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英雄受精卵的地下恋情曝光危机?!

Summary:大家在外合宿时,晚上男生在关了灯的房间里讲黄色笑话。峰田问:「你们谁真的有过经验了啊?」,这个时候轰和绿谷正在秘密交往中,而且上过本垒,他们会怎样回答呢?

 

* 时间点为1A成为了2A,私设雄英高中每个年级都会举办合宿露营

* 混更,合本解禁了放出来的产物


 

    先轰一步走出大浴池时,绿谷出久还以为自己的开门方式不对,差点使用One For All的力量将拉门阖上,就怕速度不够快让拉门外的人把自己给抓出去。

 

    这也不能怪他,任何人看到他们班的色情大使峰田实露出平常那种招牌猥亵笑的升级版就能断定准没好事。

 

    「什么啊绿谷!突然之间就关门也太不客气了吧!我又没做什么!」

    「对嘛!我们可是想进行友好交流才来找你的耶!」

    「不…不如说,绿谷的判断才是正确的吧……早知道我刚刚也这么做了……」

 

    外面传来峰田与上鸣拍打纸门的声音,以及切岛在一旁冷静的吐槽。

 

    绿谷还在分析哪里不对劲的时候,轰也离开更衣的地方走过来,轻拍他的肩膀问:「绿谷?怎么了吗?干嘛不出去?」

 

    「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绿谷苦笑,但转念一想该来的总是躲不掉,便侧身让轰自行拉开了纸门。

 

 

    于是乎就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A班男生除了爆豪跟障子坚持正常作息以外全员到齐。饭田是为了监督同学别太晚回房睡觉才跟过来的,轰则是因为绿谷被拉着强制参加所以也跟着加入。一群人就在营区男宿的某间四人房里摸黑围成一圈,形成某种诡异宗教仪式的氛围。

 

    「都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峰田率先开口,手机的反光让他的脸看起来十分狰狞,增添了几分严肃的感觉。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吞了吞口水。

    然而峰田下一句话就立马打破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紧张感。

 

    「去年因为敌联合的袭击所以没能好好实行,现在总算……嘿嘿嘿,那我正式宣布!A班第一次男子聚会!正式开始!」 

 

    「男子聚会……所以你到底是打算干什么啊?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吧。」

    「明天的训练只会更辛苦,为了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英雄,我认为现在应该要趁早休息以便明天能跟上课程才对!」

 

    后面那句不用想也是出自饭田,不过前面那句话却是由切岛说出来的,引起了另外两位兄弟的不满。

 

    上鸣率先发难:「切岛你搞什么啊干嘛这么扫兴!平常这些话题你不是也挺来劲的吗!」

    濑吕也过来凑了波热闹:「就是聊一些男子汉之间的话题啊!跟平常一样!」

 

    「不是啦,我跟爆豪同房间的啊!太晚回去要是吵醒他我可不干!把那家伙弄醒一闹老师会过来巡房的!虽然我有硬化能力是不怎么怕他揍我啦……」

    切岛秀了秀硬化的手臂,又看看他的两个好兄弟:「话说回来,你们两个不是也跟我同房间的吗?没忘记吧?」

 

    这回上鸣与濑吕倒是异口同声了:「我们就玩一小时!一小时就好!」

 

 

    一小时的男子聚会在几个人的邪笑之下开始了。

 

    基本上雄性动物聚在一起的话题不外乎就是尺寸、异性与黄色笑话之类的集合物。

 

    峰田一伙说的眉飞色舞;轰与常闇一脸兴趣缺缺;尾白、青山与砂藤偶尔回个几句;饭田从一开始不断纠举同学的言行到后面已呈半放弃状态;绿谷跟口田则是完全不晓得该怎么接话,脸红得只想躲回自己的房间里。

 

 

    「一个男人和一个惹火女郎坐在酒吧内调情,渐入佳境时男人掏出了那话儿放在女郎手里。结果那女的很有礼貌地说:『对不起,我不抽烟……』。」

    「噗哈www上鸣你真的最好别跟女生说这种笑话,尤其是耳郎。」

    「+1」

    「+1001」

    「还有我还有我,我来给大家讲个压箱底的黄色笑话──」


    听着大家此起彼落的笑声,绿谷觉得笑不太出来的自己有点格格不入,一开始的不好意思已经变成因为听不太懂笑点而很尴尬的困扰了。

    他看向同房的轰跟饭田,后两者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三人同时站起身打算向同学告辞回去自己的房间。

 

    「那个…我看大家都聊得很开心,我们有点困就先回去休──」

 

    「欸欸绿谷你很不给面子喔!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听不懂我们说的话对吧!这样下去不行啦你会一辈子都是处男的喔!来来,要不我们换个话题,聊聊自己喜欢的类型怎么样?」

 

    「喜欢的类型?是指英雄的话题吗?」

    一听到这句话,绿谷跟另外两个人便停下脚步,结果就这么错失了走出去的机会。

 

    濑吕竖起食指摇了摇,带着要绿谷放弃挣扎还是乖乖留下来吧的暗示:「当然不是!谁要聊这么扫兴的东西!我们要聊的是喜欢的女孩子类型!」

 

    「我先!欧派是男人的梦想!地球只有一个但胸部可是有两个啊!」

    「峰田你个胸部星人!说好的贫乳才是正义呢!」

    「我的理想是像午夜那样的魔鬼身材……只可惜她是个抖S但我不是M啊──」

    「别难过,你还有Mt. Lady可以选啊!又年轻,而且还有那对可以变大的超豪迈巨乳喔!朋友,不考虑一下入教吗~ ~」

 

 

    这种低及话题又持续了五分钟,小巷子三人组基本认定自己已经与话题无缘了。本来他们大可走回房间好好睡一晚,然后迎接明天地狱般的修行──如果濑吕没有开口向轰问出那么一句话。

 

    「不然轰你说说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什么类型……」

    轰少见地皱起眉,竟然还认真想了起来。下意识地回答:「短头发的?」

 

    濑吕吹了吹口哨:「没想到我们班的帅哥意外地是短发派嘛!那欧派呢?喜欢大胸还是小胸?」

 

    正想回答对方根本没有胸的轰冷不丁地被绿谷暗暗掐了一把。

    于是他只好做了违心之论:「……小的吧。」

 

    上鸣立刻跳出来指着轰大叫:「骗人!你不是应该是八百万派的吗!」

    「短发加上小胸…看来八百万根本不在你的守备范围内嘛!好耶我们有希望了!!」

    「醒醒吧,这世界少了一个帅哥,还有很多很多个帅哥,轮不到你这个小短腿啦哈哈哈。」

    「号外!A的菁英男喜欢的类型竟然是贫乳!这究竟是自信的丧失还是男性魅力的新萌点,且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 」

 

 

    「能打个岔吗?」

 

    看到轰缓缓举起右手的绿谷隐约感觉不太妙,然后就听到那个在奇怪的地方特别直肠子的恋人说出让他差点自爆的话:「我觉得应该不算贫乳,毕竟摸起来的感觉意外还满有肉感的应该是快要到B才对……」

 

    「C以下的都算贫乳啦!下一个!」

    「唔哇!这种言论要是被女生听到你就真的死定了!」

    「不对吧!!没有人注意到刚刚那句话有个不得了的亮点吗?!」

    「怎样都好话题能不能别再继续局限在胸部了……」

 

    看到切岛与尾白一副心很累的样子,上鸣便抛出了新话题:「那大家喜欢什么身材的?我喜欢纤细型的!」

 

    这话题比较安全一些,大家讨论的意愿也变得比刚才热络。到后来干脆就按照围成一圈的顺序一个个像自我介绍一样叙述自己理想中的类型了。

    切岛、濑吕跟砂藤表示他们喜欢偏丰腴的肉感女性;青山的闪亮式回答牛头不对马嘴;口田比划的手势表达出他想不出来;峰田的答案不负众望,仍然是只要欧派够大一切好说;常闇则是回答得很中二却莫名成熟,大意来说就是选你所爱、爱你所选,只要是他认可的女人他都喜欢,身材什么的都是浮云。

 

    轮到尾白的时候,他不好意思地搔搔头,说出让饭田深感同意的话:「其实我觉得女性的身材标准就可以了,不用特地去追求什么,毕竟对方爱你才是最重要的吧?」

 

    轮完一圈,还没表态的只剩在场的另外两名学霸。轰仍是一号面无表情脸,绿谷则是心里直打鼓。

 

    他有多不会说谎,全班都知道。

    要他随便掰出一个喜欢的女性类型,肯定一秒就会被拆穿的。应该说,在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的现在,他感觉自己根本没脸说出“喜欢女性”这句话啊。

 

 

    毕竟他可是跟轰焦冻秘密跑回本垒的人,今晚的话题让他很崩溃,按现在这态势要是暴露了半点讯息,他还没成为职业英雄就要准备公开出柜了!

 

 

    在绿谷还在做思想抗争的时候,轰就很干脆地直球决胜负了:「短发、圆脸、身材精实偏瘦。」顿了顿,又再补充一句,「很爱笑,笑起来很可爱。」

 

    总觉得这些描述越听越具体,濑吕瞬间在脑海里联想到某个不可思议的对象,没多想就脱口问出:「你喜欢的人该不会还是个眼睛很大、提到欧尔麦特时整个人还会闪闪发亮的类型吧?」

 

    轰随即露出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而旁边的绿谷已经单手捂着脸放弃挣扎了。

 

    「我说,轰你喜欢的人该不会是绿──」

 

    「磅!!!」

 

    濑吕望着被砸出一个大洞还冒着烟的地板流着冷汗不说话了,那洞离他的左大腿只偏了不到五公分。

 

    「抱歉,吓到濑吕同学了。」绿谷微微笑着,紧握的拳头还没松开,话更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蚊、 子。

 

    甩了甩右手上的碎屑,绿谷继续笑着说:「不用在意我,大家继续啊?」

 

    现场静默了一下,随之而来的讨论与吐槽就像炸开的锅。

    毕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绿谷随便一个smash的破坏力,其他人顶多只当他出手过快、下意识没拿捏好力道,就这样跳过绿谷的过激反应。只有查觉到什么的濑吕从此时开始便沉默到男子聚会结束为止。

 

    「……你这表情怎么回事啊?所以轰你真的已经有对象了吗!?」

    「就你这扑克脸还要求对方爱笑?平常也没见你多笑一下啊!」

    「什么啊!都有对象了干嘛不早说!省得其他女生整天在那边分心!万岁A班少了一个竞争者了!应该说这世界少了一个顶端掠食者了欧耶!!」

 

    连饭田都被勾起好奇心,一脸认真地转头询问:「轰同学,我都不知道你已经有对象了!对方是怎么样的人?我们学校的吗?」

 

    绿谷还来不及打pass,轰就直爽的点点头:「对,我们学校的。」

 

    「正吗?身材怎么样?年上还是年下?英雄科还是普通科?」

    「上鸣你这问法好专业www」

 

    「很可爱。看着显瘦…可是意外的很有肉,而且有弹性…屁股满紧实的……」

 

    这么回答的轰低头看着双手,好像在揉捏什么,似乎在意淫又像在回味,惹得绿谷在心里不断「啊啊啊啊」地哀号,拼命在一旁挤眉弄眼,希望靠意念传达出自己的惊恐好让轰能少说几句。

    似乎心电感应到了,轰成功在后面给绿谷保留了一些隐私:「同年的……后面那个不能说。」

 

    「……你这么坦白真的好吗?」,尾白说出了全场的一致心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消息过于劲爆导致大家都忘了绿谷,总之这话题总算是结束了。绿谷正要松口气,峰田随之就抛出下一个让他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题。

 

    「既然帅哥都自爆有对象了,我就顺便问问……大家,有谁已经告别处男了吗?」

 

    「…………」

 

    这问题够尴尬,足以让上一秒还闹哄哄的场面瞬间冷下来。

 

    「切,大家好闷骚啊,难不成真的都还是处男?」

    「我觉得这话就你这短腿最没资格说!」

 

    峰田挥开上鸣扯着他脸的手:「行了,就当我说错话吧!不然聊些务实一点的,大家来说说自己喜欢的A片姿势怎么样?来交流交流梦想吧!」

 

    「我pass,平常不怎么看片的,听你们说说就好,就当长见识了。」

    「女上位一票!女方主动什么的最刺激了!」

    「没骨气,是男人就要积极进取啊!我选男上位!还有就是在那种高级酒店里的话还可以藉由镜子看到女方的表情!」

 

    接下来的各种对话就真的很低俗了,口交、69姿势、水中啪啪啪、车震、高楼透明玻璃play、道具捆绑、电车痴汉……谜片里该有的特产全被拿出来说了一遍,这让原本就快坐不住的绿谷更加冷汗涔涔。

 

    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交往对象竟然一脸不屑地想反驳什么的样子;手中的手机却很忠实地记下一些他们没做过的姿势,像是69、水中之类的关键词每多一个就让他心惊肉跳。

 

    当峰田说出 :「我喜欢M字腿!”的时候,轰终于忍不住小声吐槽了起来:“M字腿还要扛着对方两只脚,明明后背式才比较省力还能加速冲刺,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是不懂啊,所以说没经验的人就是没经验……」

    所有人都不知道,就在下一秒,轰靠绿谷那一侧的大腿立刻被绿谷隔着浴衣狠狠地捏青了一片。 

 

    这时候,上鸣朝还在揉着大腿的轰靠了过来:「轰你刚刚说了啥?什么有经验没经验的?」

 

    绿谷的反应快:「轰同学的意思是我们没什么经验,在这里留着也没什么意思,想先回房间去。」

    本来绿谷打的算盘是以上鸣同学的智商应该不至于发现什么,然而他错就错在这里。

 

    笨蛋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他是个笨蛋,一想到什么就直接脱口而出,一听到什么就立刻变成传声筒,连封口的时间都不给。

 

    「哦哦,懂的、懂的!」

    上鸣露出会心一笑,转身就将双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开始广播「各位──我听到一个很劲爆的消息!!轰刚刚说后背式比较省力还能加速冲刺喔!!!」

 

 

    「……什么?!」 这是饭田,他对这句话里隐含的讯息完全理解不能。

    「轰你这家伙,不仅有对象了还已经有经验了吗!!」

    「大家就不好奇,平常不逃学,一下课就回英雄科宿舍的人到底哪来的机会跟时间去找对象的吗……?」

 

    听到上鸣的疑问,切岛开始认真推导起来:「所以轰的对象其实就在学生宿舍里面,也就是说是英雄科的对吧……不对啊A班跟B班是分开住的,也就是说轰你的对象果然就在我们班里面对吧!而且晚上有门禁,你也不可能到女生那边去……啊!」


    综合了各种想象,加上从刚刚开始就沉默不语的濑吕以及绿谷的奇怪举止,切岛也静了下来,挪了挪位子到濑吕旁边一起思考人生。

 

    峰田才不管这些,流下了两行血泪愤恨地说:「家世好、个性强、身高又高、功课又强、有女朋友不说还已经脱处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你这种人生胜利组啦!快给我消失!!」

    「冷静点峰田!课堂外禁止使用个性!还记得吗!不要在这里拔你的葡萄球啊啊啊我们明天会被老师骂死的!!」

    「应该说再不安静一点等一下老师过来我们就全都死定了啦!!」

 

 

    「……」

    置身话题中心的轰懒得再搭理闹成一团的其他人,转头对旁边自从听到切岛的话就彻底石化的人老实地吐出道歉的话语。

 

    「总觉得……很抱歉。」

 

    没有反应。

 

    他伸手朝绿谷眼前挥一挥,还是没有反应。最后轰当机立断,拉起绿谷就往房间走回去。

    至于整顿完其他人的A班班长回去后发现自己被锁在门外不得其门而入,以及那时他的好室友正在里面做些什么事情,相信正直的饭田天哉同学不会想知道的。

 

    到此,男子聚会总算是落幕了。

    除了心灵受到不小冲击的濑吕,大家都只是对这些半点营养都没有的话题一笑置之,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或许这还得归功于其实知道前一晚男生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的相泽刻意给出超高难度训练的缘故。

 

    然而十年后一场同学会里,当砂藤突然提起当年在雄英英雄科上学时的灵异体验时,越听越不对劲的濑吕想起了那场男子聚会,身体一抖躲到居酒屋的最角落,果断抽身离开了这危险的话题。

 

    「说起来,我房间晚上常常会听到隔壁传来怪声音,可是半夜三更的大家明明都睡了啊!」

    砂藤转头看向正在给绿谷剥毛豆的某人做确认:「对吧,轰?」

 

    「嗯,的确是在忙着『睡觉』。」

 

    听了这话爆豪整个火气都冒上来了,把装着生啤的酒杯往桌上一摔,磨着牙狠狠瞪向一脸事不关己的事主:「是啊,我楼上半夜总会有『怪声音』,根本不能睡啊!」

 

    「那是你的事,定性太差睡不着怪谁?」

    「你他妈……!!」

 

    最不会阅读气氛的青山也过来插嘴「说起来我隔壁半夜偶尔也会有怪声音呢,不过鬼是不会想靠近我闪亮亮房间的吧!」

 

    峰田听了忍不住大声嚷嚷:「你们4楼跟5楼都有听到怪声音吗!我隔壁偶尔也会啊……绿谷你老实说是不是你自体发电太用力了床都给你撸出声音来了!」

 

    众人将视线转移到现役的和平象征身上。

 

    表情整个凝固的绿谷已经不晓得,到底是该庆幸那时候有忍着没叫出声才没让事实暴露给大家知道,还是该回去为了已经过去的事情跟自家恋人冷战个至少一星期。

    他只知道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离开话题中心越远越好。

 

    于是绿谷打着哈哈来到正在角落喝闷酒的濑吕旁边,两人立刻结成碎碎念低气压联盟。

 

    濑吕眼角带着被低调的闪光激荡出来的泪花:「太聪明也不是好事啊……」

    绿谷则是沙瓦一杯接着一杯地灌:「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新世代的和平象征与人气英雄焦冻不日便搬出现在居住的公寓改入住两人共同购买的独栋小宅,以及其中的原因是什么,那就是后话了。

 

    轰焦冻表示那场同学会之后就莫名被迫禁欲一个月的小兄弟很委屈,不过能因此跟绿谷拥有共同的房子那也算是因祸得福。

 

    至少他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床上全力冲刺了。

 

 

( Fin.)


评论(52)
热度(1161)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