用许多个“没有”来回应绿谷一次又一次的爽约,那宽大的包容心在绿谷出久的心里刻划下历久弥新的感动,却也同时让绿谷心中的愧疚越发扩大,总想着自己得改些什么,不然这样下去真的太对不起轰焦冻这个总是在等他的人了。

 

    然而事与愿违,英雄的生活从来就不轻松。绿谷心里的意志再坚定,出其不意的案件仍然层出不穷,而且永远都出现在快下班的时候。

 

    又是一个白色圣诞节,又是一顿因为临时接到的救助案件而没能赶上的晚餐。当气喘吁吁的绿谷出久刚好撞见一身正装的轰焦冻被餐厅经理因为要打烊了而请出门口时,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浑蛋。

 

    尤其在他道歉后,轰焦冻却一脸稀松平常的回答他“没关系,已经习惯了。而且绿谷也不是故意的吧。”,还顺便替他整了整因为狂奔而显得凌乱的围巾,那一刻绿谷出久已经找不到除了切腹以外更好的谢罪方式了。

 

    他将因为剧烈跑动而变得烫热的手心覆盖在恋人的手背上,拼命挤出最真诚的眼神,眼眶里隐含的水光完整传达着光靠言语也无法完整表欻来的歉意: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一直以来很多事情都很对不起。”

    “我会改变的,真的。”

    “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轰焦冻一愣,点头说了声“好”。

 

 

    这一声好其中包含的满足与快乐不言而喻。轰焦冻恍然之间露出来的笑容尽管平淡却深植人心,绿谷出久后来一辈子都没敢忘。

 

 

4.

 

    正是因为知道绿谷生性认真才会为了这种职业使然而没有办法的事情拼命道歉,也觉得因为歉疚感而变得语无伦次的绿谷着实可爱,轰焦冻乐于把这样的心情当作一辈子的小秘密来珍藏。

 

    所以轰焦冻也不会告诉绿谷,在听到绿谷这么激烈的“告白”时,他其实有多开心。

 

 

5.

 

    绿谷觉得自己其实很卑鄙,他一直都在利用轰焦冻对他的容忍,来当作放对方鸽子的借口。他也很不解轰焦冻究竟是怎么做到被晾着那么久也能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吧。”,然后转个身就能把刚刚等待时的煎熬忘得一干二净。

 

    也或许压根没忘,只是习惯让轰焦冻这个人懂得凡事都该成熟地等待与忍耐,让他相信总有一天,绿谷出久会学会偶尔适当地以“他”为重。

 

    绿谷闷闷地胡乱猜测着,手指机械性地敲击着高档餐厅里的香槟杯。

 

    今天比较特别一些,在接到绿谷晚餐邀约的电话没多久,轰焦冻就另外收到事务所紧急调派人力的指令。难得的立场对调让绿谷亲身体验了一把等待的滋味,也顺道反省起自己之前究竟让轰焦冻耗费了多少青春在等待上面,良心抽痛的频率飙高到他想现在就冲去事件现场找轰焦冻道歉的程度。

 

    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情人,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绿谷突然意识到,既然轰焦冻也是个职业英雄,为什么之前的自己几乎没怎么有过“等待”的经验?

 

    答案很显而易见,因为轰焦冻根本舍不得让他等。碰到那种临时推不掉的紧急案件宁可用最冒险的方式去火速解决,也不愿意让对方在餐厅门口多等上一刻钟。

 

    每次都装作若无其事的表面下,究竟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努力?

 

    反观自己呢?他几乎从来没有让“私情”排在“工作”前面过。以英雄来说他早已获得大部分民众的信赖,但以情人这个身分来说,不管轰焦冻有没有表现出来,自己应该或多或少让对方失望过吧,甚至已经到习惯失望的程度了。

 

    一想到情人那种不声张也不抱怨的性格,绿谷就不禁眼眶发热。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本店的打烊时间已经……”

 

    餐厅经理客气的话还没有说完,绿谷便了然地点点头,自动自发朝餐厅门口走去。

 

 

    这是他们交往20年来的头一遭。

 

    第一次,轰焦冻没有赴绿谷出久的约。

 

 

6.

 

    职业英雄轰焦冻受重伤,短时间内不能再跟三巨头的另外两个人竞争职英top.1宝座的消息隔天就登上了早报头条,成为本周的新闻热议冠军。

 

    ……听起来是这样没有错。

 

    绿谷出久朝坐在身边的人笑了笑,略带无奈的那种。

 

    被夸张的墨镜遮去半张脸的人头上还戴着一顶鸭舌帽,黑色短T袖口大方展露着线条好看的肌肉,虽然脖子上挂着的大金链看着有点俗,但高挑的身材让一切都显得瑕不掩瑜,涩谷街头随处可见的嘻哈风格让这个人看起来足足年轻了10来岁。

 

    谁会想到新闻焦点人物此刻变了装,正悠闲地跟着职场上另一个竞争对手一起看电影呢。

 

    其实报上刊载的讯息是错误的,职业英雄三巨头之一的焦冻根本没受什么重伤,那是英雄公安委员会刻意释出的假消息,以免引发社会上的动荡,实际上焦冻不过是身上受了几处擦伤而已。

 

    真正要命的,是十几年前由死秽八斋会的若头治崎研发出来的抹消个性的子弹被有心人士改造升级,并且刻意击入了轰焦冻的身体里,导致职业英雄焦冻暂时性(亦可能是永久性)地丧失个性,无法继续胜任原本的职位,因此公安会决定以伤重为由,暂时撤销焦冻的职英资格,并且大发慈悲地放了这个一直以来都为民奔坡的男人无限期的留职停薪,直到个性复原为止再复工上任。

 

    公安会的人也同时对大众隐瞒了关于他们收到犯罪预告一事。前一天焦冻遇袭并非偶然,事实上三巨头在几天前就已经各自于坐镇的事务所之中收到死亡威胁的信函。根据内容来看,寄件者显然对这三个人有诸多怨恨,甚至还附上了三巨头死亡顺序的预告。本来以为只不过是恶作剧的信件,然而重出江湖的抹消子弹以及丧失了个性的英雄焦冻却不得不让众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三巨头之一的另一个当事人爆豪胜己对以上种种是嗤之以鼻,绿谷却是想起以前曾看过通行学长丧失个性后的惨况。所谓的丧失个性,也就意味着成为一个“需要被保护的人”,以一般人来说还能正常作息,但以一个职业英雄来说,这种无能为力的状态确实就无异于死亡。

 

    也许寄件者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他们三人的命,而是要做为职业英雄的三巨头永永远远从荧光幕前彻底消失。

 

    但是丧失了个性的职业英雄在日后可能会遇到哪些变故,绿谷心里不是没有底的。说他想象力太丰富或者被害妄想也好,绿谷出久现在放在轰焦冻身上的注意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层次。只差没要求轰焦冻干脆转去他的事务所跟他一起上班算了。

 

    绿谷出久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轰焦冻这个人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生活中的每个角落,就连上个班都会担心他有没有遇到危险、不晓得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无聊的程度。

 

    他知道的,轰焦冻不是宠物,而是个年纪轻轻就达成父亲累积了毕生成就的案件数、一个顶天立地的超级大英雄。不应该以人身安全为由成天被关在家里无所事事、到了假日就成为陪他出去看电影或者逛逛街的无名小卒──虽然对方看上去好像还挺享受的?

 

    有点局促地看着轰焦冻的侧脸,即将开场而削弱的灯光让脸庞的棱线柔和许多,绿谷暗暗想着待在自己这种人身边会不会很无聊呢?也许自己确实是管太多了吧……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掌心透着掌心传递过来的是暖透人心的温度。

 

    “会冷的话,不用客气,把手伸过来就好了。”

 

    盯着前方布幕的人一脸若无其事,口里又都囔了一句:“很多事情,绿谷你不说出来我是不会知道的。”

 

 

7.

 

    绿谷出久不晓得为什么在这部号称感动欧美数百万观众的电影播映之前,眼眶就已经先湿了。

 

    他只记得在电影终场的最后,他的恋人模仿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的那段话。

 

    “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打算做什么,我永远信任你。”

    “无论生老病死,我都会等着你、陪着你、爱护你。”

    “生死相随,休戚与共。”

 

    “因为,你就是我的光。”

 

    以及,看到那个其实已经暗自期待已久的小盒子被送到手中时,从脸颊上不自觉流下眼泪的温度。

 

 

    一切看起来是这么的美好。

 

    至少此时此刻,绿谷出久是这么深信着的。

 

 

8.

 

    猛然从独属于两人的短暂梦境里醒来,绿谷出久揉揉酸胀微痛的脑袋转头往旁边一看,电子钟在阴暗房间的角落闪着忧虑的冷光,凌晨4:20实在不是一个舒服的清醒点。

 

    床的半边是空的,那个人今夜依旧没有回来。

 

    被他擅自拿出来的戒指盒子孤伶伶地躺在电钟旁边,从头到尾都没有被送出来过。

 

    一切不过是他自欺欺人的黄粱一梦,那场电影是在轰焦冻无故失踪后他一个人去看的──之前说好要一起看,所以绿谷刻意拿着事先买好的票在窗口等,等到终场了都没有等到那个说好要陪看的人。

 

    他知道自己一直是个不够体贴的人,也总是被动地让对方一等再等,说好的事情能实际做到的更是少之又少,也知道刚失去个性后开始实际体会到无力感的人精神可能会变得脆弱起来,但是他不认为轰焦冻是个会因为这些事情就不告而别的男人,至少责任感与牠们一同受过的英雄教育不会允许那个人做出这种事情的。

 

    绿谷唯一、且不愿相信的可能性只有两个。

 

    一个是轰焦冻再他不知道的时候、不知道的地方出事了。

    另一个,是他打算以寻常人的身分终老,所以选择与身边的人不告而别。

 

    此时此刻绿谷多宁可轰焦冻是个自私的胆小鬼,也希望他至少可以在同一个世界的角落里安然地呼吸着空气、平稳地过着不受打扰的幸福生活。

 

    他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翻身面向窗边,窗外夜不熄灯的东京光影与乌漆抹黑的室内相形讽刺,刺得他双眼发酸,只好蜷起身体,在被窝里寻求更多温暖。

 

    这是轰焦冻失踪后的第一个初冬。落叶还没凋零殆尽,却让绿谷出久恍忽觉得今年隆冬的脚步声已经近了。

 

 

9.

 

    接到消息赶到现场时,绿谷出久气喘如牛,沿途使用了100%One for all踩坏多少无辜楼房也不自知。

 

    心脏狂跳到发痛,胸口像是要裂开似的,但他很清楚绝对不仅仅只是因为拔腿狂奔十几公里的原因。

 

    那个失踪数月的人貌似已经找到了。

 

    绿谷满脑子只有这句话在回荡,什么逻辑、什么工作操守、什么职业道德他现在通通都不想管,这或许会成为他这一辈子最失控的一次暴走行为也说不定。

 

    刺骨的气温来不及在飞速而过的身体落下冬天的印记,奔跑的速度却快到让冷风在理上刮过一道又一道的风切血痕。然而绿谷丝毫未觉脸上的变化,仍然不管不顾只想着往前冲。

 

    他想见到那个人,不论以什么形式。

 

    抵达目的地之后他一度被封锁线挡在危楼的外面不得其门而入,绿谷显得稍微有些烦躁,黄色通常都是英雄们在灾害现场最不想看到的颜色,因为那从来都不是象征着什么好迹象。

 

    等他好不容易冲进那栋摇摇欲坠的危楼里面,推开忙碌又挡路的警调人员,原本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

 

    他终于见到了想见的那个人。

 

    那个人,就趴卧在被嫌犯遗弃后胡乱用杂物塞满的脏乱房间,连同另一个未能保护到的人质一起,悄无声息地沉睡在那里。

 

    “……原来你在这里啊,轰君。”

 

    绿谷不顾现场正在采证的刑警们的阻拦,弯腰将脏破的躯壳小心翼翼地扛起。

 

    “那天早上提早送你的围巾你有好好围着呢……我真笨,明明轰君可以自行调节温度的,我还送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东西当礼物……”

 

    本来就不太稳定的虚浮脚步被杂物绊了一下,绿谷身体摇晃却没有倒下,有滴洗过满脸血痕的泪落在那条围巾上,由于现场过于混乱,所以谁都没有看见。

 

    英雄不可以流泪,起码当着众人的面前不可以。

 

    可是,如果真的难受到受不了的话,不小心哭出来个一两滴也试没有关系的吧?因为你说过哭出来也没关系的啊,轰君。

 

    所以现在就让我稍微哭一下吧,哭一下下就好。

    如果你听得到我的哭声,今天晚上请进入我的梦里,跟我说一句很久没说过的晚安好吗?

    这要求不算过分吧?就算我以前常常失约于你,你都放我那么久的鸽子了,也算扯平了吧……对吧?

 

    殒落的英雄不该受到众人的评论,抱着情人尸首的英雄就像真正的人偶一样不知疲倦地全速跑着,直到最后跑到没力了,才再不知道哪一处的海边摇摇晃晃地坐了下来。

 

    一摸脸,满手满手的冰霜齐齐落下,有说不完的悔意、道不尽的歉意、还有已经无处可说的爱意。

 

 

    绿谷出久从来没有体会过,失去一个人可以说的上是会呼吸的痛;疼得他每分每秒都难以忘怀、痛得他无时不刻都像在窒息。

 

 

10.

 

    数不清是多少年后,一个自称是绿谷出久教育出来的少年将一本日记送给被嘱托要一同负起教育责任的老战友饭田与丽日手上。

 

    饭田没有打开来看,只是默默递给看完以后哭到不能言语的丽日一包刚撕开来的卫生纸。

 

    空荡荡的日记里面只有一页写着寥寥数语,内容是一眼就能瞥完的简单明了,然而看再多遍也无法体会到笔者落款时究竟有多么追悔莫及:

 

 

    有许多事情我要回报你、有很多心情还没有告诉你、有更多的事情要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做才更有意义。

 

    每一天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期待着你能再打开那扇门说出那句“我回来了”,或者在我睡着时给我盖上那条老是被蹭掉的被子,附带一句带着晚安吻的晚安。

 

 

    但你没有。

评论(67)
热度(381)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