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MHA 轰出】 咫尺之间15

* 原作向ABO设定

* 趕在生日結束的最後幾分鐘生出來了,開心!

前文回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一槌定音。

 

爆豪胜己没有说话,从绿谷身上站起来以后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将他从满是水泥碎块的地上拉了起来。

 

 

之前就隐约有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预感,只是他不信在任何事上总是无往不利的自己会输,也不认为那个老跟在他身后的家伙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所以不愿意在应对进退上做出哪怕是一点点的让步,而已。

 

他爆豪胜己就是爆豪胜己,到哪里都不会有所改变,变了也就不是他了。对吧,废久。

 

 

"决定好的事情就别后悔,废久。"

 

到最后,他想说的能说的,也就剩下这么一句话了。

 

 

抬起手,爆豪用手臂遮住眼睛,狠狠地笑了出来。除了他本人以外任谁都不会听出来这是嘲笑,而且嘲笑主体还是他自己。

 

 一直以来留给那家伙的总是背影,这次也一样,起码这点印象与自尊,就让他继续用背影来武装下去吧。

 

他没有输,他爆豪胜己怎么会输。

 

他不会鸵鸟心态的说这只是暂时的,但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转机呢?就让他用这双眼睛看下去吧。

 

他倒要看看废久的决断会不会是正确的。

如果出了差错,到时候他就要跳出来,狠狠嘲笑被抛弃的人一顿,然后把那个胆敢给他打回票的家伙带回家……也许到时候会改变一下相处模式,总之一辈子都不会让废久再有反悔的机会。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的。

 
他发誓。

 
 

夜幕很完美地遮蔽了爆豪眼里的血丝,绿谷一拐一拐地跟着他站起来,在惊讶之中迎向望着他们已经好一段时间的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你什么时候来的?!”

 

“总算是住手了。”

 

没有维持肌肉状态的欧尔麦特叹了一口气,看起有些无奈,也有几分坦然:“你们两个实在是……让我好一阵担心啊。”

 

“欧尔麦特……”

 

爆豪眼角抽了抽,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名单基本上是全员到齐了,他深呼吸几口气,还是勉强地问出口,“你为什么选了笨久?”

 

“答案你也已经知道了吧,还是说刚刚打的那一架还不够?”

 

欧尔麦特又想叹气了,“我的秘密你也都猜到了,但比起那个,我更想说的是只要够努力,底下的人也有成为顶端的一天;相反的,如果不够努力,上下顺位被颠覆的可能性也是有的。爆豪少年,人终究会改变的,这也算是一个教训,别总是拿过去既有的印象来看待他人比较好。”

 

“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吧。”

 

欧尔麦特上前给了爆豪一个象征性的拥抱──虽然这个拥抱很快就被爆豪要强地给推开了。

 

“抱歉……神野事件过后我也很忙,一直没有好好给你们做心理辅导是我的疏失。你们都还是少年,是前途无可限量的少年,所以我才希望你们的未来别被我这样的人给局限了。”

 

"负面的情感是不需要的,只要想着变得更强就好。得胜与救人双方兼顾,才是顶尖英雄应该做的事,你们明白了吗?"

 

两个未来的准英雄点点头,尽管一身狼狈,他们还是将良师的话一字一句谨记于心。

 

"那就回去吧。相泽他很生气啊,跟他道完歉就赶快休息吧。"

 

直到两条蹒跚的背影听话地走远一些,欧尔麦特才跟着挪动他的步伐。

 

临走前,欧尔麦特偏过头,对着暗处语重心长了一番。

 

 

"虽然随便插手别人的感情问题不太好,不过毕竟事关绿谷少年,我也很难放着不管啊。"

 

一片空寂,毫无反应。

欧尔麦特无所谓地继续对着空气说话。

 

"看来少年他选择了你……我不会强逼你做出回应,但是如果你也对少年有心的话,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对他。"

 

欧尔麦特朝身后摆摆手,跟上前面那两个问题学生。

 

"我想说的就这些……时间不早了,你也赶快回去睡吧。小心别被相泽发现啊。"

 

 

这句话落下没多久,本该无人的模擬街道中缓缓走出一道身影。

 

红白发的少年仍是一贯的沉默,但总是冷俊的脸色有些动容,了解轰焦冻平常是怎么样的人甚至会觉得见鬼了,然后用欣喜这两个字来形容他现在的表情。

 

调动个性,用右手敷上微微发热的脸,轰在夜色的掩护下躲过监视器,悄悄回到自己的卧室。

 

接下来的整晚他完全睡不着,甚至不断地看着时钟,就希望明天能快点到来。

 

现在的心情,比起过去人生经验过的任何一刻还要更……轰焦冻沉思了一下,在文思枯竭的脑海词库里挑了高亢这个词来自我剖析一番。

 

哪怕是以前跟母亲一起看欧尔麦特专访的时候、体育祭上跟绿谷对打的时候、还是那一晚在卧室中彼此面对面的时候,轰焦冻都觉得人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子圆满过。

 

翻过来又翻过去,怎么样就是睡不着,轰最后索性起身拿起手机,开始浏览一个又一个网页。视频、电影、小说、漫画、连续剧、横幅广告……各种网络信息在越夜越精神的双眼里飞快地掠过,他的搜寻关键词从头到尾只有两个字,而且明天势在必行。

 

好不容易捱到隔天最后一堂课,从不迟到早退的轰非常难得的早退了一回。他匆匆赶往治愈女神的保健室,领了一盒急救箱就直奔被罚关禁闭的绿谷房间而去。

 

敲了门才想到自己光顾着想见绿谷一面,还来不及想好脸上该摆出怎么样的表情,于是当绿谷应声开门的瞬间看到的就是要笑不笑的轰焦冻万分僵硬地跟自己打招呼的诡异画面。

 

……要让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摆出这样的表情真的是辛苦轰同学了,绿谷苦笑着把对方迎进房间里面,一边这么想着。

 

 

“轰同学怎么了吗?怎么这么喘……”

“因为我急着想见到你。”

“呃?”

“我想见你已经想了整整一天了。”

“等等、轰同学、你──”

“我不等。”

 

轰拉过绿谷一惊慌就会挥舞起来的手,放在心跳还在急速奔跃的胸口。

 

“绿谷,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迫切想要见你的心。”

“……轰同学,你是不是吃坏肚子还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轰有些困惑地皱眉,奇怪,绿谷的反应怎么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他不放弃地再接再厉:“不,我说的是真心话。”

 

结果收到的是绿谷充满不信的眼神:“轰同学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啊,肯定是被什么给影响了吧。”

 

“……没有。”

轰闷闷地回答,顺便不着痕迹地把口袋里的手机与小抄往更里面的位置推了推。

 

绿谷有点好笑地看着轰的动作,决定还是由自己来转移话题。他指着被冷落在一旁的急救箱问:“轰同学是来给我换药的吗?”

 

轰点点头,他这才想起这也是自己过来找绿谷的目的之一。

他解开绿谷自己缠得有些凌乱的绷带,将伤口重新消毒一次,再敷上新的纱布与绷带;碰到关节处还很贴心地在固定用的网布上剪开一个洞以便绿谷活动,这让绿谷率直地将心声给赞叹出来。

 

“轰同学你的包扎技巧也太熟练了吧!”

 

轰看到绿谷不断投往书桌上的眼神就知道对方又想更新他的笔记了。他按住绿谷后便自己把笔记拿给了绿谷。

 

“没什么,只是小时候常常需要自己包扎伤口而已,自然而然就会了。”

 因为会帮我包扎伤口的人那时候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绿谷大概也想起轰小时候的家庭状况,忍不住懊恼地啊了一声,然后用略带歉意的眼神看向还在替自己处理伤口的轰。

 

“没事的,都过去了,拜以前的训练所赐,现在也没什么受伤的机会。”

 

轰在绿谷手肘处的最后一个伤口打了个漂亮的活动结,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然后认真地抬头看向绿谷。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有了你,绿谷。我觉得很好。”

“所以,你可以不用这么在意我的过去。跟我说话不用这么紧张的,绿谷。”

 

被那双眼睛这么看着,绿谷觉得自己彷佛连话该怎么说都忘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应了声。

 

 

轰拍拍绿谷的手臂,起身收拾床上那些换下来的废弃绷带。一不留神,刚刚一直压在心底的话就不小心说漏了嘴。

 

“啧,爆豪那家伙下手真重,早知道昨天就该阻止他了……”

 

敏感的绿谷立刻就抓到了重点:“昨天?阻止?”

 

花了三秒钟想透这句话的意涵,再综合轰变得很不自在的脸色,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绿谷倒抽了一口气。

 

“轰同学,你该不会…昨天…也在现场……吧?”

 

见轰有些尴尬的嗯了一声,绿谷不晓得自己内心瞬间刷过的那一行行弹幕里面有没有包含什么不雅的词。

 

大概里面出现最多次的就是卧槽了吧,绿谷现在真的很想吐血了。

 

 

不对,等等。

也就是说,轰同学连最后他对小胜说的那些话都……

 

 

绿谷吞了吞口水,强装镇定地问出心理最后的问题:“那……轰同学你、你是什么时候就在那里的?”

 

“一看到你被爆豪拉出去我就跟在后面了,怕他对你怎么样。”

 

轰看着绿谷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脸色,突然觉得有些可爱,也不再像一进房间的当下那么紧张了。

 

“没想到你们马上就打起来了……”

 

绿谷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轰同学没有搞懂他们当时的状况,很好很好,那最后说的话大概也没被他听到──

 

“然后我就听到爆豪问你,我跟他你会选择谁。”

 

 

前言撤回。

 

绿谷出久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咬断自己的舌头,看看能不能改改自己这个一立flag就光速倒地的体质。

 

 

“啊……那个,轰、轰同学你不用在意我的回答啦我没有要对你死缠烂打的意思只是一时口快不小心说出那种话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也不想给你造成困扰如果你不需要我的话我会立刻离开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死缠烂打也无所谓,给我添麻烦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诶?”

 

轰拉下那双遮着脸的手,不出所料地看到绿谷爆红得堪比西红柿的脸。

 

“我是说,我想让你给我添一辈子的麻烦。”

 

“你说什么、唔……”

 

 

绿谷还没说完的话被淹没在前所未有的深吻之中。

没什么经验的他甚至忘了可以用鼻子呼吸,差点溺死在轰突如其来的怀抱里。

 

“昨天听到你那么说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这一辈子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了,绿谷。”

 

 

他捧起绿谷的脸,额抵着额,就像这么做就可以把蕴藏在脑袋里的爱意毫无保留地传达给对方一样。

 

 

“绿谷出久,我想当你的番。”

 

 

轰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这么说着。

口袋里那张通霄一个晚上查资料做出来的求婚小抄不用掏出来了,轰觉得网络上的那些专家说的对,真爱无敌,顺其自然最重要,任何手段都比不过最真诚的那颗心。

 

 

“我会成为你唯一的Alpha,也希望你可以成为我唯一的Omega。”

 

他将右手覆上绿谷的左手,将未完的誓言郑重地说出来。

 

“我现在说的没有任何一分虚假,将来也不会有任何一丝后悔。”

“绿谷出久,你愿意答应我吗?”

“毕业以后,当你准备好了,请你与我结婚。我想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一辈子。”

 

 

闭着眼睛发誓的轰焦冻不会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够不够冷静,心脏跳动得很快很快,但他知道耳边传来的声音是什么,尽管还有些忐忑,但心里总有股奇异的安定感,他知道他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绿谷吸着鼻子,声音有些压抑地问:“轰同学……你这算是求婚吗?”

 

轰还不敢张开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现在就求婚也太早了吧,我们还没有成年啊!”

“我还觉得太晚了,不应该让爆豪那家伙有机会对你问出那种问题的。”

 

绿谷有些哭笑不得了:“总觉得,轰同学意外地有些小家子气啊。”

 

轰没有回话,只是继续执拗地握着绿谷的左手。

 

"轰同学...?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握着那边是...啊、好冰!!"

 

抽回被冻得有些痛的手,绿谷这才惊讶地发现左边无名指上有着一小块晶莹剔透的冰环。

 

“诶?!”

 

他楞楞地看向脸上有些愧疚的轰。

 

“抱歉,绿谷,现在只能给你这个。毕竟是给你的戒指,我不想借用那家伙一分一毫的钱去买。”

“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话,等我靠自己的力量拿到第一份薪水,就去买属于我们的对戒。”

 

好半天没有动静。

这实在有点尴尬,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有自信了。

 

不过很快地,绿谷出久接下来的这句话足以让他昨晚的不眠之夜因为狂喜而持续整整一个月以上。

 

 

“我不能接受啊,轰同学。”

他看到绿谷十分不好意思地用戴着冰戒的手搔着脸颊。

 

“所谓的对戒,不两个人一起平分费用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对吧?”

──  そして、幸せな未来へ  ──

评论(68)
热度(642)

© 久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